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9次体检正常他仍坚称得了艾滋病

2010年11月26日08:29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字号:T|T

  做了9次HIV(艾滋病病毒)检测,跑了北京、上海、长沙等多个大医院,检测结果都正常,但他还是怀疑自己得的是艾滋病,一种特殊的艾滋病。昨日上午,记者在湘雅二医院艾滋病门诊遇到了40多岁的贾涛(化名),他希望医院能给他一个确切的诊断。

  “就算被确诊也比现在强”

  “2010年8月1日晚,我有过一次高危性行为,且避孕套破裂。”贾涛告诉记者,自从那次事件过去6天之后,他开始出现舌苔白发涩,初期嗜睡、畏寒、上颚粘膜容易脱落;一直拉肚子,大便不成形,有时便秘等症状。此后,他还出现盗汗,出疹子,全身瘙痒一个月,全身股肉跳动剧烈,屁多,有肠鸣同象,随后打嗝,脸色比以前发黑,腿上肌肉刺痛;2个月时夜间睡醒手掌发麻等症状。

  贾涛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之后,他辗转于北京、上海、长沙等地的大医院做了9次检测。虽然,每次的检查结果都是正常,但每次贾涛都不相信检测结果。贾涛还告诉记者,他的家人也出现了这种症状,他觉得是他传染给家人的。

  “就是被确诊为艾滋病也比现在强。”贾涛怀疑自己被感染的是一种现在还没有被检测出来的艾滋病病毒。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贾涛还在网上召集了3名和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一起来到湘雅二医院艾滋病专科门诊做检测。

  “怀疑是未知的艾滋病毒”

  据贾涛介绍,他们给自己定义为“阴性HIV感染者”、“隐性HIV感染者”、“不明病毒感染者”等。他们认为,自己感染的是变异的艾滋病或可怕的未知病,这种病毒至今无法检测,甚至可以通过唾液等途径传播。

  按照贾涛的叙述,记者用百度搜索“不明病毒感染者的博客”、“阴性感染”,确实有这样一群活在艾滋阴影下的人们。有的人甚至因此家庭破碎,有的人甚至选择结束生命。

  除了四处求医问诊,他们还给卫生部部长写信,向病毒研究机构求助。在得不到他们要的答案后,他们通过网络聚在一起,希望能够寻求答案。

  “典型的艾滋病恐惧症”

  “这是典型的艾滋病恐惧症。”湘雅二医院艾滋病研究室负责人、博士生导师郑煜煌教授告诉记者,在该院艾滋病门诊检测阴性人群中,约有5%的人有着类似的症状,而且近两年来,这一人群有着增加的趋势。郑教授告诉记者,他们都自述有各种症状,但医生们看不到有真正医学意义上的体征,更没有实验室数据支持。他们说家人也被感染,但并没有几个患者带着家人一起来做检查,他们所描述的传染性是“臆想出来的”。

  据了解,今年1月,共有59例这样自疑为“不明病毒感染”者在北京地坛医院进行了临床体检,结果表明,艾滋病相关检查无1例阳性。从躯体症状和神经症性症状两个角度进行评估,考虑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

  在郑煜煌接诊过的人群中,有一部分接受了心理医生的治疗后,逐渐减轻了症状,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依然偏执地认为自己被不明病毒感染,想要找到他们所要的真相。他们的存在已成为一个无法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急需解决之道。

  (长沙晚报 作者:记者 唐江澎)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