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近代广州:剧变中国缩影和先声

2010年11月12日09:00南方人物周刊雷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很老,又很年轻;很传统,又很新潮;很驳杂,又很纯真,这就是广州。

左方说:“《南方周末》是我栽的树,但是在江艺平手里开花结果。”

《南方周末》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中国传媒史上的一个奇迹。这不单指这份报纸优秀的报道内容,它还开创了真正职业化新闻操作路径,更培育了无数优秀的传媒人才。

周浩曾经是《南方周末》的摄影记者,现在已经是国内纪录片界著名人物。他说,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如果不是做主编都不好意思提。

《南方周末》的一纸风行也积累了丰厚的利润,在那个时期,同城的《广州日报》在黎元江的带领下显得咄咄逼人,发展态势呈现高开高走。南方报社的最大利润点就是《南方周末》上交的利润。

从某种程度上说,日后南方报业的发展都和这张报纸密不可分。

1995年,程益中换了一个工作,开始进入报社的新报纸《南方都市报》的创办,他任副主编,直接领导是关健。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因为几张新闻照片,主编关健黯然下课。

程益中成了新的当家人,不善言辞的他放言要做中国最好的报纸,还声称不是要学习《广州日报》,而是对方什么时候学习我们。

他从师姐江艺平手里挖来了一个优秀的广告业务员,一个叫喻华峰的小个子。江艺平舍不得放喻华峰走,而当时《南方周末》发展得很好,以至于喻华峰闲待着也有大把广告。喻渴望更大的挑战,选择了和程益中一起创业。

老左被报社返聘后,先和江艺平一起看了4个月的大样,就把心思全部投入到经营中了。日后人们评价左方,总会说这是一个早年造反派,也是开拓性的优秀报人,但很多人都忽略了他还是一位经营人才,他主管期间,喻华峰就是他手下的业务经理。

老左的一位学弟,同样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的沈颢,1992年进入《南方周末》。这是一个沉默的年轻人,优秀的新闻编辑。他对新闻有不同的见解,他希望《南方周末》的新闻能够更突显价值更纯粹。而老学长左方强调价值的同时,还强调“卖点”。

在一次编辑讨论会上,前一天晚上“价值论”和“卖点论”争执之后,沈颢和一些志气相投的同事出去喝酒,第二天开会迟到,老左拍着桌子:“要是在军队,早拉出去枪毙你们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剑拔弩张,但不论是老左、江艺平还是沈颢,都有着同样的价值观。拍桌子并不妨碍大家之后向同样的方向前进,这里的人和事都相对纯粹很多。

一切看着都是如此美好,除了江艺平会不时被叫去谈话。

战略的核心是人才

向丽没有想到江艺平执意要和她一起守候在寒风中。

这一天是2008年的2月8日,中国南方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寒冬,广州也不例外。早上的风吹起来相当凛冽,不由得让人裹紧身上的衣服。

他们在等喻华峰出狱。向丽是喻的妻子,她和喻华峰的很多朋友在番禺监狱外守候,这其中就包括了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成员、副总编辑江艺平。

监狱大门打开,时隔4年后,喻华峰又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江艺平走上前和他拥抱致意。这位中年女性很少有这样的感性动作,她素来以低调含蓄而闻名。

5年前,南都案爆发,时任总编辑程益中、总经理喻华峰以及分管社委李民英被捕,罪状是私分国有财产。

这些年间的《南方都市报》,在程益中的主持下,孙志刚案得以曝光。一个外地来广州打工的大学生孙志刚意外死在收容所内,他的大学生身份让事件多了一个关注点。两名优秀的记者陈峰和王雷做了深入的调查,一步步向读者展示了收容制度的可怕以及某些政府机构的不作为。

平地起惊雷,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为导火索,延续多年的收容制度最终被废除,这里面有法律界推动、民心的支持,更有传媒和网络界的前赴后继。

2003年注定了是不平凡的一年,美国攻打伊拉克,还暴发了全球恐慌的SARS灾难。

SARS疫情在广州率先出现,《南方都市报》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报道,并从院士钟南山处得到了和官方公布不一样的情况。

这之后出现了“南都事件”。时任社长范以锦带领集团领导为南都案进行了长期抗争。

此时的南方报业影响力不只在广东,三山五岳的人才纷纷前来投靠,范以锦就是各路好汉的领军者。

这个大院里有不少海归,但像老范这样的“海归”绝无仅有:他出生在马来西亚,3岁时新中国成立,随父母从南洋回到了祖籍广东,求学于暨南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分配到南方日报社,从一名普通记者做到了社长、董事长和管委会主任。

老范个子不高,其貌不扬,说话还带有浓重客家口音,但却是一个包容度极大又极富政治智慧的真正报人。

他发展了南方报业的品牌聚合战略,用他的话说就是“龙生龙,凤生凤”,《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人物周刊》、《新京报》都已具备全国影响力。

影响力的背后是风险,南方报业为此损失过《21世纪环球报道》。报纸可以消失,但人才是要保护的,贯穿老范所有战略的核心就是人才战略。

程益中还记得,刚出事时,社长范以锦等领导带着他去省委大院解释、汇报情况。

当喻华峰和李民英宣判后,有部门要求南方报业刊登此消息,但老范顶住了压力,拒绝刊登,在他看来这是冤案。

程益中在看守所待了5个月后放出来,集团领导把他放到战略发展部保护。当时分管《南方体育》的江艺平希望程能回到一线发挥作用,就把程推到《南方体育》发行人的位置上去。

遗憾的是这份报纸实在难以维持,最后把刊号交给了《南方都市报》。

此后,程益中先后在财讯集团和现代传播集团工作。他曾经和中国另外一位著名女传媒人胡舒立成为同事。他的评价是:“我和胡舒立可以成为朋友,但合作却很难,我一直期待能和江(艺平)大姐合作。”

他说:“当权贵的势力越来越抬头时,才能显示出南方报业价值的弥足珍贵。”

薪火相传南方精神

南方报社大院里,有太多无法言说的故事。有的将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曝光,而有的将永远消失在当事人的回忆中。

《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位中层到今天还记得第一次看见这幢黄灰色大楼时的感受:“如同电击,就像是红军见到了延安的宝塔山。”

这份报纸成为中国传媒业当中罕见的成功机构,21世纪传媒有限公司已经在资本化运营道路上一路狂奔,成为中国新闻事业改革的一个风向标。

那个沉默的年轻人沈颢成了21世纪报系的操盘手,从诗人成为财经传媒的领军者,南方报业大院里“唯才是举”,一切皆有可能。

作为生长在岭南大地上的一家机构,南方报人的目光从未局限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当同城很多传媒还在用粤语沟通时,这里早已习惯普通话交流。

每一年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人聚集于此,也会有无数人离开这个大院,他们如同蒲公英的种子,随风而去,然后落地生根,让南方的精神薪火相传。

已经75岁的左方说,我们这一代的故事已经结束。他对曾经发生的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尽管他所做的一切曾经影响了这片土地乃至这个国家,但是他依然拒绝撰写回忆录。

一位采访他的记者在结束7个多小时的采访后,执意希望老左能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

老左说,已经没有人在乎了,也没有价值了,人们都已经忘记了。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