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董事长被指在办公室暴打校工并让其下跪(图)

2010年11月12日05:15新文化报卢红 毕继红我要评论(0)
字号:T|T

董事长被指在办公室暴打校工被让其下跪(图)

被打伤后,罗建国连翻身都成了困难的事。

董事长被指在办公室暴打校工被让其下跪(图)

事发的博文学校。

  “他让我下跪,还得跪得直溜溜的……不敢不听,他边骂边打我,我不敢反抗,周围站的都是他的人,我只能求饶……他打累了去喝茶水,喝完接着再打……我觉得没脸活下去了……”11月11日,44岁的罗建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10天了,尽管一直用药治疗,但他仍然不敢大声说话,因为血气胸,他连翻身都成了困难的事。

  伤者:打算要了工钱就辞职

  罗建国夫妇是梅河口市海龙镇双兴乡的农民,4年前,夫妻俩来到梅河口市的博文学校打工,博文学校是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老罗夫妇就专门负责给食堂做豆腐,每天半夜开始工作,否则就不能正常供食堂午餐使用。

  刚来时老罗夫妇的工资是1500元,随着学校其他员工调薪,老罗的工资涨到了2600元。“后来我媳妇就在食堂当服务员,我一个人做豆腐,因为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我期望学校能把工资给我涨到3000元,如果不行,我就辞职了。我找后勤和财会说了几次,他们说董事长同意给我加薪到2800元,我想这样也行,就继续干。”老罗说,但实际上他10月20号左右拿到的9月份的工资依然是2600元。他再次找学校反映了这个问题,并提出如果不行就离职,后勤主任让他做到月底,以便找人接替。

  11月1日,财会室通知他去结算工资。当日13时许,老罗签字领了他和爱人的工资一共2710块钱,拿了钱后签字离开。可刚走到二楼,财会室的王会计就跑下来喊他回去,说工资算错了,需要重新结算一下。老罗回到财会室后,财会主任把老罗手里的钱要过去,重新数了一遍,之后说,这笔钱必须由董事长签字才能给他,并给了老罗工资单,让老罗去旁边董事长的办公室。

  妻子:回来时口鼻都在出血

  “一进门,屋里挺多人,有我们保卫科长武文刚、有后勤主任文永兰、还有董事长的二儿子,董事长丁仁奎就坐在那看着我,突然喊了一声:‘你跪下!’我不敢不跪,一屋子都是他们的人。董事长就开始骂了:‘就你想开2800的工资?’然后就冲着我踢了几脚。”罗建国说,董事长边骂边踢打,一屋子人都不吱声,他被打得一直求饶,“他打累了就坐下喝茶水,然后过来继续打。”罗建国痛苦地回忆着那段经历。

  就这样,直到15时许,在罗建国的不停求饶下,丁仁奎告诉他:“工资也不给你了,你赶紧滚,什么都不许拿,限你4点之前滚出博文!”

  罗建国被保卫科长武文刚领回住处。老罗媳妇凌桂香说:“老罗回来时鼻子在出血,嘴也在冒血,眼睛白眼球里面都是紫红的血丝。老罗紧着说:‘咱们赶紧走吧,以后没脸活了,东西也别要了。’我问他为啥,他说被董事长打的,董事长让咱们4点之前滚出博文。我说凭什么啊,要去找他们问问。”她出门看到了保卫科长和后勤主任在门口,就上前质问,两人都没说啥,就让他们赶紧收拾东西走。

  女儿:重查后发现胸腔积血

  被吓坏了的罗建国不敢报案,后来在妻子的一再坚持下,两人走进了梅河口市公安局解放派出所。凌桂香说,报案过程中,校方的人几次打来电话让他们不要报案,他们可以求情还给他工资。

  “当晚做完笔录出来,老罗已经疼痛难忍,我就带他去医院,刚出派出所的门,就看见学校后勤主任以及董事长的司机在门口。”凌桂香说,当时他们让我们回学校,说董事长的儿子丁国栋校长要解决他们的事,但凌桂香坚持要求先给老罗看病,二人将老罗夫妻俩送到了医院,并找人给做了检查。医生在给老罗做过脑CT以及骨CT等检查后,拿出片子说老罗啥事都没有,回家养两天就没事了。但凌桂香见老罗疼得直冒汗,坚持要求住院观察一天。

  次日,校方打来电话让凌桂香到学校去商量解决此事,并答应帮忙给老罗要工资。“当时老罗正在打消炎针,疼痛让老罗满头大汗,医生见老罗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给他打了一针杜冷丁。我跟学校说暂时走不开,学校的人不相信,还特意到医院看了一眼后才相信。”凌桂香说,11月2日下午,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得知情况后紧急赶回梅河口。

  女儿罗靖博说:“我见我爸疼得这么厉害,就找到主治医生,要求重新检查。”结果,第二次做的片子连医生都吓一跳:左侧4根肋骨骨折,而且碎骨刺破左侧肺叶,左侧胸腔有少量积血!

  ■医生

  必要时或做开胸手术

  昨日,记者在病房看到罗建国时,通过引流已经导出了胸腔内600毫升的血液。“患者伤势挺严重的,尽管已给他做了微创引流手术,但他胸腔内的血块迟迟不散,而且目前还发现他体内蛋白较低,并出现了发烧。”主治医生冷维刚说,再观察几天,一旦血块仍不化开,只好做开胸手术。

  11月4日,在罗家的要求下,梅河口市公安局为罗建国做了法医鉴定,结果为胸背部外伤,头面部外伤,左手外伤,左侧多发肋骨骨折(3、4、5、6),左侧血气胸,量少,左肺挫伤,无明显呼吸困难,鉴定为轻伤。

  凌桂香说,事情已经过去10天了,学校方面一直没有反应。针对警方的轻伤鉴定,罗家提出质疑,必要时他们会要求重新鉴定。

  ■警方

  已立案 肇事者不露面

  昨天,解放派出所主管刑侦的副所长王占峰告诉记者,派出所已经以治安案件立案,并找了几位目击者做笔录,但连续几日找打人者,他都称是在外地出差。“法医鉴定出来后,我们已将案件转为刑事案件。但鉴于是轻伤害的鉴定,我们没有权利对当事人采取强制措施。”王占峰说。

  同时警方表示,一旦罗建国需要做开胸手术,那么轻伤就将转化为重伤,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校方

  联系不上校领导

  昨日下午,记者又来到了博文学校。保卫科长武文刚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在董事长办公室内,只是被叫去带罗建国走。随后记者又与该校后勤主任文永兰取得联系,文永兰说,当时她确实在场,罗建国是去求董事长留他的,并主动跪下,董事长看他这样生气才动手打的他。“只打了不一会儿。”文永兰说。

  记者要求见董事长,但被门卫拦住,并称董事长不在,记者又表示想采访校长,也被告知不在。

  据了解,梅河口市博文学校是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董事长名叫丁仁奎,今年50多岁,其儿子丁国栋是该校校长。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