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浙江16户被征地农民相约自杀

2010年11月16日12:44解放日报刘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有关当地“16户村民不满农田被征,相约集体自杀”的帖子在网上传播,吁请有关部门关注,而当事人正是深甽村16户失地农民。

C 宅基地“生意”

在市场的需求下,宅基地在当地成为了可流通的大宗商品,征地补偿问题愈显复杂

深甽镇位于宁海县西北部,镇政府所在地为深甽村。相较而言,深甽村的发展水平要高于镇里的其他村落,一些本镇其他村庄的村民仍然散居在山区。

近年来,“下山移民”是深甽镇政府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而这些“下了山”的村民,除一部分移民到深甽镇以外的地方居住外,有很多人选择移民深甽村。

深甽村的吸引力除经济相对发达外,教育资源集中也是重要因素。这就为深甽村的宅基地市场带来了发展空间。宅基地在当地成为私下甚至公开转卖的大宗商品。

被征走的花田畈和东溪畈建设用地,一亩可划分5.5-6间地基。村委会给被征地农民的承诺是,只要同意被征用土地,每亩地可折回2间宅基地,作为对征用土地的补偿。

“余下4间左右归村委所有,用来转卖。”一位村民称。但深甽村村长胡均杰明确否认了“村委会转卖宅基地”的说法,他告诉时报记者,地基买卖中并未出现以村委会名义进行转卖的土地。

胡均杰还强调:“花田畈主要用于安置因当地小溪流治理和旧村改造中的拆迁户及部分深甽村的住房困难户。”

目前,当地一个宅基地的市场价约在9万元左右,这一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无疑让本村村民更加明白宅地基的价值。

不可否认的是,宅基地转化后的收益,让农民住进了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新民居。与之相对的则是周边大片等待“被处理”的渣地。

D “潮流”城镇化

当地政府已就此事件成立了专门工作组,但城镇化潮流带来的问题不容忽视

频繁的上访并没有解决切实问题。相反,让上访村民和村委的分歧变得更加微妙。数年累积的情绪让村民们逐渐失去了信心。

对于为何会采取“以命相搏”的做法,村民陈萍称:“我们想这样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如果有办法的话,谁还会这么做?”

“(我们)这不是说笑的!”陈萍强调。

目前,当地政府已就此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深甽镇政府近日的通告称:“深甽镇及县公安局已对发帖人、参与村民等有关人员进行了相关教育谈话,耐心细致地做好沟通解释和情绪疏导工作,大部分村民目前情绪稳定。”

“他们在要挟我们,想赔更多的钱。”当地一位官员向记者坦言,此事让政府很头疼。

在深甽,城镇化已成不可逆转的潮流。目前,深甽正在打造旅游特色的小城镇。2009年制订出台《关于创建旅游特色小城镇的决定》,详细描述了深甽镇创建旅游特色小城镇的步骤。

规划的第一步骤为2009年3月到2009年7月,这一期间为创建准备期,期间的工作包括成立深甽镇旅游特色小城镇建设办公室,负责村民拆迁安置、镇域设施改造、古老建筑修复,重点是实施旅游街区改造等。

规划的第二步骤为2009年8月到2010年9月,这一期间为一期项目建设期。该建设期的其中一项工作,是需完成小流域(深甽段)整治工程。

据主管城建的深甽镇副镇长童时杰介绍,小流域治理涉及拆迁农户106户,拆迁面积1.5万多平方米,安置小区建设95亩,目前拆迁兑现工作已完成90%,东溪畈安置小区已投入使用。

规划的第三步骤为2010年10月到2012年12月,此步骤建设的工作之一,是需要完成旅游街区二期建设工程,其中包括敬老院搬迁、小学改造、扩展地块等。

按照规划时间段的描述,上述前两步骤的工作目前均告完成。在深甽的城镇化过程中,农民的农业土地不可避免地会被整治利用,转化为非农业用地。

但带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农民失去土地后,既有别于农民,又不同于城市居民,成为一个边缘群体。

在记者离开深甽村的11月12日下午,两个中年男人正在给被渣土填埋的花田畈垫高地势。在过去的农田上,如今可以见到钢筋水泥打的地基,还有长满荒草的废弃农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对部分村民采用了化名)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