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贫困父亲子寻被拐儿子18年 牢记其头上有3道疤

2010年11月15日09:29海峡导报朱黄我要评论(0)
字号:T|T

  林全铁经常犯迷糊。捡回来的塑料瓶,刚还搁天井里,出去解手回来,就不记得搁哪了。挑破烂的扁担前一天明明在床头,第二天不知怎的立门闸上了。他今年59岁,身子日渐佝偻。但有个念头在他心里一直很清晰———要找回18年前被拐走的儿子。

  相依为命的父子被拆散

  林全铁是江西上饶人,妻子去世后,他和儿子小强相依为命。

  1992年6月21日,林全铁带儿子来到厦门打工,一开始他在工地做泥瓦匠,但包工头嫌他太瘦小,将他辞掉,失去饭碗的老林,只好带着儿子风餐露宿,“在集美睡了2个月的草地”。

  1992年9月27日,两名40岁左右的男人,踢醒了睡在草地上的林全铁,问他要不要做工,林全铁没吭声,两人给了小强2元钱就走开了。第二天,这两人又过来了,给小强买了些吃的。第三天,他们告诉林全铁,同安有一工地招人挑水泥,这时林全铁心动了。

  坐车到同安后,一男人说帮忙照看行李和小强,另一人带着林全铁朝同安小西门的河边走。走了一会,那人给林全铁买了一杯仙草蜜。吃完仙草蜜,林全铁发现,那人不见了。回头再找,儿子和行李也不见了。

  “我儿子叫林顺强,1985年八月初七出生。”老林逢人便提。孩子失踪的地方,有个卖菠萝的同安小贩,告诉他那两个人贩子,是安溪口音。为了这一线索,老林每年都会跑到安溪一趟,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牢记儿子头上有三道疤

  儿子丢了,林全铁来到杏林,以捡破烂为生,住在杏林高浦村一老厝里。他习惯了黑暗,3年前才开始用电灯。屋子里最值钱的一笔财产,算是一桶2升的花生油,他已经吃了8个月。没有牙膏,没有一件新衣服,连板凳也是捡来的。

  导报记者去采访他的时候,老林正在炒豌豆。“从外面捡的,还没馊。”林全铁说,他上一次买肉吃还是中秋节。林全铁每天都把村里所有的垃圾堆“检查”一两遍,捡到吃的东西,他会带回家。

  生活纵然艰辛,但他坚持不懈地寻找儿子。

  对儿子的事,林全铁像烙印一样念念不忘。他说,老家在上饶县尊桥乡冯家村,儿子小时候经常与沈标(音)、五崽(音)一起玩。儿子额头上有3道竖疤,一道是与五崽玩耍时被抓伤,一道是在水沟边摔伤的,还有一道是摔在门槛上留下的。

  每到儿子的生日,林全铁都默默流泪。他说,要是小强还在,也该快结婚了。“我对不起他和他去世的妈妈,我只想他还活在世上,不会被人砍掉手脚被迫去乞讨。找到儿子我才有脸回去。”这是支撑一个父亲最后的信念。

  导报记者 朱黄/文

[责任编辑:tum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