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46.5%!中国剖腹产率“世界第一”

2010年11月16日14:53羊城晚报
字号:T|T

46.5%!中国剖腹产率“世界第一”

46.5%!中国剖腹产率“世界第一”

46.5%!中国剖腹产率“世界第一”

小S(左上)、徐子淇(左下)、陈慧琳(右)都选择剖腹产子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中国近半产妇都选择剖腹产下婴儿,剖腹产率为全球第一,已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对剖腹产率设置的警戒线15%。

  为了进行研究,WHO共收集了包括柬埔寨、中国、印度、日本等9个国家的数据,专家们对超过10万名产妇进行了调查分析。结果显示:中国的剖腹产率最高,为46.5%,而亚洲平均为27%,南美洲为30%,非洲是百分之十几。这是一个令中国尴尬的“世界第一”。产科专家表示,中国居高不下的剖腹产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了。我们不得不去反思:采取剖腹产,究竟有多少理由?

  受访专家/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妇产科研究所所长 陈敦金教授

  文/羊城晚报记者 张华 通讯员 葛峰

  剖腹产率“畸高”令人担忧

  过高的剖宫产率已经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份报告中指出,中国有25%的产妇根本没有必要进行剖腹产。

  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妇产科研究所所长陈敦金认为,剖腹产率的“畸高”,已经不单纯是一个医学问题了。作为产科医生,陈敦金表示,非医学需要剖腹产率不断上升的现象令人担忧,确实到了为剖宫产热“降温”的时刻。

  据了解,我国剖腹产率上个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仅为5%。上世纪80年代以后开始持续快速上升,选择自然产的越来越少。它折射出很多社会现象,值得我们反思。近30年来飙升了近9倍的剖腹产率引起了WHO的关注,这将诸多医院推向风口浪尖上。那么中国产妇“忍痛挨一刀”的背后,到底有何原因呢?

  “三大派”主动要“剖”

  陈敦金说,我国剖腹产率急升的第一大原因就是产妇或家属要求“剖”,这部分产妇占20%-30%。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择日派”、“怕疼派”和“求安派”。

  择日派

  小S(徐熙娣)就是以剖腹产方式产下第一个宝宝许俏妞的,她的生产日前比预产期提早四天,主要是觉得16日是个吉日,而20日则是“诸事不宜”,许、徐两家在商议之下,决定在16日让小S提前接受剖腹生产。

  同样,香港“千亿媳妇”徐子淇,在2007年7月17日下午六时剖宫产诞下8磅女婴,时间为18时48分。据堪舆学家麦玲玲指出,这个时辰出生的宝宝,财星强,旺父亲。

  胡静、李湘、陈慧琳……在诸多明星的“表率”下,不少普通市民也开始选择“良辰吉日”剖腹产子,以获得好意头。

  怕疼派

  “按照疼痛的分级来讲,如果把疼痛分十级的话,那么自然分娩的疼痛是十二级”。听到这一消息,一定会让一些怕疼的妈妈恐惧。在产房,也有原本打算自然分娩的产妇,生到一半,受不了疼痛,要求医生进行剖腹产。

  对此,陈敦金说,现在有一种新技术———无痛分娩,可以大大降低自然分娩的痛苦。正如影视明星蒋雯丽所说,“我选择的是无痛分娩,生着孩子,我还在看张爱玲的小说,挺舒服的。”

  求安派

  “我都30多岁了,好不容易怀上这个宝宝,自然分娩产程又长(初产妇需要8-12小时),这期间宝宝要是出了问题,让我怎么办啊?”很多高龄产妇对胎儿的安全过于担心。

  很多孕妇认为,剖腹产只需要30-40分钟,划一刀,宝宝就出来了。从宝宝安全的角度考虑,很多孕妇选择了宁愿自己挨一刀,也要保证宝宝平安的做法。

  剖腹产对母婴更安全吗?

