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少年自曝拆迁内幕:百人“撑场”恐吓拆迁户

2010年12月03日09:58华商网-华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17岁少年曝暴力拆迁内幕 给拆迁户写下对不起

小强给曾经被他伤害过的拆迁户写下了“对不起” 本报记者 宁峰 摄

跟着“大哥”在拆迁户家门口放炮、用刀棒砸大门

■给拆迁公司“撑场子”、“充人头”,吓唬“钉子户”

■妈妈不想让他干伤天害理的事,盼望他走上正途

“我儿子才17岁啊,在学校时就跟着别人给拆迁公司‘撑场子’、‘充人头’,专门对付‘钉子户’。他们去了就在拆迁户家门口放鞭炮、往门上泼大便、用刀棒砸人家大门。他每次出去我都担心,说了他多少次也不听,你说可咋办啊?”昨日,西安市民李女士打来电话,向记者诉苦。

五十多岁的李女士说,儿子小强(化名)今年刚满17岁。“儿子辍学后,就经常跟着别人去给人家‘撑场子’,一晚一晚不着家。我经常跟他说虽然家里穷,但咱也不能干违法的事啊!”

昨日下午1时许,记者赶到了李女士家。李女士的儿子小强正蜷缩在床上熟睡着。“昨晚又不知道上哪去了,早上我买菜回来时才看到他盖着被子睡着了。”李女士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心疼地说,“我就担心他出什么事,每天提着刀棍给人家‘撑场子’能不出事?”

李女士说,“我就是穷死,也不能再让娃去干这伤天害理的事了,现在就想让他找份正经工作,好好过日子。”“他从早上一直睡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昨日下午1时30分,李女士叫醒了儿子让他吃饭,小强则懒洋洋地躺着一直不想起。随后,小强就在被窝里向记者讲述了他是如何跟随“大哥”干“逼迁”的。

■组织分工

拆迁公司将“活”分给几个“大哥”

“我也是通过一个“大哥”才干上这行的,还在上技校时就经常跟他出去,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跟着去,充个人头,撑个场子就行。”小强说。干的时间长了,他才知道,一般都是拆迁公司的老板将“活”分给几个“大哥”,并规定每个大哥每次要带来多少兄弟,一个兄弟就是一个“人头”,要是哪位“大哥”带的“人头”不够,老板就会将名额分给其他“大哥”。

“人头费”一般能拿80元

“现在的行情是,拆迁公司老板会给‘大哥’100元/个的‘人头费’,但是‘大哥’会从中‘扒钱’,一般每个人会扒20元;‘大哥’再把剩下的80元给下面的小弟,如果小弟再拉来‘人头’,他们也会从中扒20元钱。”小强说,这些“人头”一般不打架,只是到“钉子户”家里打砸。如果要动手打人,这样的“人头费”要高些,一般得二三百元。

“大哥”一月挣了两万元

“也不是天天都有‘活’,我们一般是有‘活’才出去,有时一周能出去两三次。每次去‘大哥’都会给报销车费,还管一顿饭。”小强说,“如果仅仅是充‘人头’、撑个场子,一般每个月能挣3000元左右,跟上班一样;要是能叫来人,从中扒‘人头费’就会挣得更多。我跟的这个‘大哥’,有一个月仅‘扒钱’就挣了近两万元。”

■暴力恐吓

晚上出动 每次能去一两百人

为了逼着“钉子户”早日签协议搬迁,他们经常一去就是一两百人,大多情况下就是为了吓唬“钉子户”。

打人都交给外省打手

“我们经常晚上零点后到拆迁地,只要看到家里灯灭了,估计他们睡着了,就在他们门口放一串鞭炮,吵得他们睡不成觉;或者拿着事先准备的棍棒、榔头、刀等工具到家里见啥砸啥,一般他们都不敢出来。”小强说,“一般砸完我们就跑到拆迁指挥部了,要是真有人追来,指挥部外边的保安就会拦着不让进,有人问起来就说不认识我们。”“有时我们还找些大便,直接往门上泼,一天泼一次,让他们住不成;有时我们还会给矿泉水瓶里装些沙子,直接往窗子上砸。”小强说,“一般打人时大哥都会叫些‘外流’(外省打手),他们打完就回去了,人都找不着。”

