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全国血拆频现 专家称拆迁补偿是核心问题

2010年11月06日17:58新周报周末版张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血拆频现 专家称拆迁补偿是核心问题

一些地方在拆迁中上演“最后的疯狂”,导致血拆事件频发。CFP/图

血拆频现 学者聚京促“变法”

来源:新周报周末版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近日,全国20多个省市正在进行的让农民“上楼”行动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被曝光的农民“被上楼”的地区目标相同:将农民的宅基地复垦,用增加的耕地,换取城镇建设。新拆迁条例自今年1月征求意见以来,至今看不到有进一步推进的任何苗头。相反,一些地方在拆迁中却上演“最后的疯狂”。面对接二连三发生的拆迁悲剧,法学专家们坐不住了。

10月26日、27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中心联合在京召开“促进《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废旧立新学术研讨会”,拟推动新拆迁条例加快进程,因为感觉“拆迁混乱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从今年年初至今,在全国范围内至少发生了12起因强拆引发血案的事件。在轰动全国的江西宜黄拆迁事件后,学者们都希望能把《征收条例》尽快出台向前推进一步。

“责任公民”的再次呐喊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暴力强制拆迁引发的血案,使国内许多学者产生了深深的忧思。

2009年12月7日,北京大学的沈岿、姜明安、王锡锌、陈端洪和钱明星等5位法学教授,以公民身份发出建议函,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现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进行合法性审查,废止或修改这一条例。此后,这5人被称为“责任公民”。

建议函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内,国务院法制办多次组织专家座谈,听取意见。今年1月29日,在多次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国务院法制办会同住建部经反复研究、修改,形成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民意。

2月12日,《征收条例》进入修改阶段,“但是此后,该条例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五责任公民”之一的沈岿教授告诉《新周报·周末版》记者。

事实上,为了防止暴力强制拆迁,今年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对于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订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与此同时,国土资源部也发出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力图防止和减少新的征地拆迁矛盾。

然而,国家的三令五申并未能阻止地方政府强制拆迁的步伐。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翻了好几个月的报纸,他发现从年初至今,在全国范围内至少发生了12起因强拆引发血案的事件。如江西宜黄血拆自焚事件,江苏东海92岁老人父子俩自焚事件,西安某工业区800多人的强拆,安徽某地开发商把房产管理局房子强拆案,云南某地10年新楼被旧房改造拆除案,7村民因补偿费太低上访被政府诉敲诈案,广西北海白虎头强拆案,昆明钉子户搬迁吓死老百姓案,北京拆迁以后家庭起火案件等等。其中江西宜黄的自焚事件,更是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

姜明安说,他研究后发现,这些强拆案件都与拆迁条例废旧立新有重大关系。因此,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和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等有关方面决定召开此次废旧立新研讨会。

“研讨会的目的很明确,首先要通过会议把《促进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废旧立新的信息向社会公开。比如旧条例要不要废除,新条例要不要制定等,都是政府必须公开的信息。”姜明安说,其次是向有关部门提出废旧立新的急迫性,第三是探讨废旧立新的实际法律问题,给政府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新拆迁条例缘何难产

在沈岿看来,造成《征收条例》难产的最主要原因是,公共利益如何界定以及如何确定补偿的标准等问题。

10月25日早晨,年过六旬的安徽省合肥市市民赵良芝,正在家门口洗衣服,突然被几个年轻小伙强行拖上一辆汽车。“我害怕,就在车上哭,可他们根本不理睬我,一路走一路骂我。 ”赵良芝说,这伙人拉着她转悠半个小时后,把她丢在合肥北郊附近。身无分文的她,向路人求助才得以回家。

回到家时发现,她的家已被强拆得面目全非:通往自家四楼的楼梯,全被毁掉,只剩下钢筋连着水泥块,耷拉在墙上。窗户玻璃被打烂。家已成了“空中楼阁”。赵良芝家所在的6层居民楼,楼西边已被拆去一半,剩下的2个单元,只有赵女士的房间窗台还有物件。

赵良芝说,目前拆迁事宜尚未谈妥。之前就发生过防盗门被人拆去,堵门锁、深夜放鞭炮、楼上敲楼板等诸多怪事。

类似事件并非个案。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在齐礼阎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时,几位居民也被人“绑架”抛到野外,回到家时房屋已经被毁。

