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上海静安区大火 > 正文

上海大火再调查:法制失范机制失灵体制混乱

2010年11月24日02:09央视-新闻1+1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闻1+1》2010年11月23日完成台本

——工程分包,包不住大火!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上海的一把大火烧透了胶州路上的高层居民楼,同时也烧穿了上海建筑市场层层分包的潜规则,火虽然已经熄灭,但是对于大火烧出来的问题人们始终保持高度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上海气温14度,昌平路上的安置典礼不断有市民赶来,他们希望能为火灾中失去家园的人们提供一些帮助。

上海市民:我觉得没必要留姓名,我希望走的人一路走好,活着的人好好生活下去,坚强一点。

解说:

大火已经过去了9天,今天下午2点36分,上海人民大道100号,上海市政府再次召开11•15特别重大火灾专题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大家关注的受伤人员医治情况和相关处置工作,并再次确认了死亡人数。

徐建光(上海市卫生局局长):截至今天中午12点,已经有5名伤员通过积极救治康复出院,现在66名住院伤员总体情况平稳。

为了方便在座的各位媒体记者理解,我想做一个解释,在此之前的报道中,相关数据我们是在11月18日发布了警方提供的一个数据,已经DNA检测,遇难人数为58人。事发后,静安区接到亲友申报失踪人数为56人。据了解,在整个过程中,另有2名遇难者是由家属送往医院的,所以56名加2名,加起来是58位。

解说:

一场惨烈的大火,58人遇难,在发布会接近结束时,上海市静安区区长张仁良对遇难人员的赔偿也进行了公布。

张仁良(上海市静安区区长):每位遇难人员将获得约96万元的赔偿和救助金,其中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一次性死亡赔偿约65万元,政府综合帮扶和社会爱心捐助等31万元。非本市户籍遇难人员和本市户籍遇难人员按同等标准处理。

解说:

除了赔偿还有受灾居民未来的生活。

张仁良:关于胶州路718弄2号,常德路999号的居民回搬工作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有序推进,由市建交委组织相关单位,对上述两栋楼房进行外墙的清理工作,并成立专家组进行评审评估,尽快安排居民回搬。

解说:

未来很多居民面对的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未来,在火灾中死亡逃生的沈先生说,现在每天上下班,还会经过遭受火灾的家,但他每次都尽量不让自己抬头看。

受灾居民沈先生:现在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住这栋楼了,但是住这栋楼的人,大多数都是长期生活在这个小区的,而且现在房价涨的也这么厉害,谁愿意住到其他偏远的地方呢。

解说:

对于这些经历了灾难的人们,安置得当才能够真正平复一些他们的心,而对于更多的人敲响警钟,让悲剧不再发生,才是最大的意义。

就在昨天,上海市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议上,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说,“上海建筑市场表现出的混乱现象以及监管不力,是造成火灾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为此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深感内疚和职责”。

事实上从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开始,一直到今天,覆盖上海市的地毯式安全生产大检查就一直没有停止。

薛恒冲(安全化工专家):不要以为安监局来了,什么领导来了,领导来了更要严格。

张州(上海市安监局监管一处):我们领导一定要跟踪一下,不能够发现问题了,我们最后到底什么时候解决,要及时地把隐患根除掉。

解说:

对于目前正在进行的全市安全检查,韩正也发出了提醒,他说大检查不能汇报数字,走走形式,必须坚决杜绝检查前突击一下,检查中紧张一阵,检查后迅速恢复原样的现象。就目前情况来看,各有关部门思想认识不够,工作力度不够,检查过程中普遍采用明查方式,一些工作流于形式,没有真正落实全覆盖,不放过任何隐患的工作要求。

主持人:王教授,我们注意到上海市市长韩正的那个表态,他说的是上海建筑市场表现出来的混乱现象,监管不力,是造成火灾事故的重要原因,对此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内疚和自责。您怎么看待他的这个表态?

王锡锌(特约评论员):应该说韩正市长这个表态,给我整体的印象他还是非常真切的,一方面我感觉到他没有回避问题。第二,他不推卸责任。第三,也表现出了对逝者,对生命的敬畏,这种发自内心的真切关注,如果能够和我们对本次事故的这种善后处理,以及责任追究和未来监管体制上的加强,如果结合起来的话,或许也可以成为我们提升城市公共安全管理的一个很重要的契机。

主持人:其实现在面对的问题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怎么好好地善后,再有一个就是未来如何很好地预防。先看善后,现在赔偿工作,包括安置工作已经在有序地展开,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善后工作?

