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作家富豪榜 美女少儿作家年入2500万

2010年11月15日09:03四川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我们只有立足于价值本身,才有可能获得最大的成功,此外要有包装和营销能力。最可悲的事情是,你已经掌握到好的内容,但是你把好的内容做死了。”

中国作家富豪:“别丢掉了一栋别墅!”

磨铁图书总裁沈浩波

  行业揭秘人:磨铁图书总裁沈浩波

  成功关键词:推广平台

  2010年11月9日晚,怀尧访谈录在昆明机场学者书店采访时,正好遇到一位读者在购买小说《怒江之战》。第二天中午12点,在位于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区的德胜国际中心10楼,我们见到了这部小说的出版人沈浩波。

  与不少出版机构狂签名家作品所不同的是,沈浩波和他创立的磨铁图书,一开始走上的就是一条草根原创出版之路。这还不够,沈浩波说,他出版的《盗墓笔记》的影视版权已经被好莱坞购买,“预付款高达200万美元,小说和漫画也在海外推出了! ”

  大学毕业后,酷爱写诗的沈浩波为养活自己,开始走进了出版行业,“因为这个行业门槛很低。”但事情并非他想像的那么顺利。2001年,他借了十几万元,注册了图书出版公司,结果出版的书根本卖不出去,借来的钱不到半年就赔光了。沈浩波事后将原因归结于,“当时就是文人心态,没有调查过市场,想当然地策划出一些书。”

  吃一堑长一智,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沈浩波陆续推出了春树的《北京娃娃》、孙睿的《草样年华》,这些书在年轻读者中激起了不俗的反响,而真正让沈浩波声名鹊起的,则是超级畅销书《诛仙》和《明朝那些事儿》系列。

  可贵:拜见作者的习惯保留至今

  2006年年初的一天晚上,沈浩波在浏览天涯论坛时,无意中看到一个讲历史的帖子,作者署名“当年明月”,文章内容与明朝有关。看了不到一千字,沈浩波开始激动起来,“因为它对历史的传播找到了一条新路,而且表达方式非常新锐,这种讲述以前从未见过。”

  沈浩波开始疯狂地联系“当年明月”,他连夜发动亲朋好友帮自己寻找“当年明月”的联系方式。“找到联系方式的第二天,我马上就去广东,找作者当面聊。”

  沈浩波的举动让“当年明月”既诧异又感动,两人见面后聊了整整一下午,颇有相见恨晚之感。现在,沈浩波很少亲自去找稿子,但拜见作者的习惯,他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他说:“我觉得这是对作者价值的尊重。”

  平台:对症下药,事半功倍

  “我们只有立足于价值本身,才有可能获得最大的成功,此外要有包装和营销能力。最可悲的事情是,你已经掌握到好的内容,但是你把好的内容做死了。”沈浩波说。

  那么,“当年明月”是如何做活的呢?

  “首先找到欣赏他的人和平台,因为《明朝那些事儿》刚出来,我们要想办法增加这本书的权威性,当时明史专家毛佩琪很火,我们就请他写序,对症下药自然事半功倍。”

  接下来,沈浩波开始为《明朝那些事儿》找推广平台。

  2006年,博客是年度关键词,沈浩波开始和博客方面进行沟通。“我告诉他们,《明朝那些事儿》的价值在哪里,分析为什么它会火,它会带来什么——不光是访问量,还带来那么多关注历史的人。”一番苦口婆心,一颗赤诚之心,再加上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博客最后为此连做了三个专题,每期推头条,每次我们都要给它找不同的角度,一起策划一起来做。”没用多久,“当年明月”成了博客的红人,截至2010年11月12日,“当年明月”博客的点击率,已经突破2亿2千万。

  在沈浩波看来,当《明朝那些事儿》在网络上成为巨大的热点后,剩下的事情就显得简单多了。“这个时候再往平面媒体上推荐,平面媒体就容易接受了,报道多了,自然会火。”

  争议来袭:价值为王

  人红是非多,与此同时,一些关于“当年明月”的负面新闻,也开始浮出水面。

  对于那些到现在还认为《明朝那些事儿》是炒作出来的快速文化产品,沈浩波的回应是:“这是最无知的一种说法,如果它没有价值,你怎么炒都没用,还是要有价值。”

