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上海静安区大火 > 正文

午休夫妇被浓烟熏醒后从23楼沿脚手架下爬获救

2010年11月16日07:41新闻晨报陈征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午休夫妇被浓烟熏醒后从23楼沿脚手架下爬获救

□消防员抬出伤者 晨报记者 陈 征 现场图片

□晨报记者 陈文 宋杰 倪冬 谢磊 徐妍斐

昨天,静安区胶州路728号教师公寓发生大火,目前有42人在大火中丧生。记者在火灾现场采访获悉,面对突然发生的灾情,不少居民利用媒体、网络上学到的救生知识,合理采取逃生方式,最终安然获救。

■独居在家老教授

每走两层便探头呼吸空气

78岁的老人史习敏一见到儿子,第一句话是:“快帮我把衣服换掉。”这位机械工程专业的老教授逃出时被烟熏得浑身漆黑,儿子史先生说:“刚看见他时我都害怕,脸被熏得一塌糊涂。”

万幸的是,虽然不大好看,但他们父子俩总算重逢了。

昨天下午,史先生接到同事电话得到起火的消息后立即给父亲打去电话:“赶紧逃。”“我听见下面有救火车的声音,往窗外一看有黑烟,忽亮忽暗的,我才知道着火了。”史习敏住在2405室,接到儿子电话后,他马上拿出毛巾和外套,浸湿了捂住口鼻。“刚开始我并不想出去,因为外面有烟,而房间里没有。可是很快房间里玻璃‘噼里啪啦’碎了,我开门就冲向消防通道。”

史老先生先是向上一直走到28楼消防通道,发现烟雾还是很大。认识到这个地方不行,他又开始往下走。“看到窗外有年轻人攀脚手架往下逃生,我想脚手架我是爬不动的,还是老实走楼梯吧。”

为了防止被浓烟熏倒,他每走下两层楼,就从消防通道碎掉的玻璃窗探出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一直走到8楼,由于该楼层的消防通道玻璃窗没有碎,史老先生怕继续往下走空气稀薄,便呆在原地等待救援。没多久,消防队员及时发现了他,帮他戴上消防面罩后搀扶着老人下了楼。

“这些逃生经验,主要是报纸上看的。”史习敏心有余悸地说。

■在家看电视老夫妻

用湿毛巾捂鼻呼喊获救

83岁的徐敏君老人和81岁的老伴住在305室,大火刚发生时,两位老人正在家中看电视。“正当剧情高潮时,老伴忽然说,家里在烧什么?有很浓的味道。打开门一看,烟和火都进来了。”徐敏君说。

老人立即给儿子打电话,儿子电话里教他,用湿毛巾捂住口鼻,蹲在地上防止烟雾呛到,带好手电筒准备逃生。电话突然就断了。“楼梯、电梯都在冒烟,什么都看不清楚,估计跑不出去了。”徐敏君说。

火越烧越旺,窗户上玻璃都炸裂了,老徐不停地安慰哭泣的老伴:“别慌别慌。”两位老人坐在地上,用湿毛巾捂住口不停呼救,现场虽然很闷,且不时有浓烟冒出,但两位老人没有放弃。20分钟左右,消防队员听到声音赶了过来,两位老人的坚持换来了生命的延续。

■在家睡午觉5旬妇女

10楼跳下脚手架上被救回

50多岁的陈阿姨家住公寓的10楼。昨天下午2时不到,正在家中睡午觉的她被电话吵醒。电话是好朋友打来的,打算来她家里看看。于是,陈阿姨起床后打算出门买点吃的东西招待好朋友。“一开门,都是烟,整个楼道漆黑一片,呛得人睁不开眼。”陈阿姨说,她的第一念头就是“完了,着火了。”关上门后,她跑到阳台,发现整幢楼已经被浓烟包围。

因为大楼的外立面在施工,搭满了脚手架。陈阿姨一狠心,从阳台上直接跳了下去。幸运的是,坠落两三层后,她被脚手架挡在大楼七八层处。此时,一名男子发现了困在脚手架上的陈阿姨,重新把她拉回楼内。至今,陈阿姨也不知道这位救命恩人是谁,甚至已记不清他的模样,只知道被他拉回楼道后,跟着他成功逃生。

