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作家富豪榜 美女少儿作家年入2500万

2010年11月15日09:03四川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我们只有立足于价值本身,才有可能获得最大的成功,此外要有包装和营销能力。最可悲的事情是,你已经掌握到好的内容,但是你把好的内容做死了。”

中国作家富豪:“别丢掉了一栋别墅!”

读客图书董事长华楠

中国作家富豪:“别丢掉了一栋别墅!”

长江文艺出版社“金黎组合”

  行业揭秘人:“读客图书”董事长华楠

  成功关键词:1秒、2米、3分钟

  2010年8月28日,华楠刚满36岁,这位国内著名畅销书机构“读客图书”的董事长,是如何度过自己生日的呢?

  “早上起来是周末例行的游泳,天公作美,阴天,游泳池没有人,一口气游了一公里。中午吃了一碗面条,吃完照例来办公室,流汗,写文案。赶紧写,赶紧写,人生短暂啊!”华楠在当天自己的微博里说。

  三年前,读客图书成立才一年时间,当时最火爆的畅销书,除了本土养生书,就是从国外引进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达·芬奇密码》《追风筝的人》等超级畅销小说,这些引进版图书在中国大地上火爆热销,风头远超本土原创文学。

  就在此时,一部原创的探险小说,摆在了华楠面前。

  “小说的故事背景发生在西藏,作者是四川人,知识渊博,叙述技巧高超,但毫无知名度,小说原稿发在一个网络论坛里,无人问津,点击率只有区区900次。”他说。

  2010年9月,面对我们的专访,华楠第一次将打造超级畅销书《藏地密码》的读客方法全盘托出,“要把金针度于人”。《藏地密码》小说的原名叫《最后的神庙》,在华楠看来,这个名字根本无法吸引读者。他需要做的,是对这部作品进行“产品再开发”。

  1秒:一切从书名开始

  “一部刚写完的作品,还算不上成熟的产品,在将它推向市场前必须精心打磨,有时还需要作者配合修改,这就是‘产品再开发’———在读客图书,任何一本书都要历时6个月的产品再开发期:封面要出几十个版本,细节要经过反复推敲,反复对比后再做抉择。”

  对于产品的再开发,华楠的观点是:“首先是图书购买理由的开发,读者为什么要买这本书,在出版之前必须清晰地回答这个问题。其次,是如何帮助读者理解你所卖的图书,其中,书名对图书来说至关重要,如何将有力的关键词植入到书名中去,是思考的第一步。书名必须直接体现阅读价值。我要用最快的速度向读者介绍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要知道,一本图书摆在书店的书架上,它与大多数读者接触的机会只有1~2秒钟,距离为2~3米,如果一本书的封面不能迅速引起读者的兴趣,那么,90%的读者会立刻将视线从这部书移开。”

  如何让一个从来没有出版过实体书的无名作者,在引进版图书火爆热销的中国图书市场脱颖而出?如何让一部长达200万字的本土原创小说,受到读者的欢迎?华楠最终确定了“藏地密码”这四个字,“一秒钟四个字,是普通人的阅读速度,取名《藏地密码》,我们就在一秒钟内传达了两个价值,其一,这是一部关于西藏的书,其二,书名的形式符合小说名的习惯,一看便知这是一部小说。这个名字可以在一秒钟之内,抓住热爱西藏的小说爱好者。而为了让读者确信这是一部关于西藏的小说,我们又在书名下面加上了一句话———《藏地密码》,一部关于西藏的百科全书式小说。”

  2米:做一个封面有多难?