  目前,《明朝那些事儿》各种版本的累积销量已经超过1000万册。据怀尧访谈录采访了解,《明朝那些事儿》系列,仅第一部的平均销量,在2010年的每个月都达到了惊人的7.5万册。

  营销推广:价值依然为王

  “作品再好,人家不知道也没有用。现在大家的注意力这么分散,好东西多了,为什么偏偏追你这本?”沈浩波说,“现在是内容和营销并重的时代,有价值的书,大家才愿意主动来帮你传播,而不是我给你一千块钱,你就帮我说好话。”

  今年沈浩波说得最多的书是《酥油》。“这本书讲的是不求回报的爱,体现了一种价值观,所以这就构成了我们营销的一个模式,我们要找到影响力很大的人,而这样的人他会非常喜欢这本书,觉得这个书应该向全社会推广,所以我们最终找到了潘石屹、姚晨、李承鹏,通过他们三个人,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本书,让更多的人来帮助你推广,这是一种营销模式,口碑相传,力量无穷,而这本书现在卖得非常好,要不了多久,就会拍成电影。"沈浩波说。

  2010年8月期间,沈浩波与知名出版人路金波到榕树下网站做访谈,沈浩波向网友强力推荐《酥油》,主持人王小山调侃他,“你多送几本书给网友嘛”,沈浩波的回答,“很诗人、很给力”:“哈哈,送书可以,除非他是我的哥们!”

  中国图书调研:3万册算畅销孩子钱最好赚

  □ 中国作家富豪榜制作人吴怀尧

  中国图书业的真实生存状况究竟怎样?中国作家如何应对商业化写作时代的来临?在中国图书市场,畅销书的最低销量究竟应该是多少册?如何才能成功打造出一本畅销书?中国作家如何应对电子书的挑战?结合两榜的调查结果,成都商报与春城晚报联合推出《2010年度中国图书调研报告》,从一个全新视角审视中国图书市场的现状与秘密。

  报告1:谁最畅销?

  结论是:推动畅销书,影视剧很给力

  据怀尧访谈录调查,2010年版税收入在100万元左右,排名在《中国作家富豪榜》25名以外的作家还有:《山楂树之恋》的作者艾米、《苍黄》的作者王跃文、《驻京办主任》的作者王晓方、《激荡三十年》的作者吴晓波、《离歌》的作者饶雪漫。其中,《山楂树之恋》的再度热销,和著名导演张艺谋将之拍成电影有直接关系。

  2010年4月和5月期间,在北京王府井书店、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中关村书店等主要图书卖场,《山楂树之恋》的销量分别是334本和568本。到了《山楂树之恋》电影上映前后,原著小说的销量急速飙升,8月份销量达到4296本,9月销量2961本。

  近几年来,影视剧对图书销量的拉动不言而喻,李可的《杜拉拉升职记》和六六的《蜗居》,在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后,销量同样一路看涨,有读者在接受采访时解释:“有时无意中看了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就会去书店买一本原著,因为工作等原因,不可能每天守在电视机前追看电视剧,但是买本书,只要有空就可以看几页,方便还省钱。”

  报告2:多少本算畅销?

  结论是:1年卖3万册,就算畅销书

  对于出版人和作家来说,畅销书意味着读者认可、金钱收益和社会影响。

  对于大部分作家来说,畅销书的意义尤为重要,一旦作家的某部作品成为畅销书,那么他的下一部新作品出版时,无论是起印量、版税、媒体报道,都会比非畅销书作家优厚得多。

  关于畅销书的定义,出版界向来莫衷一是,有的说1万册,有的说2万册,也有的说4万册,那么社会各界人士对畅销书的定义又是怎样的?

  在大量采访购书读者、作家和出版人时,我们多次问及他们对“畅销书”“超级畅销书”“长销书”和“滞销书”的定义,综合被访者的回答,怀尧访谈录得出以下结论:

  “畅销书”指一本书出版当年,销量超过3万册的书;“超级畅销书”则应在出版后3年内,销量突破100万册;“长销书”出版后5年内,每年的平均销量应该达到2万册;“滞销书”是出版后5年内,销量不足5000册的书。

  根据中国图书市场目前的行业现状,写出一本销量达到三万册的畅销书,作家能够拿到的版税收入在十万元左右。也就是说,在中国,即使写出一本畅销书,作家也无法高枕无忧,而在国外,很多作家写出一本畅销书后,收入几乎就可以吃一辈子了。

  报告3:谁最赚钱?