当被送至静安区中心医院后,与陈阿姨同处一室接受治疗的还有一位家住23楼的小姑娘。这位小姑娘姓顾,当时正在家中休息,直到窗户被大火烤裂后才发现明火已蔓延至23楼。

利用从报纸上学到的逃生知识,小顾先跑到洗手间拿了一块毛巾,沾湿水后捂住口鼻,沿着消防逃生通道一路逃到楼下。顾小姐说,因为方法得当,她只是呼吸道受到一点灼伤。

■在家午休夫妻俩

23楼顺脚手架下爬获救

据报道,火灾亲历者周先生表示,他和妻子从23楼墙外的脚手架下爬自救。

据周先生称,他们住在公寓23楼,火灾发生时,他和妻子正在家中睡午觉,后被浓烟熏醒,发现整个房间都已经弥漫浓烟。

周先生表示,他随后冲到楼道,打破消防栓的玻璃,取出楼道内的灭火设备,将23楼窗外的火扑灭部分后和妻子顺着23楼外的脚手架往下爬。周先生称,大概爬到十几层楼时,遇到了前来救援的消防队员。消防队员先把其妻子救下,周先生随后也安全脱险。

■在外就餐中年夫妇

眼看大量绝版书化为灰烬

“大楼居住的很多都是老师、艺术家、导演,希望大家都没事。”看着自己的家被火焰吞没,居民陆兰迪和老公非常心痛。家被烧了,老公几十年来收集的大量绝版书、各类底片、几百万字的手稿也被大火烧为灰烬。

让她焦心的是,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邻居,目前很多人都没了音信。

陆兰迪从事媒体工作,她老公是大学老师,1999年全家就在该楼居住。

“老公平时是在家里工作的,很少出门。”陆兰迪说,昨日中午她提议两人外出吃饭,老公的“意外”答应竟然化解了一场灾难。但原本温馨的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火焰吞没。

“当时,我老公想要冲进去抢出书稿,被消防员拦住了。”原来,她老公多年呕心沥血、马上即将截稿的《电影艺术通论》手稿存在电脑里。

看到楼房起火后,老公首先想到的就是书稿,并急忙冲向家想要把书稿抢出来,但现场很快被封锁。“他把这些看得比命还重要,几百万字就这样没了,非常心痛。”“很多邻居一直没有家人的信息,我们家算是幸运的。”陆兰迪感叹道,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在家老人与保姆

老人殒命,保姆无音讯

在昌平路728号静安区第二青少年业余体校底楼的临时安置点内,葛女士双眼通红。在这场火灾中,她76岁的母亲王阿婆不幸去世,而负责照料母亲的保姆至今未有音讯。“昨天我刚来探望过母亲,想不到却成为永别。”葛女士话音哽咽,没说几句眼泪掉了下来。她说,母亲养育了4名子女,她排行第三。母亲平日与大哥、大嫂住在失火大楼的9楼,小弟也住在这幢楼,老二住在隔壁的718号楼,而她远在奉贤。

葛女士说,事发时,老大夫妇在外上班,家中只有王阿婆和保姆两人。“得知着火后我立即打电话给大哥、二哥,他们也已获悉灾情,正在往家赶。”葛女士心急火燎地从奉贤赶往静安区,一路上不停拨打大哥家的电话,却始终无法打通;同样,保姆的电话也是无法接通。虽然心里七上八下,葛女士却无论如何也不敢想像最糟糕的局面。到达火场后,葛女士发现大楼已被封锁,想要联系大哥、二哥,现场的手机信号却极其糟糕。几经打听,葛女士得知母亲已被救出送往医院。可是,等她到达医院,母亲已躺在太平间。医务人员说,王阿婆在被消防人员抬出大楼时已经窒息身亡。“大哥、二哥和弟弟也陆续到达医院,面对这样的结局,我们都难以接受。”更令葛女士一家人担心的是,保姆仍下落不明。

“在我记忆中,母亲身体很好,头脑也非常清楚。”葛女士说,他们四兄妹都非常尊重、孝顺母亲,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令全家失去主心骨。对于这场意外,葛女士直言:“隐患早已埋下。”她告诉记者,前天去看望母亲时,大楼施工人员随处乱丢烟蒂就令她担心会发生火灾,“想不到这竟成了真!”

相关专题:

上海静安区大火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