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媒体深度 > 正文

追寻滇缅战场老兵 恢复民族历史记忆

2010年11月16日09:25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当李锡全走出火车站时,欢迎的人们突然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曾参加国际维和部队的国防科技大学英语教员李洪乾,当得知李锡全回家的消息后,专程前往慰问,并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追寻滇缅战场老兵 恢复民族历史记忆

《异域1945》 孙春龙 著 新华出版社

追寻滇缅战场老兵 恢复民族历史记忆

老兵李锡全和战友在墓园怀念战友。

>>《异域1945》 老兵李锡全的回乡路

>>“官二代”张子文的战争往事

>>“富二代”陈宝文平静忆当年

>>章东磐VS孙春龙 追寻滇缅战场老兵

——————————————————————

历史由一个又一个个体的故事组成,老兵的故事是滇缅战场上最被人遗忘,也最生动、残酷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兵们还在那片土地上生存、生活,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与往事?

有越来越多的书关注到这个群体,关注他们的生命与命运,《异域1945》、《父亲的战场》等书把这些老兵的故事生动地讲述出来,或感人或辛酸,且让我们走进他们,展开故事的一个个篇章。

孙春龙发起的“接老兵回家”,已经圆了二十多名当年参加滇缅战场抗战老兵回家的梦。其中,李锡全的经历极具代表性。

李锡全的远征没结束

李锡全的老家在湖南省桃源县,兄弟6个,他最小。抗战全面爆发那年,17岁的李锡全和四哥、五哥一起参军打仗,辗转广东、广西、云南多地。1943年,李锡全所在的部队编入中国远征军第54军,随后展开了收复腾冲的战役。

李锡全是直属军部辎重团的特务长,专门负责运送战场给养。1944年5月11日凌晨,中国远征军打响了滇西反攻战的序幕。当日,李锡全所在的部队强渡怒江,并在随后从北斋公房翻越高黎贡山,挺进腾冲城。

在腾冲收复战时,李锡全右腿负伤。战争结束后,李锡全来到缅甸密支那的英军医院治病,未随大部队开拔。内战爆发后,李锡全所在的54军被调到东北战场,并最终在辽沈战役全军覆没。

他曾给湖南老家的父母写过信,但此时老家已被日本人占领,他并没有收到回信。

在治好腿部的伤之后,李锡全在密支那摆地摊谋生,并改名李云,几年后他娶了当地的一位傣族姑娘做老婆,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姑娘。

在我采访李锡全,得知他70年来没有回过老家而且和亲人没有一丝联系的时候,我突然问他:你想回家吗?出乎我预料的是,李锡全淡然地摇了摇头说:不想。就在那时,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告诉李锡全,我回国之后帮你找家。 我从采访本上撕下一张纸,让李锡全写下了他所能回忆起来的和家乡有关的所有信息:湖南省桃源县白洋河鹅道咀,父亲李尧臣,大哥李松柏(又名李锡铃),五哥李锡番。

回国后,我在供职的《瞭望东方周刊》上发表了第一篇关于中国远征军的文章《腾冲远征》,文章开头我就写到:抗战老兵李锡全的远征至今还没有结束。

帮李锡全寻找家人

文章发表后,引起网友极大关注。

5月9日下午,我突然接到湖南网友“桃源热线”打来的电话,说他获得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在和我进一步核对了有关情况后,他表示基本可以确认李锡全的家在桃源县青林乡。当日下午三时许,他们便联系到了李锡全的侄子李谷伯。

当天晚上,李谷伯向我打来电话,从一口浓重的湖南话中,我还是听出了他的激动。年过六旬的李谷伯告诉我,他的爷爷去世时,还念叨六叔(李锡全)。

放下李谷伯的电话,我立即打电话给缅甸密支那的华侨董宝印,因为李锡全家里没有电话,我让董宝印向他转告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5月10日一大早,我迫不及待地再次拨通了华侨董宝印的电话,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董宝印在电话里告诉我,李锡全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痛哭不止,没有我想像中的兴奋,反倒是更加痛彻心扉地伤心。

年迈的李锡全多年来一直卖柴火为生,每捆柴火的价格仅为1000缅币(约6块多人民币)。在缅甸这个贫穷的国家亦算是社会底层的高龄老人,如何能踏上这个跨越国界、跨越身份限制的回家之路。

在接听董宝印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坚定地告诉董宝印,让他转告李锡全,我来帮他回家。随即,我就向云南腾冲一家国际旅行社的朋友了解李锡全入境的相关手续办理问题,并着手经费的筹集等一些准备工作。

为李锡全筹措回家经费

5月12日下午两点28分零4秒,汶川地震发生了。6月中旬,在灾区辗转采访一个多月后,我回到了家里。云南腾冲旅行社的朋友在MSN上告诉我,要接李锡全老人回家,存在两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是目前缅北正是雨季,腾密公路几乎每天都发生山体滑坡而阻断交通的事,非常危险;更难的是,李锡全老人没有护照,只能在云南腾冲县公安局办理外国人出入境证,而这个证件,最远只能到达昆明,如果想出云南省,必须经云南省公安厅特别批准。其实更急切的问题是,回家的资金还没有着落。经过估算,这一趟加上陪同人员的花费,需要3万元左右。

6月19日,我在博客及一些论坛上贴出一篇文章《跪求湖南热心人士关注流落缅甸老兵》。在这篇文章里,我讲了为老兵回家筹款遇到的种种挫折,并跪求湖南的热心人士,帮一下李锡全,让他早日回到家,回到祖国。

贴子发出去后,我又求助同行,结果李锡全老家的《常德晚报》在头版头条以《桃源老家,我何时能回?》为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时间在一天天地流逝,而筹款的事情依然没有进展。正在此时,湖南的一位朋友告诉我,湖南一家上市公司F公司的董事长对此事很感兴趣,愿意倾力相助。

在见到F公司的董事长之后,他竟然兴致勃勃地向我讲起了中国远征军的历史。关于此项活动的意义,他甚至给出了比我更高的评价。当他问我大概需要花多少钱时,我咬咬牙,报了5万元。谁知他却说,5万肯定不够,最少花20万。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