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被锻炼”背后的小逻辑见不得光

2010年11月16日06:01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字号:T|T

  轰轰烈烈的学生冬季长跑运动已经在全国展开。出于教育部的一片良苦用心,参加长跑的高校学生要录入他们的指纹,每跑一次都要指纹打卡。

  锻炼本质上是很私人的事情,谁锻炼谁受益,看起来似乎不值得别人为你操心。不过教育部要求学生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仅要文明其精神,也要野蛮其体魄,看起来动机良好,至少跑一跑对身体确实有好处。当然对身体有好处的锻炼方式有很多,比如打篮球、踢足球、游泳、太极等等,号召你去打个球、游个泳什么的,可能场地条件不一定具备,而且指纹打卡也不方便,还是长跑这一形式来得简单、干脆,把学生们拉出来,绕着操场跑几圈,打一下卡,就完成了。

  所以学生们就被一刀切了,各自背上了1500米和2000米的任务。对很多人来说,教育部不发长跑令,他也会天天去长跑,但是问题就出来了,那些没有指纹打卡跑的距离就不算锻炼,只有让你看到了、打过卡的长跑才叫锻炼?锻炼只有一种选择。只有一种形式,行政命令下的蛋只能孵出这样的一个结果。

  到此为止,结果还不算太坏,我们收获了一个政绩工程,这个政绩工程以牺牲学生的选择权为代价,客观上能带来大学生们体质的提升,有非议之处,也有肯定的地方。强制的爱好歹也是一种爱嘛!

  就这样跑起来了。跑归跑,心里总还是有疑惑。跑个步而已嘛,本来是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的事情,需要录入指纹,还要打卡吗?实在不行,让各高校各自监督一下也就可以了。搞了偌大阵仗,一下子把长跑这件事变得崇高起来,神圣起来,严肃起来。对于莫名其妙降临的崇高,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一开始就有不少媒体质疑录入指纹之举有无商业意图,教育部回应说没有。但是《长江日报》又披露,活动的相关负责人与商家总经理是师生关系,长跑活动组委会办公室负责人陈小蓉,与免费提供“指纹打卡”设备的深圳市燊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斌宏,二人之间关系非浅。陈斌宏是深圳大学研三学生,其导师为陈小蓉。报道称,2008年陈斌宏在导师陈小蓉指导下,研制“指纹打卡”系统。

  原来如此?果真如此,那么这个政绩工程就变成了金钱工程。洒向广大学生的大爱也就变了味,成为掺杂个人利益的小爱。为了某个身居重要职位者的个人利益,就可以牺牲这么多学生的选择权吗,就可以让这么多人被锻炼、被打卡吗?答案不言而喻,学生们,决不可以成为个别人的牟利工具。

  所以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当不合常理的现象出现时,必然会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答。教育主管部门突然发文要求全省中小学生更换教材不合常理,但是收了出版单位的回扣,在利益的驱动下这样的行为就理所应当了;要学生们长跑,还得录入指纹打卡不合理,可是让别人长跑而能给自己带来利益,这样的行为也合乎逻辑。可惜的是,只是某些人的小逻辑。

  仅仅是被锻炼而已吗?我们需要不停地追问,来挖出背后的小逻辑,这样的小逻辑是见不得光的。一见光,自然就得死。

  (董碧辉 本报评论员)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