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G20和APEC峰会 > 正文

G20工作重心已从应对危机转向巩固经济复苏

2010年11月09日15:06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首尔11月9日电 二十国集团(G20)第五次峰会即将在韩国首尔举行。时下,世界经济虽持续复苏,但后劲不足,风险不少,各主要经济体间的摩擦与博弈也日渐增多。在此背景下,作为推动国际经济合作、促进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决策平台,本次峰会被寄予厚望。

然而,与会各方在如何推动经济持续增长,如何解决经济失衡,如何体现新兴市场地位,如何继续加强金融监管等诸多问题上展现出不同观点和立场。这种情况下,峰会要达成实质性成果需要参与各方做出巨大努力。

协调政策推动增长——基本共识下的差异

随着形势发展变化,G20的工作重心已从如何应对危机转向如何巩固世界经济复苏,规划全球长期协调合作机制。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日前在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谈到,全球走出国际金融危机阴影、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增长仍面临严峻挑战。参加首尔峰会各方首先应继续本着同舟共济精神和互利共赢原则,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向市场发出G20成员团结一致应对世界经济重大挑战的积极信号,提振市场信心,巩固世界经济复苏势头。

美国也强调增长是关键,但其更关注本国经济增长以及如何解决外部制约因素。美国财长盖特纳表示,近期美国经济的核心挑战就是促进增长,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同时,美国在各种场合多次强调其他国家应调整政策,增加需求,开放市场。

鉴于全球经济复苏前景的不确定性,欧盟把确保全球经济可持续复苏、实现强劲和更加平衡的增长视为首尔峰会首要目标。欧盟呼吁,各成员国在峰会上应继续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

俄罗斯、印度、巴西等主要新兴市场国家也认同世界经济当前的首要挑战仍是保持复苏势头。印度财长慕克吉日前公开呼吁,G20应在宏观经济政策和退出策略等问题上加强协调,以实现经济增长。

扭转全球经济失衡——共同目标下的分歧

目前,G20平台上一个突出议题是如何扭转全球经济失衡,但在这一共同目标之下,各方的理解和对策存在重大差异。其中,贸易失衡的讨论和汇率之争是分歧焦点。

虽然在上月底结束的G20庆州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各国就汇率问题达成部分共识,但外界评论成果虚多实少,缺乏具体指向。而且,随着美联储新一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的启动,美元贬值趋势再现,全球贸易和汇率摩擦或再次升温,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各种异调也可能卷土重来。

对于贸易失衡和汇率问题,胡锦涛主席明确指出,纠正贸易失衡需要有关方面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推动公平公正贸易,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中国将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完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供求的作用,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其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反观对于全球失衡应负主要责任的美国,出于本国经济和政治需要,一直存在将压力向外转嫁倾向。美国财长盖特纳日前表示,美国在G20峰会上将重点针对那类“以任何标准衡量都属于低估的”汇率国家,话锋暗指中国。

但是,鉴于近期美元不断贬值令美国饱受批评,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在峰会上对汇率问题将略有收敛,以一种“偷换概念”的手段将重点转向贸易失衡问题。美国财长盖特纳此前提出,各主要经济体应将经常项目顺差或逆差控制在占国内生产总值4%以内,并寻求在峰会讨论甚至通过这一量化指标。

但美国的倡议并未获得多少响应。俄罗斯财长库德林表示,经常项目失衡问题应当引起关注,但俄反对明确设限。印度财长慕克吉也表示,经常项目失衡问题不应通过约束性方案解决,每个国家情况有别,各有解决之道。

将主办下届G20峰会的法国则认为,贸易和汇率之争背后的根本因素是国际货币体系缺陷。对于美国的提议,法国也持反对态度。法国经济、财政与就业部长拉加德直言,美国提出的量化指标“太大胆”。

对于韩国和日本这样经济外向性明显的国家,其主要担忧集中在汇率的无序和过度波动上。这些国家一方面希望中国增加汇率弹性,另一方面则对美国货币政策表示不满,并希望各国理解其汇率干预措施。

新兴经济体崛起——宏观大势下的博弈

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已是大势所趋。胡锦涛主席近期谈到中国对首尔峰会的期望时指出,峰会应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加强国际金融市场监管,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

今年4月,世行改革中,发达国家已经向发展中国家转移部分投票权。10月的G20庆州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各方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达成协议:在2012年前,该组织将向包括新兴国家在内代表性不足的国家转移超过6%的份额,并且欧洲国家还将出让两个执行董事席位。日前,该组织进一步决定将中国的份额提高到6.39%,投票权提高到6.07%。而其他增加份额转移给哪些经济体,则可能由首尔峰会及以后的会议继续磋商。

从份额损失看,欧盟可谓这一改革的输家。因此,欧盟虽然承认G20庆州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达成的协议,但提出应将未来的IMF份额改革和更广泛的治理改革“捆绑”,制定同一个时间表。欧盟一方面对美国在IMF实际拥有否决权不满,一方面将转让份额和执董席位的最后期限延至2012年。这为以后的变数埋下伏笔。

在IMF改革问题上,俄罗斯和巴西更看重该机构将于2012年之后开始的新一轮份额分配改革,强调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和发言权应当进一步提升。巴西财长曼特加甚至强调,对份额的分配改革应考虑推动实现新兴经济体的否决权问题。他说:“我们实际上是希望成立一个全新的IMF,一个真正代表所有经济体的机构。”

全球金融安全和监管——核心议题下的分化

金融危机使金融安全与监管成为G20历次峰会中的一个共同议题。各方预计本次峰会将就已经出台的《巴塞尔协议III》作出支持性的政治声明。但也有观察人士认为,在金融安全与监管这样的“大题目”下,各国关注和期待的重点以及利益取向多有不同。

在金融监管方面,欧盟调门最高。欧盟认为,继续加强国际金融监管是欧盟对于首尔峰会的一大期待和推进重点。德国总理默克尔说,现在的任务是在国家和全球层面继续致力于稳定的金融市场新框架,在全球建立协调一致的规则。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今年9月通过《巴塞尔协议III》,对全球商业银行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资本充足率要求。欧盟已计划于明年一季度提出立法建议,把这份协议的原则落实到欧盟相关法律中去。

首尔峰会主办国韩国则将建立“金融安全网”作为自己确定的峰会四大主题之一。韩国总统李明博对在本次峰会上讨论这一问题给予很大期许。

美国方面虽然今年以来在金融监管立法取得进展,也对《巴塞尔协议III》持支持态度,但美国一直希望借助国际顶级会议场合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本国金融标准,在金融监管方面再次抢得先机。(执笔记者谢鹏、齐紫剑,参与记者朱林、金旼旼、尚军、刘丽娜、权香兰、刘浩远、胡小兵、李明、赵焱、刘亚南、赵志鹏)

[责任编辑:thomas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