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温州龙湾原政协主席“被”未审先判

2010年11月16日11:14读者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来源:读者报·影响力周刊

  温州市纪委负责人曾称,该市纪委从未向外界披露诸松华违纪案的详细情况,也从未披露诸松华生活作风方面的情况,有关媒体报道的所谓诸松华有20多名情妇,纯属以讹传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案件悬疑未 决媒体先入定罪

  温州龙湾原政协主席“被”未审先判

  □本报记者 刘佑清 发自浙江温州

  诸松华全盘否认了自己曾经的“有罪供述”。

  “全部都是假的,或者是编造的谎言。”这个在龙湾工作了36年的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原政协主席在法庭上愤怒地说。

  2010年11月2日,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检察院”)诉诸松华滥用职权、受贿一案在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开庭。检察院指控诸松华在担任瓯海大道龙湾段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期间,滥用职权,擅自违反拆迁政策及有关规定,帮助朋友潘某获得拆迁补偿和安置,给国家造成93.5万元的损失。

  同时,检察院还指控诸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62.5万元。

  然而,“证据确凿”的指控背后却是诸松华的当庭翻供,并称相关办案人员多次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拳打脚踢、冬天冲冷水等刑讯逼供。

  诸松华于2009年11月被温州市纪委“双规”。2010年2月10日,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诸松华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立案侦查。无论是在“双规”期间,还是在立案侦查期间,诸松华的口供几乎一致,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

  庭审过程中,其辩护律师亦对公诉方提供的证据提出质疑,认为诸松华不构成滥用职权罪,以及受贿罪证据不足。

  随着诸松华的当庭翻供,案情变得复杂。诸松华究竟是清白还是有罪亦无定论。

  但是,在法院还没有审判结果的情况下,温州当地媒体就已经作出了“有罪审判”。诸松华家属认为,这是幕后有人操控的结果,还未审判,就让诸松华的名声大臭,是给“他们”增加打赢官司的筹码。“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有预谋的陷害。”

  疑当地媒体“泼脏水”

  诸怡君没有想到,当地媒体竟会如此往自己父亲身上“泼脏水”。

  27岁的诸怡君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她承认,自己还没有从母亲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如今又必须面临父亲“被冤枉”的情况,有些承受不住。

  整夜整夜地失眠,即使睡着了都会做噩梦。在父亲被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诸怡君都不敢住在自己家里。

  “害怕回忆”的她向《读者报·影响力周刊》讲述了关于父亲的一点一滴。“父亲给我取的名字里面有个‘君’字,就是希望我做人也能像君子一样。在我眼中,父亲更像一个读书人,不像当官的。”诸怡君说,“他不大合群,但很正直、谦让。”

  让诸怡君最为气愤的是,案子还没有开审,“当地媒体就仅听一面之辞,认为我爸爸有罪。”

  2010年10月,诸松华案一审开庭的前一个月,某报就已作出相关报道,被温州当地媒体争相转载。

  这篇报道称,一开始,诸松华意识到这是“政策高压线”,绝对不能碰。但经不起潘某的再三请求,加上诸松华觉得两人关系一直不错,碍于朋友情面,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他将手中的公权毫不客气地介入到好友的私情中,踩了“政策高压线”。

  该报道还称,诸松华自称很有商业眼光,尤其对投资房产情有独钟。早在10年前,他就经常去温州、杭州、上海等地看楼盘,每次看中后就拉着做生意的朋友一起投资,获利不菲。他担任龙湾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后,仍不忘炒房,他的那些在龙湾办企业的朋友,为了得到他的帮助,开始为他炒房“埋单”了。

  而在此前,2010年3月,浙江某报报道称,“记者从浙江省检察院获悉,原温州市龙湾区政协主席诸松华,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浙江省检察院批准逮捕。对于诸松华的落马,有关部门不愿意透露更多情况。而根据记者的调查,诸松华的落马,源自收受17万元贿赂,跟温州的‘金沙窝案’有关。”

  “这是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他们应该实事求是,有结论的时候再报道。”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许兰亭在接受《读者报·影响力周刊》采访时表示,“这种没有开庭审理就带有严重倾向性的报道,属于‘媒体审判’。”

  这样的“媒体审判”不仅发生在庭审前,庭审后亦表现突出。

  庭审当天,某网站上就有了关于诸松华庭审的报道。记者注意到,该报道发表时间为2010年11月2日16时12分,随即在网上被广为转载。然而,《读者报·影响力周刊》记者全程参加了诸松华案的审理,从当天早晨8:30开庭,直到下午17:30左右庭审才结束。

  该网报道称,“经过半天的审理,法院宣布择日宣判。”但记者发现,即使到下午17:30左右,庭审结束前,法官也只是宣布:此案争议较多,还需要进一步核实。并没有提及是否还要继续开庭,或是择日宣判。

  11月3日,温州当地一些媒体在重要位置刊登了审判诸松华的相关报道,尽管作者不同,但报道内容却是惊人的一致。

  以讹传讹话“情妇”

  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诸松华身上的故事—妻子几十年患病在家,他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每天下班后准时回家,照顾妻子。

  遇到朋友家里有喜事,他总是带着妻子一起参加,给她夹菜吃。

  在妻子被查出肺癌晚期后,每每聊到这个话题,诸松华总是抹眼泪,直说“这个世道太不公平”。

  在妻子去世前的几个月里,他都是请假去上海的医院照顾。

  零碎的记忆片段拼成了诸松华与妻子的爱情故事。“但当地媒体似乎总是喜欢和爸爸作对,他们居然造谣说我爸爸养了20多个情妇!”诸怡君觉得这样的说法实在荒谬可笑。

  诸松华出生于温州市龙湾区状元镇御史桥村,上世纪80年代初从部队退伍后在农村学校担任老师,后考入乐清师范学校、原杭州大学干部班深造,并通过自学考试,获得律师资格。1987年,29岁的诸松华担任龙湾区刚创办的温州市第十五中学校长,曾获“温州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而后逐步走上仕途。历任龙湾区教育局副局长、局长,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兼瓯海大道龙湾段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以及龙湾区政协主席等职。

  2010年3月3日,浙江某报刊登消息称:“在温州官场,更是传言诸松华有20多名情妇。”瞬间引发大量媒体对诸松华进行“狂轰滥炸”。

  中国政法大学“公信力”课题组特邀专家、评论员薛培评论称,此时,还沉浸在丧妻之痛中的诸松华可以说已经被进行了一番媒体审判、未审先判,被钉在了“男女关系”的道德耻辱柱上。

  “至于诸松华到底会否被判决为滥用职权罪、受贿罪,需要等待法院的公正判决。但是,在法院判决前,在检察院起诉书公开前,到底是谁要抢先往诸松华身上泼受贿和有20多名情妇的脏水呢?”

  而据《法制日报》报道,温州市纪委负责人曾称,该市纪委从未向外界披露诸松华违纪案的详细情况,也从未披露诸松华生活作风方面的情况,有关媒体报道的所谓诸松华有20多名情妇,纯属以讹传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