  结论是:外国作家在中国疯狂捞钱

  2010年11月8日上午,从昆明书城三楼到五楼,我们发现,无论是文艺类图书、财经类图书,还是少儿类图书,最显眼的位置,都能看到引进版图书的身影。

  云南知名作家施袁喜说:“就目前而言,中国作家的文学价值和商业价值都无法与外国作家相比,这是需要反思的。”

  回首过去十年,一波又一波的引进版图书,在中国不断掀起阅读潮流,从《富爸爸,穷爸爸》《谁动了我的奶酪》到《哈利·波特》《1Q84》,它们总能轻轻松松赚走国人钞票。

  少儿图书尤其如此:在当当网2009年少儿图书的畅销总榜中,从第1名《不一样的卡梅拉》,到排名第10的《I SPY 视觉大发现系列》,全部被引进版图书牢牢霸占!

  在昆明书城工作10年的少儿图书类负责人周思明,接受怀尧访谈录的采访时说:“过去十年,我印象中卖得最好的引进版少儿图书,是《哈利·波特》系列。”她指了指《哈利·波特》的摆放位,“从星期五下午到星期天晚上,来书店的人最多,很多小朋友和大人到少儿图书这一层,点名要《哈利·波特》,这套书现在卖得只剩下42本!”

  报告4:谁购买力最强?

  结论是:孩子的钱最好赚

  “孩子的钱最好赚!”

  在少儿文学陈列前,周思明告诉怀尧访谈录:“国内写童话的作家嘛,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和《笑猫日记》卖得最好,她今年出了很多新书,销量都不错,郑渊洁的《皮皮鲁总动员》也一直走得很稳,但杨红樱出书的速度,远远超过郑渊洁!”

  问鼎《2010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的童话作家杨红樱,她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共20册,总销量突破2000万,平均销量每本100万册,这相当于杨红樱一个人写出了20本超级畅销书;她的《笑猫日记》系列作品,目前一共有12本,根据调查,仅《那个黑色的下午》这一本书,2010年1月在全国的销量就突破6万册,是实至名归的畅销书。最让人惊讶的,杨红樱今年还杀入了教辅图书领域,《马小跳学作文》《马小跳玩数学》《马小跳左手历史右手地理》等纷纷出炉,其2010年版税收入2500万,也就不足为奇了。

  报告5:为何能畅销?

  结论是:作家首富经验,真诚对待读者

  2010年10月27日,怀尧访谈录通过微博,对2009年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的童话作家郑渊洁进行回访,在回答“您认为决定图书销量的关键因素有哪些?”和“过去的一年,您本人去过几次书店?用于购书的花销大概有多少?”时,郑渊洁表示:“销量大的书都是畅销书。而畅销书风头一过,就没人买了。要做到经久不衰,作者要真诚对待读者,拿出看家本领写作,凡是糊弄读者的书都不会畅销。其次,一位作家要将所有书交给一家出版社出版,这样人家才会下大力气营销你。”

  郑渊洁表示自己每周都会去书店,每次都看得眼花缭乱,他在微博私信中写道:“买书一年花一千元左右。畅销书很少买,和宠物有关的书买得多。”

  报告6:畅销书啥样?

  结论是:封面对销量起决定性作用

  2010年11月,诗人人与有些焦虑不安,他耗费10年心血写就的长篇《智慧国:双岸黄源如是说》,即将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但是这本书的封面应该如何设计,却让他大伤脑筋———他也知道,“货卖一张皮”,对于大部分图书而言,封面往往对销量起到决定性作用。

  那么,这种决定性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我们在北京、昆明、上海、成都等地大型书店采访读者时,103名受访者中,有78人明确表示,自己曾因为喜欢某本书的封面,掏钱将之买下———本文截稿时,人与还在琢磨新书封面,他说:“谁都希望自己的书能卖得好啊。”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备受争议的腰封和名人推荐,对图书销售是有帮助的。在日本,近5年来,几乎所有的畅销书都有腰封。

  2010年10月15日,知名文化评论人韩浩月推出了自己的作品集《爱如病毒,喜欢潜伏》。这样一本解读“爱情”“两性”“男女”“家庭”的情感著作,获得了导演冯小刚、贾樟柯、高群书,演员张静初、黄晓明等人捧场,他们热情洋溢的推荐语,赫然出现在封面之上。

  韩浩月说:“这些推荐语起初想直接打在腰封上,但考虑到现在很多读者讨厌腰封,而且浪费纸张,就直接把推荐语用很小的字体,打在封面上,这样做既避免影响封面的整体格局,也考虑到了读者的感受。”

  报告7:如何推销?