  剖腹产对母婴更安全吗?事实并非如此,专家指出,从过去的十多年来看,孕产妇及围生儿死亡率都没有随着剖腹产率的上升而相应下降。在此同时,剖腹产率高升却使母婴的近期、远期的并发症都不断上升。

  (1)对母亲来说,剖宫产产后感染、出血、手术损伤和栓塞性疾病增多,其中手术损伤的发生率明显升高,而且往往容易产生医疗纠纷。远期的并发症也不少,比如盆腔炎、腹痛(因手术后部分肠粘连、不完全肠粘连所致),又如异位妊娠率明显比阴道分娩者高。再次怀孕后,子宫损伤、子宫破裂的危险均比阴道分娩者高得多。

  (2)对于新生儿来说,由于没有经过产道挤压,剖腹产儿易出现新生儿湿肺、新生儿肺透明膜病变及感染等。其中新生儿湿肺、新生儿肺透明膜病变,目前在治疗上还是一种棘手的疾病,死亡率高。另外,剖腹产引起的新生儿的产伤,如皮肤损伤、骨折、神经肌肉损伤等也时有发生。

  陈敦金还表示,剖腹产出生的婴儿,至少会与妈妈分开24-48小时,这容易让母婴之间发生“情感疏远综合征”,表现在人际交流、社会适应能力较差。此外,儿童感觉综合失调患儿中,剖腹产儿明显多于自然分娩儿。

  剖腹产成医生避险手段?

  在普通市民看来,生孩子就应该是母子安全,所以人们对孕产妇在产房里“母婴平安”的期望甚高。

  “可事实上,产科却是医院里风险最大的科室之一,这是为什么?因为阴道分娩的时间长(8-12小时),期间的可变因素多,医生承担风险大。”

  陈敦金说:“我近日接诊一名38岁高龄产妇,在其他医院,有医生建议她剖宫产,但如果我建议她顺产,万一她顺产过程中有问题,我就得负责到底。你说,哪个产科医生愿意负担这样大的责任呢?”

  随着剖腹产的技术日益成熟,医生对剖腹产的依赖性明显增加,逐渐把剖宫产作为处理高危妊娠的常用手段,特别是在当今医疗纠纷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剖腹产手术时间短,医生冒的风险小。所以,剖腹产自然就会成为产科医生规避风险的一个手段。

  由此可见,剖腹产率的上升不是纯医学问题,它的急剧上升也反映了社会问题。

  “准入制度”必不可少

  “其实大部分女性是可以自然分娩的,但是,在短时间内让人们改变观念恐怕还很艰难,这还需要提高大众对剖腹产的认识,这个过程肯定也是漫长的。”

  陈主任表示,对于医院而言,要求产科医生积极向那些要求剖腹产而又无手术指征的孕产妇加强宣传,介绍选择性剖腹产对母婴产生的危害,说服孕妇尽量选择自然分娩。

  专家强调,产科在第一、第二产程上进行改善,尝试引入分娩新理念,让产妇能减少分娩的恐惧。在第一产程中,可由家人陪伴生产的同时,采取了一对一导乐助产,并进行按摩以及心理辅导,减轻产妇的紧张及疼痛感;在第二产程中,产妇可以选择舒适的生产方式,比如无痛分娩、水下分娩等。

  陈敦金呼吁,有关部门应制定一套较合理的剖腹产“准入制度”,把不必要的剖腹产“挡在门槛外”。

  国家启动项目,降低剖腹产率

  针对我国畸高的剖腹产率,2010年,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启动了“促进自然分娩,保障母婴安康”项目,从国家层面通过系列措施给剖腹产“降温”。

  据了解,这个为期5年的项目,计划在全国至少建立10个“促进自然分娩,保障母婴安康”培训中心,开展持续有效的培训,推广助产和产前健康教育适宜技术,至少培训2000名有关助产适宜技术和产前健康教育师资,要求全国至少100家医疗机构达到示范妇幼保健院或医院标准,促进助产士职称系列和正规助产专业建立。

  据悉,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承担了这一项目,并率先在广东展开示点。

  张华、葛峰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