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上访农民遭强收保证金 官员称300块钱算什么

2010年11月10日02:42现代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访农民遭强收保证金 官员称300块钱算什么

县信访局电子屏上的标语耐人寻味

  11月9日,现代快报 (微博)封4版报道的《上访农民遭强收“信访保证金”》引发强烈反响,盱眙县桂五镇农民上访,镇政府有关领导将上访人员带回,并逼他们各交300元钱“信访保证金”。昨天,记者再次来到盱眙,但政府部门并未给出此事的处理意见,一位县里的干部还反问记者,“300块钱算什么呢?”

  报道让两个农民“挺直腰杆”

  2009年4月,盱眙县桂五镇的部分农民因征地拆迁问题来到南京上访,被当地官员带回。后来,其中两位农民张文燕和霍益军被带到县信访局。

  事后,家人来到县信访局找人,希望能把霍益军和张文燕领回,最终他们各交了300元“信访保证金”才被准许回家,同时他们还被警告,若是再出现类似的上访行为,则不能拿回“信访保证金”。两位当事人如今手上仍然拿着“信访保证金”的收条,他们称,现在不仅是要讨回钱,更要讨个说法,他们有没有权这么做?

  昨天,看到快报报道的农民终于松了一口气,张文燕笑着说,“还是有人敢站出来为我们说话,这件事憋了一年多了!”两个当事人表示,他们这一年过得非常压抑,无论是司法途径,还是媒体求助,最终都没能解决。

  他们认为,“信访保证金”是逼迫他们放弃自己的权利。张文燕说,“我托人买了200份快报,都发到乡亲们手上,让大家都看看。”这篇报道让两个当事人感觉“挺直腰杆”。昨天中午,有桂五镇宝塔村的村民看到报道后特意向快报热线96060打来电话,希望记者继续追踪。

  县委干部:300块钱算什么呢?

  当地农民急切希望能有事件的处理结果,昨天下午,快报记者来到盱眙县政府采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石平洋说,县里已经接到淮安市政府送来的材料,他把这件事转达给县信访局和桂五镇,要求相关领导处理。

  记者提出两个问题,“农民正常的信访、上访,信访局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信访保证金’如今放在县信访局,这又如何处理?”石平洋表示,这个问题要问县信访局,他等会儿帮忙问问。

  记者追问,“桂五镇原政法委员魏中益让农民交信访保证金,这是否合法,这样的行为又应该如何处理?”石平洋说,不清楚,还要等开会讨论。他表示,处理这件事需要一些时间,现在无论是去信访局,还是镇政府,都说不出什么。

  昨天晚上7点,记者再次联系石平洋,他仍然没有对记者提出的问题给出答复。他不耐烦地说,“你也太心急了,明天上午我才能和信访局的人见面,中间要有个过程呢!300块钱算什么保证呢?算什么呢?值得你们一个整版报道吗?”

  在桂五镇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称“领导在外面”。他让记者留下联系电话,等待领导开完会回复。但记者等到昨晚10点,也没有等到任何回复。

  县信访局挂牌“稳定工作先进集体”

  随后,记者来到县信访局,信访局大门口挂着“2009年度目标考核突出贡献奖”“2009年度全市信访稳定工作先进集体”,这两块奖牌分别来自于盱眙县人民政府和淮安市人民政府。

  信访局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上,记者看到这样的内容:“支持合理诉求,矫正无理上访,处置非法上访。”

  张文燕和霍益军的上访行为是否被列入需要“矫正”和“处置”的范畴?记者带着疑问找到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局长许保国正在外面,要等会儿才能回来。当记者等来了许保国,他挥挥手说,“现在没时间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相邻的官滩镇红光化工厂,这里就是张文燕和霍益军所说被带回后“安置”的地方。虽然门卫不让进门,但记者还是打听到,这里确实曾经送来过上访的群众,而且张文燕和霍益军也不是孤例,今年上半年还有人给送来。看来,因信访问题被带去“矫正”“处置”的不止一两个人。

  专家分析

  如此做法涉嫌违法行政

  地方信访部门的作用到底是群众与政府沟通桥梁,还是阻挡群众表达意见的“铜墙铁壁”?著名法学专家、南京大学教授邱鹭风在得知此事后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盱眙县信访局和桂五镇政府的做法涉嫌违法行政。

  她认为问题核心在于两点:首先,镇政府让农民交“信访保证金”能不能解决问题?其次,收取“信访保证金”有没有依据,如果上访就没收,这又有没有依据?

  快报昨日报道后,有网友甚至直接将信访条例的相关条款贴到了网上。2005年5月开始实施的《国家信访条例》第一章第三条中明确指出:“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做好信访工作,认真处理来信、接待来访,倾听人民群众的意见、建议和要求,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努力为人民群众服务。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畅通信访渠道,为信访人采用本条例规定的形式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提供便利条件。”

  邱教授就此分析,收取保证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基层群众的问题,反而压制群众表达意见,群众向政府说理的渠道被堵死,这是非常危险的。另外一方面,收取“信访保证金”根本没有法律依据,没收“信访保证金”更没依据。按照行政法规的原则,“法无明文授权不得为”,镇政府的行为明显与原则相悖,这是明显的违法行政行为。

  300块会不会只是一个开始?

  当地官员反问记者“300块钱算什么”,让邱鹭风感到吃惊,“对你(官员)的收入而言是小事,可凭什么以此剥削我?”她担心,基层官员将违法行政行为“自我合法化”,将此视为常态,这样威胁到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哪怕是300元,也是百姓的财产,而这种财产的非法剥夺不被禁止,以后行政权力就得不到约束。

  国务院日前发文要求加强法治政府的建设,指出严重违法行政案件,要依法依纪严肃追究有关领导直至行政首长的责任。各级政府要高度重视舆论监督,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的行政行为进行曝光。

  邱鹭风认为,就盱眙“信访保证金”一事而言,违法行政的行为必须得到处理。张文燕和霍益军从财产的非法剥夺,到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剥夺,其他人同样可能遭此厄运。所以,行政法要强调约束行政权力,要求行政行为遵守“法无明文授权不得为”的原则,行政处罚必须符合正当性、适当性的原则。

  除了法律层面的探讨,邱鹭风也很忧心张文燕和霍益军个人的前景。据她所知,江苏省行政诉讼的胜诉率只有百分之十几,很多律师甚至干脆不接此类案件。若是不能找上级政府信访,又不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两个农民的出路在哪里?

  对此,快报还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