王锡锌:我觉得就目前来说,善后可能最重要的一部分,除了赔偿等等这些之外,最重要部分就是既然市场混乱,监管不力,到底是哪些部门监管不力,哪些人监管不力,对这些监管不力的人如何来问责追究他们的责任,这恐怕也是给死难者家属,给那些伤者,以及给社会一个交待的重要内容。

主持人:再说到预防,因为刚才两位专家从短片里面说了,不是说这次完了,地毯式的检查,完了就完了,领导来查了就查了,未来对上海敲了一次什么样的警钟?

王锡锌:我觉得这方面的警钟,应该说韩正在他常务会议中已经讲到了,在所谓的体制机制和法制这三个方面,这把大火可以说烧出了很多问题,体制不顺,机制失灵,以及法制失范,未来的预防,就像《新华每日电讯》社论一样,重在防患于未然,而要想防患于未然,说白了还是得靠这种体制、机制和法制的跟进。

主持人:韩正市长说,要从体制、机制和法制上进行深入研究,出台切实有效的措施,严肃地整治,目前国务院调查组还没有给出具体的详细的事故的原因,还有结果,但是最近媒体已经进行了深入地调查,我们首先关注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上海建筑市场表现出的混乱现象,以及监管不力,是造成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为此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

昨天上海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的这番话成了今天很多媒体的头版标题。头七的祭奠过后,人们还在追问混乱究竟是怎样的混乱?监管不力又是怎样的不力?随着调查的深入,人们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

记者:黄总现在在公安局?

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员工:现在是在公安局。

记者:现在这边所有的业务都停掉了?

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员工:停掉了。

解说:

常德路618弄21号,三层小楼,三间办公室,这就是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距离11•15特大火灾事发之地仅百米之遥,事实上上海佳艺公司被很多人称为政府工程“大户”。静安区政府网站上显示,2007年6月到2010年9月间,上海佳艺在招投标中揽下的静安区内政府机构改建工程达60余项,其中仅与教育相关的项目就多达29个。

仇子明(《经济观察报》记者):我觉得我们可以提出的疑问就是这样的一个公司,它的上级单位和有关的政府部门,为什么会把这么多的项目分包给它。

解说:

然而另外一个事实也无法回避,上海佳艺的施工资质和质量一再被上海市层面勒令整改。

2006年,上海佳艺被列入“取得安全生产证但已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建筑企业名单”,被通报要求整改并被扣除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

2008年,该公司又在上海城乡建交委公布的《未按规定开展2008年度安全质量标准化考核的企业名单》中榜上有名。

于是有评论就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一方面是上海市建筑安全黑名单上的常客,一方面又是静安区一些工程总包方的宠儿。三年接获60项政府工程,上海佳艺到底有什么样不同寻常的底蕴呢?

仇子明:它这个项目的总包方是叫做静安建总,静安建设总公司,这个项目大概是有3000多万元,然后到了上海佳艺,它承接分包的项目,它拿到的是1200多万元。

解说:

1200万,恰好是这家拥有二级建筑资质的企业承包的项目金额上限,但是原本评估3500万的工程,最后变成了1200万,中间的2400去了何方?除此之外,上海佳艺的财报显示,2009年全年主营收入达1.1亿元,但是净利润却只有30多万,这显然又是一个让人看不懂的财务数据?

仇子明:上海佳艺2009年全年的总营业收入是1.1亿元,但是它的净利润却只有30.79万元,也就是说它的净利润率只有0.27%,2007年和2008年分别是0.23%和0.39%,都没有超过0.5%,这就说明什么呢?说明上海佳艺的业绩在蒸蒸日上,但是它的盈利能力却并没有得到显著提高。据我所采访的一些同类型的公司一些财务人士认为,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正常的。

解说:

事实上上海佳艺建筑装饰总公司仅仅只是分包方,在它的上面还有总包方,上海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和工程的业主方——静安区建交委,现在已经有12个人被依法刑事拘留,有负责人,也有施工的工人,如今国务院调查组已经成立了9天,有没有工程腐败?有没有领导渎职?面对种种疑问大家都在等待调查的结果。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这场大火烧出了体制、机制,还有法制上的一些问题,咱们不妨一点点说,首先说体制问题,咱们先来关注一下佳艺这个公司,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面目?因为它在不同场合、不同地点,出现的面目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被市里反复地点名,说总是在黑名单上出现,但是在区里又反复被评做是一个优秀企业,总是变成一个宠儿,您怎么看待这家企业?

