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女子开农场收养两百余孤寡老人和智障者(图)

2010年11月08日01:53新文化报金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女子开农场收养两百余孤寡老人和智障者(图)

张凤英与老兵交谈 本组图片 实习生 吴廷 摄

女子开农场收养两百余孤寡老人和智障者(图)

小记者平旭与张凤英在收拾刚打来的鱼

姓名:张凤英

年龄:56岁

身份:吉林省智障康复慈善农场负责人

■推荐理由

曾经身价百万的生意人,在偏僻的盐碱地里开农场,10年辛勤汗水播洒,让200多老人安享晚年,18个智力障碍人有了安身之地,聚集近50位抗美援朝老兵,共忆战友情深。

■人物语录

“回农村这么多年,我低头走路啊,乡亲们都说:‘张凤英在城里混不下去,回农村种地,还整了一群傻子。’”

“我最见不得人吃苦,第一次没事,第二次再看见,我要不把他接回来,我闹心,晚上连觉都睡不着。”

■身边人评价

丈夫杨有金:她这个人犟,她说的事必须做,不睡觉也要做。这么多年和这些孩子感情深了,她做什么,我也不寻思了,为了孩子们有个家,干吧。

儿子杨闯:打我记事起,我妈没给我洗过衣服,以前看她照顾那些老人和哥哥姐姐,我真嫉妒。现在,理解了。

农安县开安镇刘家乡有一片盐碱地,10年前,一个女人带了一群智障人在地里盖了房子住下来。

后来,人们都说,那里是个农场,专门接收智力有障碍的人,还有没人照顾的孤寡老人。10年里,盐碱地中的房子越改越多,笑声越来越多,稻谷飘香,那个带着一群智障人拼命干活的女人叫张凤英,她的农场叫“吉林省智障康复慈善农场”。

这些年,她的农场养活了200多老人,18个智力有障碍的人,拥军大院里更是老兵们的天堂,近50位抗美援朝老兵,在此共忆战友情深。

■张凤英

现在我走到哪儿都能抬起头

11月的农安,天很冷,沿着一条有些坑洼的水泥路一直走,在一大片盐碱地里,远远看到红旗飘扬,那里就是张凤英的慈善农场。

通往插红旗的地方,有一条铺着沙石的小路,路两侧是大片大片的稻田。走进大院,两排房子住满了人。几条大狗看护院子。阳光很暖,有老人坐在院子里,眯着眼睛静静地坐着。

院子的后面还有两排刚刚建完的房子,一个大鱼塘。剩下的就是一片水田地。刚到农场的小记者平旭跟张凤英的儿子杨闯打了满满一盆鲫鱼。孩子说,地里有水泡子,砸开薄冰,下面就有鱼。农场里的智障人看着满盆子鱼不以为然,“常吃。”盐碱地里的水塘,野生鱼遍地,拿了土笼去打,人吃不了的喂鸡。

张凤英的丈夫杨有金说,10年了,盐碱地终于开垦出来,水稻、苞米种上,门口的零星地块种菜,现在吃不了地吃。头发有些乱的张凤英站在院子里,笑着问:“好看不?现在我走到哪儿都能抬起头了,那几年人都说,张凤英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回农村种地,还整了一群傻子。现在好了,地开出来,我的傻儿子们身体好,心情好,还有啥不知足的?”说完,她憨憨地笑了。

“孩子,跟姨走吧”

张凤英老家农安县桦家桥,做农场的这片盐碱地是她小时候经常挖野菜的地方,风吹过,芦苇摇曳,排浪般倒向远方。15岁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要照顾九个孩子,吃尽了苦头。

丈夫杨有金家和她家前后院,大她两岁。杨有金从小就知道,张凤英犟,她认准的事就得做。1997年,两口子做煤炭生意,挣了不少钱。后来被骗走了2/3资金。张凤英心凉了,她退出生意场,开敬老院。后来,送来的老人多,没钱缴费的老人也多了。

