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公司动态 > 正文

用环保体系评估产品 追踪每一双鞋的绿色指数

字号:T|T

8个矿泉水瓶就可以做一双鞋所需的所有线和鞋带。穿过的鞋可以送回门市店,鞋子上的皮革、橡胶、金属零部件都可以被翻新,重新利用。

Timberland(添柏岚)全球首席执行官(CEO)兼总裁Jeffrey Swartz指着桌上的矿泉水瓶和一双鞋告诉记者:“这双鞋的鞋带和所有的线都是用可回收塑料做的。”

国际户外运动品牌Timberland正在追踪每一双鞋的环保指数。而Timberland的环保理念也被看作是进军中国零售业所打出的一张“好牌”。

鞋的“绿色指数”

Timberland从2006年开始建立自己的环保体系。他们宣称: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消费者做出正确的选择”。

绿色指数(Green Index)在三个方面反映产品对环境的影响:气候影响(生产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有害化学品影响(如PVC和溶剂性胶粘剂有害物质的存在);以及资源消耗(是否使用回收、有机和可再生能源材料)。

用Green Index系统对一双Timberland帆布鞋进行分析,将得出这样的分析结果:帆布鞋的原材料共产生13.5KG的CO2e,制造过程中产生3.5KG的CO2e,根据系统公式,在气候影响方面的得分为1.5。

在化学品使用方面,这双鞋的化学品指数包含PVC和溶剂性胶黏剂的使用,最终考核数值为7.5。而生产这双鞋所使用的原材料方面可以打9分,包括:63%的可再生竹纤维和55%的可再生麻。其中,鞋底和鞋带部分则全部由可再生塑料制成。

将这三个方面的指数综合评估后,这双鞋的绿色指数为6.0,这一数字同时也会作为“营养标签”贴在鞋盒上。打分一般为1-10分,越环保的产品打分越低,10分是最差的产品。

据Timberland所述,他们是唯一一家使用这样的绿色评估体系评估自己产品的制鞋商。同时,他们还通过这个指数给自己的员工发“绿色奖金”,评级越好的产品,设计者所赚的的越多。

但自从2006年开始应用绿色评估体系以来,他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在制革过程中,铬的使用始终无法避免。“因为就算采用生物原料鞣革,却要使用更多化石能源,无法定夺哪种方法更环保。于是只能将铬的测算从体系中剔除。”Jeffrey Swartz称。

根据对产品进行的绿色评估, Timberland发现,96%的碳直接来自于其产品。其余4%的排放量来自于总部,包括差旅、建筑等。

根据这套“自创”的绿色评估体系,Timberland对其产品和公司本身的碳排放和资源利用方面,有了数据测算结论。如相比2007年、2008年在巴黎生产的产品,碳排放打分下降了40%,化学品使用的打分也下降了8%,但在原材料一项,打分却上升了2%。

在给每双鞋贴绿色标签外,Timberland宣称,其产品要实现每年二氧化碳减20%。Jeffrey Swartz认为,这对于Timberland来说,是个非常大胆的目标。

测量供应商碳排放量

环保型材料是否会导致成本的提高?

对此,Jeffrey Swartz却表示并不担心。使用环保材料有时也会使成本下降。Timberland绿色评估体系显示,使用更少的材料,或重量轻的材料有更大的利处,比如:重量减轻可以减少货运的费用,尽量减少皮革的使用同时也意味着整体上成本低了。

但在材料选择上也有很多难题,比如,采用棉花还是涤纶更加环保?

Jeffrey Swartz说,大家都认为棉质更环保,因为涤纶在制造的时候可能会使用化学合成物。但是棉质衣物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却需要更多的水和含有有害化学制剂的洗衣粉。

在原材料的选择上,皮革是制鞋企业无可替代的原材料,Jeffrey Swartz直言,这部分“还不够好”。比如他脚上穿的这双Timberland EK2.0,他说,这双鞋的皮革已经是Timberland最高标准了,产自中国,但依然不够环保。

Timberland是LWG(Leather Working Group)的成员,这个组织同时还有Clarks、New Balance、Nike等品牌。Jeffrey Swartz告诉记者:Timberland要求所有的皮革供应商接受由LWG提供的第三方检测。而评估结果会直接影响他们对供应商的选择。

同时,对任何Timberland的签约生产商,他们都会测量其碳排放量,以督促他们减少自身能量的使用。

要协调整个产业链,Timberland表示第三方协会在这方面很有帮助。比如户外运动工业(OIA)的生态环境工作组就专门负责在产业链中去协调、解决问题。

同时,Timberland也和OIA的生态环境工作组互换信息,以更好了解供应链中间商的环境表现指数。他们也可以系统性地追踪供应商在气候、化学品和废弃品方面的环境影响。

当然,联合其他品牌也是整个行业目前寻求问题解决的方法之一。

“我并不喜欢和耐克、阿迪达斯那群人一起坐下来开会”,Jeffrey Swartz笑言:“我想他们也不喜欢Timberland,但是,我们必须推进这个问题的解决,因为环境将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目的依然是市场

“你也许会好奇为什么CEO开始突然关心环境了?”Jeffrey Swartz说:“很简单,Timberland卖的是户外产品,没有了大山和森林,我的生意也就没有了。”

Jeffrey Swartz告诉记者:“和Nike等很多品牌竞争,我们希望给消费者一个更合理的选择。让消费者了解工厂里的事情,他们应该知道生产商是否使用环保材料,是否使用了新能源,每天又消耗多少原材料”。

“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每一个CEO最看重的还是商业利润,但也没有一个CEO会忽视消费者的诉求,”Jeffrey Swartz对记者表示:“利润还是环境?其实就在消费者手中。”

过去,中国一直是Timberland重要的生产基地,其官方网站公开数据显示,大量鞋类以及服装产自中国南方。

对于曾经有过的“污染转移”的嫌疑,Jeffrey Swartz告诉记者:“以前这样可以,美国公司来到中国,把污染转移到这里。但是,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中国,环保已经被上升到了政策的高度,你不可能再那样做生意。”

而对于此前被公开报道的Timberland供应商上海富国皮革有限公司,Jeffrey Swartz则回应说“已经解决”。

显然,Timberland对“绿色”的重视,是因为中国是他们下一个“大市场”。

当问到Timberland未来在中国的目标,Jeffrey Swartz告诉记者:中国在5年内会成为Timberland第二大的市场,仅次于美国。

“我们不仅是往中国卖产品,而是开发中国户外运动的文化。中国有广大的森林、沙漠、海洋、高山,这些都是Timberland的潜在市场。”Jeffrey Swartz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显示,目前来自亚洲的销售额仅占Timberland总收入的10%。其中日本为最大的市场。

11月初,Timberland对外公布,今年第三季实现净利5220万美元。其中,亚洲则增长19.7%,欧洲增长5%,北美地区下降3.6%。

Timberland国际业务高级副总裁迈克尔哈里森(Michael Harrison)表示,该公司过去两年来一直在评估中国市场的状况,同时也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以成立合资企业。

在Timberland之前,已有著名的C&J Clark International, Polo Ralph Lauren Corp.和Nautica Enterprises Inc.等大牌在中国先行开拓市场。

这次,“环保”似乎正是Timberland进军中国零售业的一张“主打牌”。

11月11日,Timberland与北京环境和交易所合作,王力宏作为其“地球英雄”代言人开唱了国内首场“碳中和”演唱会。同时宣布,Timberland未来十年将继续在科尔沁植树造林。

“世界上每一个公司都不会忽视中国这个市场。”Jeffrey Swartz表示,Timberland日前已将总部由新加坡迁往上海。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