王锡锌:其实我们知道上海佳艺早就名声不佳了,因为你看从上海市建交委的记录里面,刚才短片里面已经非常清楚地展示了,在2006年、2008年,实际都是上了黑名单,特别是2006年,已经被要求整改,并且已经扣除了安全生产许可证,但是在同一年,静安区给它评个优秀公司,这个说明什么问题,这不是管理体制的混乱,又是什么?也就是说,一个在区里的公司,它永远都是好的,尽管市一级监管部门已经说,你已经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了,仍然可以说这个区里还是他的地盘,他说了算。

主持人:王教授对一家建筑企业来说,如果连安全生产许可证都没有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王锡锌:那就不具备任何从事承揽工程的资质了。

主持人:但为什么同时它被评成一个优秀企业呢?

王锡锌:我觉得这里面,实际上我们刚才谈到的,管理体制混乱,因为建筑企业的这种安全资质和安全生产许可是有一系列标准的,这些标准就是为了保证施工的安全,还有工程的质量。结果在市一级标准里面它不合格,但是在区里面依然可以合格,不仅仅合格,而且不断拿到很多项目,不愁项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表明我们这种管理可以说是肥水不落外人田,一个静安区各种各样的政府投资的项目,我都交给我自己的公司来进行施工,来进行承包,不管它有没有资质,没有资质的话,我可以依然给你一个优秀公司。

主持人:让它有资质。那佳艺公司是静安建总全资子公司,静安建总又是静安交建委的一个全资公司,这种应该都是亲缘关系。

王锡锌:其实这里我们就看到比较典型,这把大火不仅仅烧穿了潜规则,而且还烧穿了一种现在建筑市场混乱这样一个真的面目。你比如说我们看到整个工程这一块,业主单位,工程方是静安区的建交委,这个工程交给自己全资的公司,静安建设总公司来管,而这个建设总公司拿到了这个项目以后,又100%的包给自己的全资子公司,就我们说的佳艺公司,这里面实际上是明显地,我们谈到刚才体制混乱,在这里面其实是一个法制失范,因为根据我们国家《建筑法》第28条、29条的规定,其实这种工程总承包以后,我们法律明确禁止全部转包出去,而恰好在这里,我们看到。

主持人:它事实上是全部转包。这是法制方面暴露出来的问题。我们再看机制方面暴出来的问题,因为像这样一家公司,佳艺公司,它在施工的过程中,况且它没有真正施工,它应当有市场的这种监管,还有整个施工过程中的监理,但是监管我们来看是谁来监管呢?是静安的建交委,这样一来的话,等于是爸爸在监管儿子。

王锡锌:对,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比较典型,PPT就可以看到,工程业主方就是建交委,建交委是一个业主,但同时又是一个监管方,可是它监管谁?监管总公司,总公司就像您刚才说的,其实是他的儿子,也就是父亲在监督儿子,这是我们讲的监管失范,或者监管不力非常典型的表现,如果说业务部门的机制失灵的话,本来还应该有技术上这样一个监督和制约,那就是我们的工程监理,我们来看看工程监理,也有一个工程监理有限公司,但这个公司很不幸,又是静安区建交委一个全资的子公司。也就是说。

主持人:他们俩是兄弟俩。

王锡锌:兄弟关系,哥哥来监督弟弟,所以在这样一种监管关系中,监管怎么可能会有力?父亲监督儿子,兄长监督弟弟,这就是一家亲,所有的监管在这里形同虚设。

主持人:那这样一种,里外里都是一家人互相管着的关系造成的后果是今天这样,也就不足为奇了。

王锡锌:所以在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正如国家安监总局的局长骆琳在总结这次事故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这个事情有各种各样的违法违规的操作,当骆局长讲到违法违规操作,既包括那些直接施工的人员,比如说电焊工,他没有资质,没有特种行业的许可,而且违规操作,等等这样一些直接的违法违规,也包括在整个工程监管方面,还有市场的管理方面存在着巨大的违规违法,如果说这些违法违规都存在的话,那的确就像骆局长总结的,这次大火其实本来它是完全可以避免,不应该发生的,但这么多的,包括法制方面的失范,机制方面的失灵,体制方面的混乱,这个大火可以说本来不该发生,但却注定会发生。

主持人:这场大火看似偶然,但是有一些业内人士说,像这样的一种体制机制,还有法制方面的问题,在上海并不是一个佳艺公司所表现出来这么一个独特的现象。

王锡锌:这也许可能更是我们从上海这一场大火,这一个案中应该去进一步追问的,所以刚才我非常同意您讲的一句话,就是火已经熄灭了,但我们的心还在痛……

相关专题:

上海静安区大火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