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媒体调侃“与国际接轨”:应该接轨的不接轨

2010年11月16日07:47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媒体调侃“与国际接轨”:应该接轨的不接轨

这一年迄今为止,国际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儿,有些和中国有关,有些看上去和中国没有半点关系,但放眼看世界的中国人,却一再被触动和被再教育着:原来我们司空见惯的某些现象,并非都是无可救药的不治之症;原来中外的某些差别,并非用单纯的“国情不同”就可敷衍过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人是最关注国际政治风云和海外大事的群体之一。而开阔的国际视野,在让越来越多的人们更加理性地了解真实的世界之余,也常常会因发生在他国的各类焦点新闻徒增感叹: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的下文往往不是胸有成竹的骄傲和自豪,而更多可能都会伴随着一声叹息。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至今,中国的各行各业几乎都习惯了这样一个口号:与国际接轨。

于是我们看到,中国各大商业银行收费多如牛毛,理由是“接轨”;居民日常必须的能源价格每次上涨,原因也是“接轨”;城市的楼房偏要盖成“欧式风格”或者小区名字带上洋味儿,更是有着浓厚的“接轨”意味。只是,当涨价和收费甚至建筑物外观一并与国际接轨的时候,更多应该接轨的事情,却一直乏人问津,甚至被刻意忽略着。

2010年尚未过去,这一年迄今为止,国际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儿,有些和中国有关,有些看上去和中国没有半点关系,但放眼看世界的中国人,却一再被触动和被再教育着:原来我们司空见惯的某些现象,并非都是无可救药的不治之症;原来中外的某些差别,并非用单纯的“国情不同”就可敷衍过去。

诚然,自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以来,西方就走到了中国的前面,因此我们在一些领域或观念上的落后本无可厚非,承认技不如人也并不丢人。但如果他人的经验教训或“先见之明”早已摆在眼前,而我们却依然掩耳盗铃不思进取,那就不止是不虚心那么简单了。

师夷长技,并非一定要为了“制夷”。从本质上说,更是为了完善和充实自己,也只有如此,才可能真正实现十二五计划提出的民富与国强。

所以,今天,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海外。

1、7.0级地震可以做到零死亡

接连不断的地震,让我们目睹了全球各地一幕幕房倒屋塌、伤亡惨重的悲剧。从汶川到玉树,再到遥远的海地,天灾曾让人类一次次措手不及却又无可奈何。可是,当2010年9月4日凌晨,新西兰南岛最大的城市克赖斯特彻奇附近发生里氏7.0级地震之后,无人死亡的奇迹却令人惊讶不已:原来7.0级的强震也可以做到零死亡!

没错,我们过去连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新西兰却做到了。在克赖斯特彻奇,地震影响最严重的只是那些中央商务区外围的老房子,而其他绝大多数的建筑都保持了完好无缺。

奇迹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地发生。除了人口密度相对较低等客观因素外,当地严格执行的抗震建筑标准被普遍认为是强震零死亡的重要原因。新西兰建筑研究协会负责人告诉前去采访的记者,该国的新办公楼采用的都是隔离地基,即楼体是建在橡胶减震层或滚球轴承垫之上,这样“发生大地震的时候它们就能通过适当晃动抗震”。

据报道,新西兰是世界上房屋抗震设计最先进的国家之一。许多古老的建筑也都进行了抗震设施加固。而严格的《建筑法》,也成为挽救众多生命的保护神。该国1992年通过的法规有一条最重要的原则:发生强烈地震时,无法避免混凝土受到严重破坏,但是必须避免建筑物倒塌。建筑物出现问题,要追究建筑商、设计师、政府审查人员的责任。

与1月发生在海地的类似级别地震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悲剧后果相比,新西兰严格的建筑标准和对标准不折不扣的执行,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地质学家约翰·马特研究后表示,自然灾害导致发展中国家死亡的几率要比富裕国家高出大约100倍。德国《明镜》周刊网站因此总结称:自然灾难主要祸害贫穷国家。

作为自然灾害频仍的最大发展中国家,我们是否应该从中有所省思?

2、小贩谋生权利不容侵犯

当城管与街头摊贩的“猫鼠游戏”在中国大中小城市频繁上演,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之际,印度法院的一纸判决,为我们重新认识此类事件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

在印度,街头小贩们有一个全国性维权组织——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新京报》报道称,多年来,该联合会一直代表印度上千万小贩,通过各种途径向政府表达诉求,维护小贩的合法权益。但为了筹备10月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不少小摊贩在运动会前夕被驱赶出了新德里。联合会于是将新德里市政府告上了印度最高法院。

10月20日,印度最高法院做出了判决,判决书中写道:“街头叫卖是人们谋生的一项基本权利,政府需要贯彻一项成文法来规范街头小贩,而非剥夺。”判决还将街头摊贩的谋生权与行人的自由行路权看作一样需要保障的权利,“不能因为路边摊贩贫穷、无组织,就让他们应享有的这些基本权利处于混乱状态,也不能用不断变化的行政规划来决定他们的基本权利。”

