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产业 > 正文

“十二五”节能指标初定18%

字号:T|T

本报记者从多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处获悉,“十二五”节能指标已经初步确定,在2005年的基数上,将目标定在18%。

之前,包括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和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等在内的智库,分别提出了20%和18%的方案,亦有其他机构提出了15%的建议。“国家发改委通过平衡,基本上倾向于18%。”一位参与国家发改委节能指标制定讨论的专家对本报记者透露。

“十二五”节能目标的分解方案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分解方案将延续“十一五”期间按地区分解的方法,同时亦将行业分解和时间分解纳入考虑之中。

“行业节能在‘十一五’节能目标分解时,也曾考虑过,但最终未能通过。”前述专家对记者表示,“‘十二五’期间国家要大力推行结构减排,所以行业分解势在必行。”

节能目标之辨

鉴于对“十一五”节能指标完成效果的不同评价,所以不同智库提出的“十二五”节能目标也有所不同。

提出20%的乐观者认为,由于节能作为约束性指标在“十一五”期间是第一次提出,各地官员的认识没有提高上去,在执行过程中出现“前松后紧”的状况,所以尽管今年出现了拉闸限电等极端现象,但整体来看,“十一五”期间的节能空间依然很大,其节能效果和空间将在“十二五”期间体现出来。

比如,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姜克隽的研究,不少能耗大省其高耗能产业在“十一五”期间已经接近峰值,在“十二五”期间不会出现明显增长,“这就意味着节能空间很大。”

从他看到的各地制定的“十二五”工业发展规划,有一些省份已明确提出不再发展高耗能产业,“如山东已明确提出水泥行业在“十二五”期间不会再增长,当地官员认为,发展速度还会降下来。”

“因此,20%的目标并非没有依据的激进目标。”姜克隽表示,“只有把目标定得高一些,才能完成得高,定得很低,从‘十一五’到‘十二五’的节能节奏也会被打乱。”

对此,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执行主任张希良也深表认同。“节能目标最好不能低于20%,否则2020年碳减排的目标也无法完成。”

根据他的测算,如果“十二五”和“十三五”都保持20%的节能目标,那么就意味着到2020年节能目标将完成48.8%。由于碳强度减排80%都靠节能,再加上可再生能源的减碳效果,48.8的节能数据换算成碳强度数据,将略高于48.8%。

“我们必须保持这样的节奏,碳减排目标才能完成,否则取乎其中,只能得乎其下。”WWF应对气候变化主任杨富强对记者表示。

但也有一些学者并没有如此乐观。他们认为,“十一五”节能已经如此艰难,在工业发展的现阶段和水平上,越到后面节能越难,因此“十二五”和“十三五”的节能目标只能逐步放缓。

典型者如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大概还需12年时间,这个过程将推动大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需要大量水泥和钢材,因此高耗能产业的增速不会降下来。

对此,杨富强认为,即便这个增速不会降下来,但和“十五”和“十一五”期间相比,其速度会逐步放缓,所以节能的空间不容低估。

他进一步指出,“十一五”期间节能之所以显得如此艰难,还与当时的分解方法不科学有关,“如果方法科学的话,节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指标分解方法:地区+行业+时间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曾公开表示,对“十一五”节能指标的分解,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在“十二五”期间将根据各地的资源禀赋、发展水平和技术上的能力,进一步完善“十二五”能源强度指标。

根据《“十一五”期间各地区单位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指标计划》,吉林单位GDP能耗要比2005年下降30%,山西、内蒙古下降25%,山东下降22%,云南、青海下降17%,广东、福建下降16%,广西下降15%,海南和西藏下降12%,其他省份降幅均为20%。

这个指标分解结果的问题十分明显,首先东部、中部和西部的区域差异没有体现出来。“东部沿海地区的省份和上海、北京这样的以服务业为主的城市,按照他们有钱有技术,应当多承担一些节能任务,但在“十一五”期间他们的任务定得太低;相反,中西部一些急待发展的重工业或者落后地区,任务定得又偏高。比如,你让宁夏那样的重工业城市和北京上海一样完成20%,他们的压力会有多大就可想而知。”杨富强认为。

正在参与“十二五”节能指标分解方案研究工作的清华大学张希良教授指出,“十二五”期间将努力会避免上述问题,同时包括浙江、宁夏、云南和河北等在内的这些省份都是20%的一刀切做法也要改变。

“目标分解的原则要体现责任、能力和潜力,体现分配的公平和科学。”张希良认为,“每个省的情况不一样,其经济状况、投资水平、技术能力以及技术减排和结构减排的潜力都差别很大,分解的目标必须体现这种差异,理想的状况是每个省的指标应该都不一样。”

在地区分解之外,行业分解也将纳入考量当中。记者了解到,为了完成“到2020年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到2020年非化石 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左右”两项承诺,国家能源局通过预测确定到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倒推出2015年的能源总量目标。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司长江冰预计,到2015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可以控制在40-42亿度标准煤。“通过地区分解这一目标难度很大,必须推行行业分解,通过为高耗能产业设置节能指标,才能促使结构调整。”江西省科学院能源研究所副所长范敏对记者说。

记者了解到,工信部、住建部和交通部分别在制定工业、建筑和交通行业的行业节能指标。“这个指标还需要进一步细分,比如工业这块,钢铁、水泥和电力这些高耗能产业各自承担多少,需要明确。行业协会要积极配合起来,帮助企业完成政府制定的节能指标。”杨富强对记者说。

此外,节能指标分解方法还必须考虑时间的因素。除了五年的一个整体目标之外,分解方法是否也应该给出各省市每一年的节能目标建议?

“比如,2011年和2012年,很多省的GDP增速还是较快,那么其节能目标设置就可以先低一点,后面三年的目标设置高一点。”张希良说,“当然这种‘前松后紧’是有科学依据的,和“十一五”期间人为的‘前松后紧’是完全不同的。”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