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十年追凶,一个不解散的专案组

2010年11月16日06:01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字号:T|T

  本报记者 胡大可 柏建斌 本报通讯员 龚政

  11月4日,苍天有眼,整整十年前在杭州闹市万向公园犯下命案的两名嫌疑人从山东济南被警方押解回杭。2000年11月4日晚上,一对青年情侣被他们杀害,男的叫左力,18岁,女的叫金晶,19岁(本报曾有连续报道)。

  破案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杭城大街小巷。因为,这实在是杭州市民的一块心病。

  十年,对杭州的刑警们来说,是两代人的概念,当年的侦查员们如今何在?他们侦破此案的前前后后,又经历哪些不为人知的艰辛?昨天下午,本报记者回访了6位全程参与此案的刑警,还原十年侦破始末。

  同时,记者也得知杭州警方将为专案组请功,本报以此为契机,联手杭州警方推出“第三届十佳亲民警察”评选活动。

  2000年·现场——

  公共厕所里的一滴血迹

  也要细心提取

  拍照是刑警勘察现场必不可少的环节,当年拍照的下城刑大的侦查员叫徐亮,现在他已经是武林派出所副所长。

  徐亮可以说是最早赶到现场的民警,他一到现场,手里的相机就没有停过,从中心现场一直拍摄到了混堂桥(凶嫌血迹延伸至此),那时候还没有数码相机,他用最快速度将照片洗出来,连接成了一米多长的凶嫌逃跑路线“照片链”。

  从11月4日晚上到5日中午,他几乎一刻也没停,只吃了一个冷馒头。

  现在的刑侦支队七大队大队长马雅程当年也是侦查员之一,他的工作之一是寻找凶嫌留下的血迹,可以说,万向公园到体育场路这一路,每一丛草他都看了一遍。公园旁的公共厕所里也有血迹,马雅程就蹲在厕所里细心地提取,这血迹最终被排除是凶嫌遗留,但诸如此类的排除,马雅程不知做了多少。

  2000年~2005年

  没日没夜输入2万多条信息

  他的眼睛差点失明

  董弛现在是刑侦支队一大队二中队的副指导员,案发时他还是一大队的材料内勤。他分配到的任务是在第一时间收集并录入当时杭州所有的住宿信息。那段时间,他吃住都在电脑前,没日没夜地录入了2万多条住宿信息。用掉了三瓶眼药水,掌握了电脑盲打,甚至练会了用单手快速打字。医生后来检查了他的眼睛,发现眼压已经很高,若不及时休息,会有失明的危险。

  专案组除了在杭州本地查,还把与案件相关信息传递到了全国各地的警方手中,希望他们能帮忙协查。

  2001年4月20日,河南警方抓获一个哑巴扒手团伙,其中有人交代一年前曾在杭州公园里杀过人,时任刑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的蔡仲飞和几位刑警马上赶到了河南,可他们发现这些人的DNA信息和现场遗留都不吻合,最终排除嫌疑,才放下这条线索。

  2005年~2010年

  “扑空”每年都有

  但必须每一条都要认真核实

  瘦高个子的吴信炎当年是下城刑大的侦查员,现在已经是重案中队的中队长,十年来,只要是全国各地传来的有价值线索,他几乎都要亲自赶过去,除了港澳台、海南和西藏,其它省市他全都跑遍了。

  赵志军发案时还是萧山刑大的副大队长,在萧山时他就参与了此案协查,尤其是对当地医院可疑受伤人员的排查。2005年,他到刑侦支队担任一大队大队长,找他谈心的市公安局领导第一句话就是:“希望在你任内把万向公园的案子破掉。”

  今年3月,上海警方传来一条线索,有个当体育老师的安徽男子曾在杭州杀过人。赵志军当即赶去,可惜,不是他。

  其实,这样的“扑空”在这十年间每年都有发生,但赵志军和专案组必须每一条线索都要认真核实。

  2004年到现在,算上此案,杭州刑警们已破获了33个积压已久的命案。

  身边的好警察

  快快告诉我们

  十年追凶,凭的是一股不放弃的精神。我们只是找到了万向公园命案专案组,也只是找到了专案组的6位成员。实际上,为这个案件付出过辛劳的民警有近千人之多,我们实在无法一一记录。

  在我们的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民警,他们或者奋斗在破案第一线,或者在社区里为百姓们排忧解难,又或者在风雪交加的街头指挥着交通……你碰到过令你难忘的民警吗?你愿意讲述那些曾经打动过你的警察故事吗?欢迎拨打本报热线96068来告诉我们,我们将把他们的感人事迹告诉更多的人。他们就将是本届“十佳亲民警察”候选人。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