  书名已定,接下来,就是构思封面。

  “做一个封面有多难?每次我都会掉很多头发,有些是想掉的,有些是抓掉的,还有些是在墙上磨掉的。”华楠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当我们问及封面设计最需要注意的关键之处时,华楠说:“不管是一部本土原创小说的封面,还是一张地方都市报的头版,或者一家商店的招牌,设计的第一要义是差异化,是要从眼花缭乱的书架、报摊、街道中跳出来,让读者或行人,第一眼就能看到你。”

  那么,一本书在书架上,与读者的距离大概为2~3米,如何才能被读者第一时间看到?“在书名一目了然的前提下,通过封面色彩和读者快速沟通!”华楠脱口而出,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和竞争对手相反的颜色,就像可口可乐用了红色,百事可乐就用蓝色。

  为了让《藏地密码》达到这种效果,华楠苦苦思索后,终于从藏族服饰中得到灵感,发掘出一个既能争夺读者眼球,又能表达小说阅读价值的核心符号:彩条。

  他用这个彩条包住书脊,在其他细节上,也细致到位:为了让书名更加抢眼,书的封面底色选择了黑色,书名则选择了桃红色,在封面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而在黑色的底图上,又加上隐隐约约的西藏地图,强调出小说的背景,在书名的上方,则放置了两个红色剪影,一个弯腰柱杖,一个翘首望天,神秘的氛围,再次呼应了书名。

  对此,华楠的解释是:“我们强调这些细节的设计,是因为当读者注意到这些细节时,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本书从书架上拿起来,我们所有的设计,都在鼓励她不妨拿起来翻翻。”

  3分钟:把购买者心里话说给购买者听

  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表达图书内容的书名锁定目标读者群、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封面的色彩和细节吸引读者,这已经是成功售出一本书的开头。

  “但不要高兴得太早,读者从看到一本书到他们拿起这本书,再到决定是否购买的时间,不会超过3分钟。在这短短的3分钟内,80%的书会被读者放下。”华楠强调道,“书名和封面,只是吸引读者注意,真正让读者为之掏钱的,是向读者快速传达本书的阅读价值,解决‘我为什么要买这本书来读?’的问题。文案(内容简介),不是把你心里的话说给购买者听,而是把购买者的心里话说给购买者听。”

  2010年9月1日,《藏地密码》推出第九部,至此,其全系列的销量已累计突破350万册,第十部的大结局也即将推出。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出现大量盗版书,对此华楠很无奈,也很不满:“如果盗版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会使中国的原创作家没有写作的动力。而一个大国没有文化影响力,其输出的商品就没有附加价值,我们在全球市场上就只能扮演廉价劳动力。所以我经常说,图书市场盗版的猖獗,受害者不仅是作者和出版商,而是我们全部中国人。”

  金黎组合:只需搞清楚书给谁看

  行业揭秘人:长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金丽红、

  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

  成功关键词:名人效应

  “我先泡一壶茶,咱们边喝边聊。”

  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办公室,副社长黎波笑着说道,话音刚落,他的“黄金搭档”、长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金丽红女士快步走进办公室,也主动打起了招呼———现在,中国出版界著名的“金黎组合”,就在我们面前。

  冯小刚执导的贺岁电影《大腕》里,每个“大腕”背后都有高人。在近十年来中国社会名流出书热的背后,同样站着两位“大腕”,他们就是金丽红和黎波。经过他们出版的作品可以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王朔的《王朔文集》《看上去很美》、白岩松的《痛并快乐着》、崔永元的《不过如此》、吴小莉的《足音》、余秋雨的《行者无疆》、刘震云的《手机》、冯小刚的《我把青春献给你》、姜戎的《狼图腾》等。

  说起来,金丽红和黎波的合作,始于1988年,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他们先是在华艺出版社任职,当时金丽红是华艺出版社的副社长,黎波是出版发行部主任。当时的出版界,“就是文学热啊,什么实用类书,什么名人书,这些种类都没有,主要在文学这一大块。”金丽红说。

  她:大胆决定为“痞子王朔”推出文集

  1991年,金丽红推出《王朔文集》,此举在当时震惊了整个文学界。在此之前,王朔的主要作品几乎都只在文学期刊上发表过,对于这个貌似玩世不恭的京派作家,当时的文学批评界基本保持沉默,偶尔发出的声音也是阴阳怪气,诸如称王朔作品为“痞子文学”。

