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收养流浪儿老人去世 救助站接力照顾9个孩子

2010年11月16日09:54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老人23年收养400余流浪儿 遗体告别仪式今举行

郑承镇住院期间,公交车队几位工作人员曾去医院探望(资料片)

昨天,记者从济南天桥区获悉,郑承镇老人去世后,他生前所在辖区的北坦街道党工委成立了治丧领导小组。今天(11月16日)下午13:10,老人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济南市殡仪馆举行。届时,省、市、区的文明市民代表将参加告别仪式。市民如果想送老人最后一程,也可以自发前往。

根据郑承镇亲属的要求,老人将被安葬在华山下的龙泉公墓。他倾注自己的心血照顾流浪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倡导了良好的社会风气。为表彰其感人的行为和高尚精神,天桥区政府将妥善安排善后事宜。对于老人住院期间产生的近33万元费用,将通过医保办并协调有关部门解决,不让其家属承担一分钱。

天桥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杰告诉记者,对于郑承镇的遗产,电脑将由孩子继续使用,其他物品将会征求老人亲属意见后进行安置。另外,老人去世前已经选到了天和新居的廉租房,对于这套房子,天桥区政府将根据相关政策,协调房管部门作出妥善安排。

明天,也就是11月17日,济南市民政局和济南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将把郑承镇家里现有的9个孩子接过去入住。针对这些孩子的情况,救助站将长期予以接纳,并雇请三名专人照顾孩子们的生活。对于上学的问题,目前孩子们就读的学校都表示,会继续免除他们的学杂费,让他们继续安心读书。

车队与“郑大爷”结缘三年

几十张老照片留待追忆

商报济南消息 “我们今天去了郑大爷家,有不少人也去看他,家里气氛很悲伤……”昨天下午,公交恒生七队的服管员郭秀娟在电话中伤心地说,车队与郑承镇老人已结缘三年,这期间留下的几十张照片见证了双方非同一般的感情,以后,凭着这些照片,就可以想到老人以前的点点滴滴。

“08年偶然一次机会,我们在报纸上看到了郑大爷的事迹,被老人感动了,于是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去家里看望了老人和孩子,给他们送去了一点东西。”驾驶员周欣告诉记者,由于车队的K98路车刚好经过郑大爷家门口,从此,恒生七队与老人一家结下了不解之缘,“郑大爷还是我们公交公司的义务监督员,我们也在老人家里设立了恒生七队驾驶员的爱心基地,逢年过节我们都要带着饺子、元宵去给一家人做饭,心里总是牵挂着他们。”平时,车队也经常和郑大爷一家联系,冬至到了,大明湖新景区开园了,都要去看看郑大爷,带着一家人到处逛逛。

“前段时间我们给老人打电话,是孩子接的,说老人病了。”驾驶员尹东良有些伤感地说,“住院期间我们也曾多次去看望老人,想不到他这么突然就离开了……”昨天上午,车队的吕晓燕、薛山等几位驾驶员来到郑大爷家,为老人送上了花圈,“一进灵堂,好多人都忍不住哭了,我们明天还会去殡仪馆,去送老人最后一程……”记者 张梦尧

公交车队出车

今送老人一程

商报济南消息 昨天一早,济南市K50路车队驾驶员赵合义、宋涛、付玮、裴宗繁、李萍等一行五人赶到郑承镇老人灵前,哀悼老人。

“我们是从公交移动电视上得知老人家去世的消息,老人生前的事迹我们很熟悉,早就想来看看,不想老人突然就走了。今天我们来,想送老人最后一程,这是我们全队驾驶员的一个心愿。”

据悉,得知今天郑承镇老人追悼会的消息后,车队主动联系到了郑承镇老人生前所在北坦办事处生产路居委会,在今天的告别仪式上,车队将免费提供包车,送好人郑承镇老人最后一程。

“没有郑大爷,我就没有今天”

孩子们从各地赶来送别

“没有郑大爷,

我就没有今天”

商报济南消息 昨天上午,安置在郑承镇屋内的灵堂前,几位中年人正跪在郑承镇老人的遗像前,不停地抽泣着。这些是郑承镇老人曾经收留过的孩子,他们已经从流浪少年长大成人,拥有了幸福的家庭和自己的事业。当听到老人去世的消息后,他们都不约而同从各地赶来。

专门从单县赶来的王先生向记者回忆了见到郑承镇老人的那一天,他说:“那时我在汽车站附近流浪,身上没有一分钱,晚上就睡在汽车站候车室,好长时间没吃饭,饿得不行了。身上也特别脏,突然,他出现在了我面前,跟我说会管我饭吃,带着我一起回家。有饭吃,我想都没想就跟他走了,回到家后他给我理发洗澡,换上新衣服……要不是郑大爷,我活不到今天!”

从济阳赶来的盛先生也是郑大爷收留过的孩子之一,他坐在一边,默默地捧着郑承镇与孩子们的照片看着。他指着其中一张告诉记者,“最左边的这个孩子就是我,本来我没想照相的,可郑大爷说,我要是哪天离开这个家了,再聚在一起就难了,他拉着我照了一张合影。”盛先生回忆说,那时他们会在郑大爷的教导下包饺子,每天还会一起洗澡,虽然条件并不好,但过得很快乐。“我会拿着这张照片告诉我孩子,这里面的老人就是你爷爷,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我会把郑大爷的教导铭记在心,像郑大爷这样的好人太少了。”记者 窦昊

我们欠郑承镇老人什么?

郑承镇老人走了,有人惋惜、有人感叹、有人悲痛、有人依然漠不关心……作为一个济南,乃至全国的知名人士,郑承镇以“流浪儿之父”被人们铭记。但也有人质疑:一个赤贫的老者,依靠收养流浪儿,逐渐获得了名与利,他当初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是那样圣洁与光辉?

在社区采访时,跟居民拉呱,有位赵姓男子吃了多年低保,他觉得自家房后的菜市场很吵,他希望把卖菜的都赶走:“这些卖菜的可没少挣钱,在这赶走了他照样去别的地方卖。”记者问他,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去卖菜呢?他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丢不起那个人”。一个人,既嫉妒又懒惰,其想法自然“与众不同”,可以理解!

社会上幻想着不劳而获的人不在少数,当他们看到社会的援助与申领的低保源源不断送到郑承镇老人手里时,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儿,于是,对老人动机的质疑成了泄愤的切入点。但我想说,无论老人的动机怎样,他去做了,而且23年如一日,那始终如一的微笑从没因为生活的苦难与别人的质疑而消失过。试问,有谁能这样坚持做一件好事,8000多个日夜不“变心”?

再者,作为400多个流浪儿的“父亲”,郑承镇老人把他们从街头领回家,给他们饭吃,给他们衣穿,但哪来这么多流浪儿,让老人永不“失业”?家长和社会是不是有缺位?网吧、台球厅、舞厅的监管是不是要反思?其他人的良知与爱心在哪?郑承镇老人是否应该瞑目?

郑承镇老人走了,社会欠他的不是应景的追念,而是一个长久的反思:我们真能把崇高的信念与理想当做普通的生活去进行吗?

斯人已去,下一个郑承镇是谁?一切待解。(山东新闻网-山东商报 窦昊)

[责任编辑:iren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