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清流如许,幕后多少治水人

2010年11月16日14:44羊城晚报
字号:T|T

清流如许,幕后多少治水人

清流如许,幕后多少治水人

广州愈发清澈的河涌背后,饱含治水人的汗水 羊城晚报记者 陈秋明 摄

  羊城

  水韵

  羊城晚报记者 孙朝方 黎存根

  昔日条条臭水涌,如今景靓碧水现。走在亚运里的羊城,“一湾溪水绿”的荔枝湾涌、碧波荡漾的石榴岗河、鱼翔浅底的东濠涌……花城处处岭南水乡风情。

  一年前,面对沉重的治水任务,广州的治水人还是有点心虚。“广州治水的目标在治水人眼里,就是一个跳起来才能摸得着的苹果!”广州市水务局局长张虎如是说。如今,千万羊城百姓正欣然享受着这个交到手里的“喜果”。

  广州治水,几乎是抢出来的

  “5+2”和“白加黑”

  新建38座污水处理厂、48座配套泵站及1094公里污水管网,全市生活污水日处理能力翻倍、生活污水处理率从75.09%上升到85%。通过截污清淤,河涌污染物全面减少,全市水环境明显转变。

  乍一看,这是一组简单的数字,但要在一年半里变成实实在在的工程量时,所有内行人都明白,这是一个近乎令人望而却步的艰巨任务。在繁华都市施工,仅拆迁一项就令所有项目负责人深感棘手。

  广州治水,几乎就是抢出来的。广州黄埔区水务局副局长黄俊说:“治水时间紧,大家就每周‘5+2’,周末不休息;工程量大,就‘白加黑’昼夜赶工。不敢懈怠!”一次,黄俊在向媒体介绍情况时,手机频繁响起,采访被迫中断。他也无奈:“没办法,需要紧急协调的事情实在太多。”

  “今天治水的成绩,凝聚着一大批日夜奋战在治水一线的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和汗水”,广州荔湾区水务局局长黄志坚受访时说:“一年半里,参加治水工作的人基本没好好休息过,不是在施工现场,就是上被拆迁户家里做动员,或者在办公室制定工作方案、整理资料、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

  今年是广州的治水之年,也是水利施工年,全市上千个水利工地都在汛期施工,安全度汛对治水工程尤为重要。广州市治水办一位工作人员说:“每一场暴雨,对治水人来说就意味着三十多个小时的不眠不休,要防止雨水冲毁堤岸,确保工地安全。”

  拆迁难,真的难于上青天?

  两条“拆迁热线”的故事

  有人说:拆迁难,难于上青天。广州治水工程中,有这么一群人,用真诚的服务、诚挚的感情、耐心的态度和敢碰硬的精神化解了拆迁中一层层难题。

  广州市番禺区委常委戴永昌说:“站在群众角度,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是搞拆迁的成功经验。”2008年11月,总投资1.9亿元的广州市桥河雁洲水(船)闸工程,需征用雁洲食街几家生意兴旺的酒楼。工程建设要推进,又要平衡酒楼商家及周边村民的利益,戴永昌想尽办法多次协调各方关系,一方面要求对拆迁户进行资产评估,同时责成区各相关职能部门在政策允许内,协助商家进行异地重建或改造。终于,需拆迁的四户商家准时搬离,工程顺利奠基建设。一位村干部说:“戴永昌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村民,有困难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不少拆迁户被他的工作热忱感动,渐渐地从对立转变到对话、支持。”

  而荔湾区的李少威,因咨询问题的拆迁户太多,电话长期处于占线状态,被同事戏称“拆迁热线”。本次治水中,他负责该区10个项目的征地拆迁工作,涉及拆迁面积达20多万平方米。仅仅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完成了近300户私宅的动迁工作。“他就像一颗‘螺丝钉’,全身心投入治水了”,一位同事这样评价他。整整两个月,白天他去各现场专心协调大单位的拆迁以及区内各职能部门的沟通;晚上,则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访拆迁户。由于说话太多,他的嗓子曾经一度突然失声。在东塱涌整治中,一位黄女士抗拒拆迁并多次信访投诉,李少威连续两个星期向她耐心细致地解释,最终令其满意地签订了协议。事后,黄女士感慨“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公务员”,还主动协助做通了四个拆迁户的工作。

  水质净化厂的先进工艺由这里开始

  建在卫生间的实验室

  既无噪音,也无臭味,外表看起来就像是花园,其实这里是投产半年、日处理能力5.5万吨综合污水的广州市开发区永和水质净化厂。而它为日本同行所称道的先进工艺,最初竟然是在一个住宅简陋的卫生间开始的……

  永和经济区是高度密集的工业园区,区内有电子、日用化工、食品等加工企业近300家,污水成分非常复杂,污水中含有抑制微生物生长的有害成分,而微生物是生化处理工艺中的关键因素。开发区原有的8000吨/日的生化污水处理系统自2000年运行以来,经常受到进水水质复杂问题的困扰。

  身为该厂总工程师的杨富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在自家空置的4平方米的卫生间里,开始了污水物化处理的实验……经过两年多的试验,一套适合工业区综合污水处理的全新预处理工艺终现雏形。其后,经过与广州市政研究设计院合作开展中试,最终成功探索出一套适合工业区综合污水处理的全新预处理工艺,出水水质优于国家一级A标准。

  西江水引入广州,有一支默默奉献的“战斗队”

  他们跑赢时间

  如今,每天600万广州人吃着西江清泉,但很少人知道,这项造福市民的民心工程背后,有一支默默奉献的“战斗队”———西江引水工程项目办征地拆迁部。是他们,保障了汩汩西江水顺利进羊城。

  征借地3363.64亩,这是他们动工伊始接到的任务。与此同时,“700天内完成引水工程建设”的铁令,让他们成了一群“必须跑赢时间的人”。西江引水工程跨越广、佛两市三区,管线途经36个行政村、110个自然村,穿越3条铁路、6条高速公路、2条国道、多条主要市政路、9座大型桥梁、3条主要航道及47条大小河涌。工期之紧迫,任务之艰巨在广州供水工程建设史上尚无先例。

  为赶在2009年3月让三水取水泵站顺利开工,拿下泵站建设所需的135亩基本农田与耕地的用地指标,成了不容闪失的“头等大事”。为此,治水者们奔波于省、市、区国土部门,解决用地指标、先行用地问题,并积极协调各方,在春节前将1000多万元的补偿金发放到村民手中。

  有一个小插曲。当时,当地国土部门会计外出清远出差,等按部就班地出差回来,向村民发放补偿款的事,就要到春节后了。三水段征地拆迁部负责人硬是与国土部门领导沟通,给会计本人做工作,在春节前最后一天下班前,驱车几百公里将会计接回办好手续,将补偿金全额划达村民账上,保证了三水取水泵站的按时开工,还为支持取水泵站建设把土地让出来的全村16—60岁的农民兄弟购买了养老社会保险。

  孙朝方、黎存根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