  在推出文集之前,她和王朔进行了沟通——当时还没有实行版税制,王朔开门见山:“你给我多少钱呀?”金丽红反问他:“你想要多少钱?”王朔脱口而出:“100万!”金丽红笑了:“王朔,我们好好谈一谈,我是很认真的。”最终,双方经过协商,最后决定按版税来计算酬劳。所谓版税,就是指出版社每卖出一本书,作者都有相应的提成,比如双方约定版税为10%,如果这本书的定价是20元,那么作者就可以从每本书中获得2元的收益。

  著名的文化批评家何三坡在接受采访时,说起了一个细节,十多年前,他去金丽红办公室谈事,期间一个编辑过来问金丽红某部稿子是否可以签下来。“金丽红拿到书稿后,扫了一眼开头,然后看了看作者和内容简介,3分钟不到,就同意签出版合同。”目睹此情此景的何三坡感慨万分,“她的敏锐、胆识、气度和眼光,在中国出版界中绝无仅有。”

  他:就是那个打破行规的“傻子”

  “为什么渠道商想要你的这本书,抢你的这本书,原因在于他判断这本书一转身就能卖出去,根本不会砸在手里。”负责发行的黎波经过深思熟虑后,要求新华书店先付钱再提书,这种方式,不要说在当时,就是现在也极为罕见。因为,通常的方式是书店提书后先卖三个月,三个月后若能按时结款,出版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图书的回款期往往被人为拉长。果然,黎波的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哪里冒来的傻子,新华书店的规矩你懂不懂?”

  “我当时强调,畅销书必须先给钱,相当于打破了固有的行规,所以很多书店不能接受。可是,我完全是按照市场的规律在走。”

  细节:细节,还是细节

  2010年9月,“金黎组合”再次联手白岩松,推出了他的最新作品《幸福了吗?》。

  “这本书白岩松总结社会,切入的角度非常好,话题也非常恰当。十年前做他的《痛并快乐着》,没多久销量就突破60万册,《幸福了吗?》花的力气也是挺大的,现在为止走了40多万册。”对于这样的销售结果,黎波表示满意。

  “以前做签售,无非就是在书店出个预告,现在我们更加注意细节。”黎波说,在去签售之前,他们会通过当地媒体发新闻预告,同时派人在书店周边做宣传,在社区贴海报、贴预告、发传单、在大学校园网里发表消息并置顶……

  “尽一切可能开辟新的宣传渠道,同时我会督促销售部在各地重点码堆此书。现在我们正在各地设置专柜,那样效果会更好。”黎波说,这一套动作下去后,每次签售都战果显著,书店高兴,读者满意,“出版人就更不用说啦!”

  采访进行中,金丽红起身去电脑前看了看,随即兴奋地宣布:“今天,《幸福了吗?》在当当网和卓越网的销量都是第一名!”对于作者白岩松,金丽红也是赞不绝口,“这本书能畅销,他起到关键作用!”她认为,首先是白岩松的公众认可度高,大家信任他,“他是偶像派加实力派,男女老少通吃!”同时他还经常主动提出一些营销构想,比如通过新兴媒体做营销,去图书销售火爆的网络书店做视频访谈等。

  “访谈后网站也愿意强推,直接就拉动了图书销量!”金丽红说,现在在当当网上,《幸福了吗》每天的销量达到1000多本,这相当于北京图书大厦一个月的销量!网站卖得好,又反过来促进实体书店更加重视这本书,由此形成良性循环,获得渠道优势。

  针对性:针对性,还是针对性

  在金黎看来,现在的购书人群有三大类,第一类是12岁到18岁的青春阅读群体,他们是阅读主体,他们的阅读以学习知识、了解社会、增长阅历为目的;第二类读者是18岁到36岁的青年白领读者,这部分人阅读是以认识社会、融入社会为主;第三类是银发读者,以55岁至70岁的人群为主,这些人有钱、有闲、有阅读欲望,是满足愿望和偏重实用性的一群读者。

  黎波说:“面向这三大人群,我们的书都有很强的针对性,因此,销量相对也就会大。”

  金丽红补充说:“出书前的第一件事是先问自己:我出的这本书给谁看?这个问题弄清楚了,后面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