如此清晰干脆的文字,明白无误地宣告了小贩们的胜利。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还要求,印度政府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实施相关法律,保护路边摊贩,时间点就是2011年6月30日。

中印固然有着不同的国情,但印度对小贩权利的尊重态度,无疑值得我们学习。当我们还纠结于“市容市貌”和外来人口管理之间的难题如何平衡时,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不啻为我们提了个醒。街头小贩不是乞讨者,他们不靠别人的施舍谋生。相反,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解决了城市居民的很多基本需求,而他们本身,辛辛苦苦谋生的权利亦应当得到必须的尊重。

3、战略资源别忘了留点给子孙后代

钓鱼岛撞船事件后,中国出口的占世界90%的稀土贸易问题浮出水面。有日本媒体报道称,中方曾暂停了对日稀土出口。但并未得到任何证实。事实上,目前中国的稀土矿已经被开采一半以上,剩余的储量仅可开采二三十年。此前,无度的开采,令稀土资源所在地区满目疮痍,对无序开采立即踩刹车已是中国不得不为之的无奈之举。

但由于西方国家长期依靠中国的稀土出口,在国际政客和媒体的合力鼓噪下,稀土问题瞬间就被篡改成了一个政治性议题。美国欧盟和日本甚至宣称要将中国限制稀土出口告上WTO。10月28日,中国发表声明,表示不会利用在稀土市场中的主导地位,与其他经济体讨价还价。

作为稀土的主要出口国,按说如何开采以及卖给谁卖多少都应该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但目前的现实却是,稀土出口变成了被一些国家牵着鼻子走的“强买行为”。此外,出口量庞大的中国,非但没有稀土价格话语权,反而因过去长期管理混乱,国内地方的出口商相互压价竞争导致稀而不贵,也成了中国稀土说不出的另一个尴尬。

FT中文网读者johnnyyu日前在美国参观了号称西半球最大的金矿却发现,这个金矿虽然开采了上百年,却还有近60%的储量。在金价节节攀升的当下,当地政府却停止办法开采证,目的就是保护环境。著名作家郑渊洁则列出了更多的数据:2009年中国稀土储量3600万吨,开采销售12万吨。美国储量1300万吨,开采0吨。俄罗斯储量1900万吨,开采0吨。

郑渊洁因此在微博上表示,“欧美日准备在G20峰会上向中国领导人发难,压中国继续廉价卖稀土。而他们自己的稀土资源雪藏。我们可以在G20峰会上理直气壮地说:今后再不卖给你们稀土了!卖稀土就是卖领土。”johnnyyu则认为,保护资源是任何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事。“问题不在于外国的恫吓,关键是政府敢不敢和善不善于保护。”

4、肇事企业名头再大也不该免责

石油公司输油管道破损导致原油泄漏并流进大海,因此造成的海域污染损失以及清理油污的责任,到底该由谁来负?美国政府给出的答案很简单:肇事石油公司!

据新华社10月15日报道,美国政府表示,已向英国石油公司及其他机构开出了6260万美元的账单,用于支付墨西哥湾大型漏油事件相关的处理及重建费用。这是美国政府开出的第七张账单,之前的六张共计5.184亿美元,英国石油公司已经悉数支付。

今年4月20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海岸附近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爆炸并随后沉没,超过490万加仑原油外泄,美国南部5个州长达640多英里的海岸线遭污染,酿成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漏油事故。

事故发生后,英国石油公司就遭遇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迅速的堵漏和赔偿工作亦随即展开。8月9日,该公司表示,单就清理漏油的支出即已达到61亿美元。当时还接到超过14.5万份的索赔要求,其中超过10.3万份已经支付,赔偿金额达3.19亿美元。而路透社列出的预计账单数额更加巨大——事故责任方英国石油公司将为堵漏、清理等支付超过300亿元。

枯燥的数字,形象地表明了英国石油公司为墨西哥湾漏油事故付出的代价。除了金钱上的损失,英国石油公司时任总裁海沃德也被曝下课。

这起看上去距离中国异常遥远的事故,却因为7月16日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的输油管线爆炸,而变得有了特殊的意义。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尽管事故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但目前对水产养殖户的赔偿“仍处在调查阶段”。与先前媒体在9月份称中石油一直对赔偿一事保持沉默有些变化的是,《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中石油信访处接待了到北京反映情况的50多位大连渔民,其后中石油给出的回复是,“事故不论追究到什么责任,最终的赔偿都由中石油来承担。但是地方政府必须要拿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赔偿依据。”

英国石油公司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早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美国司法部就和英国石油公司共同宣布,双方已谈妥共计200亿美元的墨西哥湾漏油赔偿基金的方案。英国石油公司已向该基金注入了首期30亿美元资金,向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的受害人和受害企业提供赔偿,将一直持续到2013年。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