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官员反驳新华社:简直颠倒是非 竞技就是要争金

2010年11月16日04:05扬子晚报杨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天,新华社记者杨明针对的一篇言论一鸣惊人。他认为:中国人的体质正在明显滑坡,但我们的金牌总数是世界第一,亚洲绝对第一。他同时还建议,从下届亚运开始,淡化金牌,从大学或体协中选拔真正的业余选手参赛。杨明的观点一出来,就引发了热议。昨天,中国亚运代表团副团长、江苏省体育局局长殷宝林接受记者采访,他针对新华社记者的观点,提出了一连串的反驳:竞技体育争金牌有什么错?竞技体育争金牌和发展群众体育有什么矛盾?殷宝林还直言不讳地指出:“某些记者为出名,总是炮制一些所谓‘高论’,这简直是颠倒是非!我们代表团的同志都不会予以理会。”

新华社:金牌第一成讽刺 建议业余选手参加亚运

殷宝林观点一:竞技体育就是要争金牌

昨天,记者拨通殷宝林手机的时候,他正在广州天河体育馆观看羽毛球女团的比赛。当记者提到新华社狠批“唯金牌论”的文章时,殷宝林的语调立刻激动起来。他表示:竞技体育争金牌有什么错?不争第一那还谈什么“体育精神”、“奥运精神”?竞技体育争金牌和发展群众体育有什么矛盾?

殷宝林认为,奥运精神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如果参加比赛不想着去争取金牌,那还搞什么体育?还参加什么比赛?如果竞技体育不争金牌,那就违背了体育精神,甚至违背了体育道德。殷宝林说:“体育健儿参加世界大赛,就是要力争第一,就是要争取升国旗、奏国歌,为国争光!”殷宝林直言不讳地指出:“某些记者为了出名,总是炮制出一些所谓的‘高论’,我们金牌拿少了,他们要批评,金牌拿多了,他们也要批评,这些言论简直就是颠倒是非!我们代表团的同志都不会予以理会。”

殷宝林观点二: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不矛盾

此外,殷宝林认为,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并不矛盾。竞技体育上去了,就会带动很多喜欢体育的人群,对群众体育的发展肯定有好处,竞技体育运动员退役之后,也可为更多的体育爱好者提供更专业的指导。

殷宝林认为,群众体育肯定要重视,但是这不是体育部门一个部门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努力,需要很多部门之间的协调和配合。比如场馆的问题,老百姓要锻炼就需要更多的场馆。但这是和地方经济的发展水平相联系的,地方经济发展了,健身才能成为一种需要,地方政府才有力量建设更多的体育场馆。

殷宝林表示,重视群众体育和夺金牌不矛盾,将二者对立起来的观点是非常片面的。

殷宝林观点三:谁说美俄日韩不重视金牌?

“作为竞技体育,就是要拿金牌,这个目的很单一!”殷宝林说:“不仅中国这样,外国也是这样。”

“美国不重视金牌吗?你看北京奥运会金牌输给我们后,他们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他们‘奖牌数第一’!”殷宝林继续说:“韩国、日本不重视金牌吗?你看他们亚运会上打得多厉害!”

殷宝林还专门说到了日本:“在64年东京奥运会后,日本也根据国内舆论,调整了策略,开始淡化金牌。但是这些年,他们开始反思当年的决策,他们开始后悔了,他们又重新开始重视金牌了。你看他们很多项目上的投入,比我们还大。”

殷宝林还透露,这次亚运会前,国务委员刘延东看望代表团,特意勉励大家要“运动成绩和精神文明双丰收”,殷宝林表示:“国家领导人对我们很关心。”

网友分两派各有各道理

对于究竟应不应该“一骑绝尘”,网友们也是莫衷一是。有支持新华社记者杨明观念的,认为花那么多财力物力去追求金牌不值,还不如把这些钱投到群众健身上去。广东汕尾网友qelws:“强烈支持本文观点!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把全国的资源拿来培养那一千名夺金运动员是一种变态行为!!”黑龙江哈尔滨网友醒梦一如:“运动会就是一群需要运动的傻兮兮的在看,一些需要休息的傻兮兮的比赛。我们真不需要花那么多钱开运动会,多建些健身场所吧。”

但也有网友对不要多拿金牌的论调不赞同。浙江省宁波市huxuanhan:“照新华社这篇文章的逻辑,巴西足球队以后别拿世界冠军,美国男女篮在世界大赛上也别夺冠,否则,也太不尊重其他国家了。”

至于杨明提出亚运会应该派业余选手参加,网友同样褒贬不一。 北京市朝阳区网友steven:“支持啊,兵乓球都快被禁止参加奥运了,都是中国的冠军,这个项目就完蛋了。”九江市网友天涯侃客:“楼主说这话怎么对得起奋力拼搏的运动健儿们吗。他们吃那多苦,受那么多伤,从小练起一心想的是什么,你现在叫人家不要拿那么多第一,不然怕外国人不跟我们玩了。告诉你人家外国的运动员比你有气节,输不起就不会来参加比赛了。人家美国田径总拿第一,照你这么说我们中国人就不跑步啦?” 济宁市网友:“应该让我们的运动员倒着跑?”

■快评

中国体育走在十字路口

1978年,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席卷神州大地,那场大讨论为十字路口上的中国指明了方向。2008年奥运会后,中国体育同样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是继续举国体制,在各项世界大赛上披金戴银;还是转向全民体育,重点抓某些有社会影响的项目?

就在这时,新华社名记杨明的一篇《一骑绝尘引发的思考》不失时机地抛了出来,虽然话题不新,但因为是新华社出品,所以,其引发的冲击波同样惊人。杨明的观点是鲜明的:别再搞举国体制了,别再把体育等同于金牌,别把金牌大国等同于体育强国。

针对杨明的文章,中国代表团副团长殷宝林的观点也很鲜明:不争金牌,那还是体育吗?殷宝林的论据同样有力:美国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自慰,日本关于64年东京奥运会后政策的反思,都表明竞技体育是不能放弃的。

乍一看,殷宝林和杨明的观点针锋相对,但细想想,他俩都没错。站在体育人的角度,殷宝林当然要为运动健儿们在各项大赛中力争金牌的行为辩护。对运动员而言,不断取胜就是运动员们份内的工作。而杨明考虑的则是如何增强人民的体质,而这一点又不仅仅是体育部门能解决的,比如学生近视、肥胖、没时间运动,其根源恐怕更多的还是在教育体制上。无论如何,在这样的时候,出现这样的大讨论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只有在这样的讨论中,中国体育未来的发展方向才会越来越清晰。本报特派记者组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