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丁文江:我若是20岁,也要做共产党

2010年12月01日10:47《同舟共进》朱正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丁文江:近几年来,许多中年人不知自反,而反要把一切社会的堕落,学校的腐化,归咎于青年。但是平心而论,假如我今年是二十岁,我也做共产党,也要闹风潮。

丁文江:我若是20岁,也要做共产党

《同舟共进》2010.10封面

丁文江:我若是20岁,也要做共产党

资料图:丁文江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系文史学者

丁文江(1887-1936)是一位很关心政治的科学家。1922年5月,他和蔡元培、胡适、李大钊等人联名发表了《我们的政治主张》;1926年5月到12月,担任孙传芳任命的“淞沪商埠督办公署总办”,职权相当于上海市长。在任期间,就收回上海会审公廨一事与英、美、日、荷、挪五国总领事谈判,极力维护国家主权。在胡适主编的《努力周报》(1922年5月至1923年10月)和《独立评论》周刊(1932年5月至1937年7月) 发表过不少政论作品。在《中国政治的出路》一文中,丁谈到当时的年轻人,有这样一段话:

近几年来,许多中年人不知自反,而反要把一切社会的堕落,学校的腐化,归咎于青年。我个人的经验,现在青年的勇气和常识,比十几年前的青年高明的多。不错,许多青年进了共产党,许多青年在学校里闹风潮。但是平心而论,假如我今年是二十岁,我也做共产党,也要闹风潮。 (《丁文江集》,花城出版社2010年版。以下引文除另注出处者外,均引自《丁文江集》,不再标注)

假如是20岁,也要做共产党,这可是一个极为勇敢的表态。在那时,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说的那样:“加入共产党是最大的犯罪。”(《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丁文江公开这样声称,就不只是一般的同情共产党了。

当时,正是国民党集结重兵对江西“中央苏区”、鄂豫皖苏区进行“围剿”之时。国民党把进攻共产党的作战说成是“剿匪”。丁文江在《所谓“剿匪”问题》一文中反驳说:

我们对于国民政府,要请他们正式承认共产党不是匪,是政敌。

共产党是有组织,有主义,有军队枪械的政敌。国民政府为自卫计,想用兵力铲除这样迫胁它自身存在的政敌,这种心理是一个政府不能没有的。然而政府何不自己反省:究竟这种政敌是谁造成的?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无疑的,共产党是贪污苛暴的政府造成的,是日日年年苛捐重税而不行一丝一毫善政的政府造成的,是内乱造成的,是政府军队“赍寇兵,资盗粮”造成的。

共产党所以有今天,是湖北、江西、安徽几个主席帮他们忙的。

共产党在江西、在鄂豫皖创造的红色区域能够出现,能够存在,能够发展,能够造成一个这样的局面,丁文江的这个分析是很中肯的。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列举了当时中国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指出“中国是全国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因此,丁文江提出:如果真要与共产党作斗争,就得去做取消一切苛捐杂税、彻底整顿司法行政和财务行政这些事。

在《中国政治的出路》一文里,丁文江提出了一个正本清源、避免发生革命的办法:

第一我们要求国民政府绝对的尊重人民的言论思想自由。这是和平改革政治最重要的条件。这一层要做不到,纵然我们不赞成革命,革命是万万不能免的。要免除革命,第一是要使异党的人有对于人民宣传他们信仰的机会,使他们有用和平手段取得政权的可能,使得人民觉得革命不是必要的牺牲。我们的要求是绝对的,是普遍的。例如我们以为在不扰乱地方秩序或是违犯其他刑法规定范围以内,共产党应该享有同等的自由。

丁文江主张政府尊重人民发表各种不同政见的自由,接受一种和平转移权力的程序,这一点执政的国民党绝对不会同意。他希望共产党放弃武装斗争,成为一个从事政治斗争的政党,革命的共产党也是绝不同意的。书生论政,纸上谈兵,自由主义者的丁文江,除了写点这样的文章之外,大约也找不到实现他这主张的途径吧。

声明假如是20岁也要做共产党的丁文江,46岁时发表了一篇《评论共产主义并忠告中国共产党员》,在和以前一样继续表明对共产党的同情态度之外,详细说明了他对这一问题的思想,说明了他为什么不再有做共产党这想法的原因。首先,他对马克思主义提出了疑问。“我们仔细分析起来,马克斯的价值论是很难成立的”。并不是只有人的劳动才能够创造价值,“从事实看起来,现代社会是很复杂的。价值是从这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产生的,很难追求每人制造的成分。分工合作的结果使得生产的价值超过每个人生产总数的价值。没有问题,交换——供给和需要——能增加物品的价值”。“他的价值论与其说是经济的真理,不如说是政治的口号”。对于这个“价值论”问题,国内外已有好些学者作了深入的研究,今天的认识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丁文江所论述的水平。

在这篇文章里,丁文江还说到了马克思提出的“无产阶级贫困化”问题。他说:

我对于共产主义表相当的同情,但是对他们的手段绝对的反对。因为我不相信任何人的预言,而共产党的手段一部分是从马克斯的预言产生的。马克斯预言的不可尽信是很容易证明的。我已经说过,马克斯说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使穷的人越穷,而事实上西欧北美工人的生活程度比十九世纪中叶增高得很多。我现在再举一个例:马克斯说共产革命一定是先在工业最发达的国家发生,而事实上是在工业最落后的俄国。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