有危险“大哥”被人砍过

“其实我们‘撑场子’有时也会遇到危险。”小强说,中间有好几次差点“挂了彩”。

去年有一次,他们在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场子”就差点被人打了。“这家‘钉子户’叫的人比我们还多,他们十多个人差点就把我们给围住了,他们都拿着榔头和刀。因为当时围观的人特别多,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围观者了,最后才逃脱了。我那个大哥没跑脱,大腿都被人砍了。”

今年五六月份,在另一个“场子”也差点被人打。“多亏我们跑得快,要不就被人砍惨了。”小强说,“我们去了四五十人,都没带‘家伙’,没想到人家叫的人更多,每个人手里还都有刀,一个人还拿着一人多高的关公刀。”

■少年忏悔

想对“钉子户”说声对不起

记者:为什么当初会想着去干拆迁呢?

小强:那时在学校也没事干,想着给人“撑个场子”、站几个小时就能挣几十块钱还不累,所以朋友一叫就去了。

记者:你没想到你母亲会为你担心吗?

小强:家里穷,就想挣点钱给妈妈减轻点负担。妈妈也经常说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记者:你想对被你“逼迁”的人说些什么呢?

小强:只是想对他们说对不起。(此时,小强拿起纸和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了 “对不起”三个字)

记者:你母亲不想让你再干这个,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小强:我想找份正经工作干,不让我妈操心了。

■新闻链接

他们这样被“逼迁”

半夜时分,人弃荒野房被拆

连日来,本报接到多起疑似被暴力“逼迁”的事件,其中多位读者反映的情况和小强所说的如出一辙。

“凌晨3点,我和妻子还在店里睡着呢,就听到楼下防盗门‘哗啦’一下被人拉开了,还没等我下去,就听到楼下一阵打砸声。”市民刘先生说,他在西安城区的店铺属于拆迁范围,然而,在和拆迁方尚未协商好的情况下,就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把店给砸了,楼下的防盗门也被人拆下拿走。那天晚上和他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旁边四家店。

然而,就在三天之后,同样是凌晨三时许,这样的一幕再次上演,不同的是,这次对方开来了挖掘机,而且来了一两百人。

“先是停电了,后来就听到楼下‘哐哐’的撬门声,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下子就上来了十多个人,抓着我和妻子就要走。我们要穿衣服他们也不让,连拉带踹就把我们带到一辆‘闷罐车’上了。妻子想从衣柜里拿出首饰,他们不仅不让拿,还把她给砍伤了。”刘先生说,黑夜里对方将他们拉到了西安南郊一处荒地里,扔下他们就跑了。等他们回到店里时才发现,整个楼已经被拆了大半,货物也压在了下面,柜子的锁也被撬开了,衣柜里的首饰也丢了。

“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个人,村里七八户都被砸了,他们还拿出拆迁协议逼着我们签字。”家住西安市临潼区的吴先生说,“他们不仅砸门砸窗,还把一户厕所的墙踢倒,把另一户家里的三轮车扔到沟里了。”

吴先生说,这伙人在村里打砸了四五个小时,还在一户人家里做饭吃,吃完后还把锅给砸了。“被子扔了一地,家里有石榴的,他们也扔到地上用脚踩碎了。”吴先生说。

■专家分析

暴力拆迁为何多发

利益驱动和政绩观在作祟

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主任蔡定剑逝世前,就暴力拆迁为何多发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他表示,拆迁热背后首先是强烈的利益驱动。政府通过强拆,以低价补偿取得土地,然后高价出让给开发商,从中获取“剪刀差”收入。二是政府的政绩观出现偏差。一些地方政府认为,老百姓从平房搬进楼房,城市面貌变“洋”了,就是经济社会发展了,而根本不尊重老百姓的选择权。(周金柱)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