“这样的行为,显然没有将百姓的合法权益放在眼里。”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李小群认为,现行拆迁法规存在一些漏洞,而新的拆迁法律法规又没有出台,加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等情况的存在,以致一些地方在征地和拆迁过程中,侵害普通群众合法权益的事情时有发生。

“当务之急是制定新的征地、拆迁法律法规。”姜明安认为,应通过系统的规定,进一步明确公共利益的具体范围,确保“先补偿后拆迁”的原则落到实处;只有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各方利益诉求才能有序、充分博弈,尤其是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障。

“什么是公共利益?什么是商业利益?这两者能截然分开吗?我认为,有利于一座城市整体经济发展的项目就是公共利益。”一位基层的官员并不认同草案中对于公共利益的界定,他认为,商业项目是否属于公共利益,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机械”地划分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只会阻碍地方经济发展。

而在补偿的标准上,有学者认为可以比现行标准高,但没必要按市场价值来补偿。因为,正是政府投资基础建设和城市经济的发展,才使得被拆迁户房屋所在地段的土地增值。但持反对观点的学者认为,正是由于被拆迁户牺牲了自己的合法利益,才换取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应该按市场价格给予其相应的补偿。

沈岿告诉《新周报·周末版》记者,除了公共利益如何界定和征收补偿标准如何制定,《征收条例》出台最大的阻力之一则来自于地方政府,“在现有土地财政的经济模式下,地方政府靠卖地促进经济发展。如果《征收条例》出台,势必会增大政府拿地的难度,进而影响地方财政收入。”

拆迁补偿是个核心问题

调查发现,补偿标准的高低,是引发拆迁矛盾的一个主要因素。

今年7月30日,黑龙江省绥棱县绥棱镇的潘立国,为阻止对自家的强拆自焚,被二度烧伤。然而,他的房屋在他自焚一周后被拆除,至今也没有得到拆迁补偿款,甚至没有达成拆迁补偿协议。

潘立国说,他的房屋建筑面积146.9平方米,二楼为居住房和商店,一楼被改造为冷冻室,改造花费为14万元。绥棱县政府提出两套方案:一是产权调换,但所调换的房屋面积仅为135平方米,另外对冷冻室多补偿4万元。二是货币补偿按每平方米800元计算,共计11万余元,另外再补4万元。潘立国认为,对面门市房价已达每平方米3000元,政府却按每平方米800元进行补偿,因而拒不接受,于是遭到强拆。

不少群众反映拆迁补偿偏低。赵良芝家所在楼拆迁的补偿政策是“拆一还一”,她家只有90多平方米,但开发商提供的房子是125平方米套型。按照规定,他们只能获得90多平方米的免费面积,剩余在125平方米范围内的,要按照每平方米2200元左右申购,再超出的就要按市价购买。“我家的房子2002年才装修好搬进来,现在又要折腾,又是一笔不小开销。我们工薪阶层,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赵良芝说。

一位拆迁户说,合肥有个房地产改造项目,按每平方米1800元补偿老百姓,可开发商开盘后一转手每平方米就是5800元。“中间这么一大块差价怎么解释?这块增值的收入为何百姓享受不到呢? ”

姜明安说:“地价的升值虽然不是劳动所得,但毕竟与百姓的土地使用权益有关,政府为何不让群众也享受到城市化土地溢价带来的好处呢?”姜明安建议,新的拆迁法律法规,首先应明确按市价补偿的原则,由双方共同选定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另外,还应按“房价+地价”的方案补偿,现在各地补偿只讲房价、不讲地价是不合理的。

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穹指出,公平补偿,是房屋征收的应有之义和必经程序。补偿的方式可以实行货币补偿,也可以实行房屋产权调换,还可以实行货币补偿和产权调换相结合的形式。货币补偿的金额,根据被征收房屋的区位、用途、建筑结构、新旧程序、建筑面积等因素,由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确定,并要求不得低于房屋生效之日起类似房地产市场的交易价格。

“只有各方利益都平衡下来,才能够制定一个各方都欢迎的法规。”张穹说。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