  结论是:内容简介越通俗越好

  一本书的内容简介,是让作者自己写比较好,还是该书的责编写合适?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如何写出能让读者心甘情愿为之掏钱的内容简介?

  就大众畅销书而言,“写文案(图书的内容简介)要多用俗语。人们总是倾向于跟熟人做生意,愿意向熟人买东西,人们也更容易信任熟悉的句子,俗语能够在解除怀疑的同时,调动更多想像力和情感。说到底,文案就是研究沟通效率的问题,俗语具有沟通魔力。”2009中国年度出版人华楠在接采访时,道出了自己屡试不爽的经验。

  报告8:作家富豪咋花钱?

  结论是:买房、买车、做慈善

  知名作家连岳曾说:“一谈到钱总会被人骂,我只想说一句,如果你连钱都不尊重,你也得不到什么尊重。在决定去写作之前,你一定要像那些大作家一样爱钱,钱给你自由,给你闲暇,让你享受美食,让你能给小费,让你可以不求人。任何让你不要在乎钱的说法,都要保持怀疑。”那么历年来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的作家富豪,他们是如何花钱的?

  据悉,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买房、买车、做慈善。

  比如郭敬明,2009年就在上海市繁华区购置了4套房子。随着房价飙升,每套房子市场价已超出当时购买价格的3倍。喜欢买房的,不仅是郭敬明,还有易中天,2008年,易在厦门花500多万购置别墅。而韩寒则喜欢买车,他的出版人兼好朋友路金波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识韩寒这么久,他花钱最多的就是换车了,他经常换车,买了新车就把旧车卖掉。”

  在食有鱼、居有屋、出有车之后,也有一些作家开始做慈善。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后,作家郑渊洁为灾区捐款30余万元;2010年4月,青海玉树发生地震,郑渊洁又向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用于灾后重建小学新校园。在接受采访时,他曾对记者坦言:“我前半生写作挣版税,后半生就要做慈善家,捐出我的版税,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们。”而荣登《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的杨红樱,同样不乏慈善之举,汶川大地震后她捐款20万元,还为灾区儿童捐赠了2万册图书。在接受成都媒体采访时,杨红樱表达了和郑渊洁类似的观点:“如果有一天不写书了,就去做慈善。”

  报告9:谁在扼杀作家?

  结论是:电子书迷雾重重,作家们口袋空空

  去年我们曾报道过电子书阅读器在中国升温,今年此时再看,电子书已经形成星火燎原之势,盛大、汉王、方正、纽曼、爱国者等数十家厂商投身其中,一时间,电子书成为热门话题。那么,在这种热闹背后,电子书内容主要的提供者———作家和出版机构是否从中获利?

  怀尧访谈录调查发现,很多作家和出版机构,在交了稿子之后基本就没了下文,著名作家北村的回答颇具代表性:“现在的电子出版收益形同虚设,我没收到一分钱的报酬。”

  《2009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郑渊洁的观点则新意十足:“我还没有授权过数字出版。我觉得数字出版的前景是免费阅读,作者靠商家在阅读页面的广告挣钱。其实对我来说,我的微博和博客就是我的文字的免费数字出版。”———看看电子书市场的火爆,再看看作家们的电子版权收益,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朱自清的名篇《荷塘月色》里的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报告10:作家到了悬崖边缘?

  结论是:原创论斤卖,盗版摆一排

  中国作家已经到了最尴尬的时候!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当今现实:国民阅读率逐年下降,本土图书单品平均销量仅为6000册;在不法地摊上,原创论斤卖,盗版摆一排;外国作家兵临城下,引进图书席卷中华;一代中国孩子喝“洋奶”长大,成人阅读越来越实用化;百度文库和淘花网,随处可见未经作者授权的作品,版权保护,顿成浮云!面对内忧外患,中国作家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缘!在此,我们强烈呼吁相关法律进一步完善健全,为中国原创作品的知识产权,提供强有力的保护!同时敬请广大读者,支持本地原创,购买正版图书。(《成都商报》记者彭志强、蒋庆、平静、陈卓、《春城晚报》记者瞿腊阿娜,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