有一次,她去市场买菜,看到一个男孩,坐在市场一角,浑身脏得不像样。商户说:“大姐,你心好,你把他接走吧。”第一次,张凤英没动。第二次她又在市场看到了这个男孩,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孩子,跟姨走吧。”带回家的这个智障少年,就是智障人杨幸福。大冬天,从他身上脱下的棉裤直挺挺地立在地上,全是硬邦邦的尿。

■丈夫

“看她干活儿累那样,心疼”

收了第一个傻儿子,又收了第二个,短短两年,傻儿子收了仨。

老人多了、智障的傻儿子多了,钱不够花,张凤英决定买片地,“自己种的比买的便宜,我还能多养几个老人。”

2000年,那块盐碱地里,一天工夫立起一座简易房,插上一面红旗,张凤英把家就安在那。杨有金说,农场刚开那阵儿,白花花的一片,坑连着坑,草连着草。他扛着镐,一片片开垦,“我打一开始就不支持她整这个农场,可你看她干活儿累那样,心疼。”

张凤英干活有个特点,她半夜一点多爬起来干,干到天大亮,再伺候老人。这样的生活方式,她忙碌而疲惫。杨有金开地,身上穿的破衣裳全是泥,手上老茧摞摞,头发长了也没时间剪。

慢慢的地开多了,老人们有吃有喝,两口子也累得不像样了。带过来的智障孩子做最简单的工作,大夏天手里有一个西瓜也要跑着送给两口子,自己绝不先吃。

时间久了,杨有金跟这群傻儿子也有了感情,他虽然一直不理解为啥媳妇把钱都投在了没回报的农场中,可是他舍不得抛下这些傻儿子,舍不得媳妇一个人挨累,他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着。

现在,这个农场里除了智障孩子还有一些没有人照顾的孤寡老人。

■儿子

当兵生活,让他理解了妈妈

刚开农场那阵儿,儿子杨闯还小,每天看着爸妈不停地忙着照顾别人,心里真嫉妒,“他们俩浑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可全用在了别人身上。”杨家五个孩子,全是大姐照顾,杨闯努力想,也想不起来妈妈为他洗过一件衣服。“我们的衣服全是大姐洗。”

上初中,同学都笑话他有“傻哥哥”“傻姐姐”。他跟别人吵:“他们又不是我妈生的。”后来,他去当兵。远离家乡,小伙子半夜常常偷偷哭,“想我妈,一看表一点多,就知道我妈又爬起来,到地里干活,心疼。”

当兵生活,让他一下理解了妈妈的行为,也忽然间更依赖妈妈,每次回家,他都把别人不穿的衣服大包大包地扛回家,给那些傻哥哥们穿。到了吃饭时挨屋找,等农场的人都吃完了,自己才吃上饭。

■抗美援朝老兵

没有她,这辈子见不到战友

看不得别人受苦的张凤英,一直有个想法,她想把能找到的抗美援朝老兵全找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农场里。为啥一定要找这些老兵?原来,小时候,张凤英家附近有位老兵邻居,有空就给孩子们讲抗美援朝战争,说起战场上,血没过脚面,人活活冻死,还是小姑娘的她哭了一次又一次,那时她就想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善待他们。

2008年,她建立拥军大院,一户户找,去看那些老人,走访了两个多月,找到了20多位抗美援朝老兵。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出国作战60周年,80多岁的老兵们有个愿望,他们想去北京旅游。听说老人们的想法,张凤英开始到处筹钱。

这些年,身上的钱全投到了农场的地里。家里用钱一直是五个孩子凑。这回孩子们又给妈妈凑了两万块。

这两个月,她一直在琢磨北京的行程。有一个基金会来农场考察了两次,知道这事,回到了北京,给张凤英汇了5万,她才知道这个基金会是“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负责人不停叮嘱她:“这些年麻烦儿女的太多了,不要再让孩子们操心了。”

现在,老兵们准备好了,11月10日,13位身体强健的老兵一起游北京。

他们说:“没有张凤英,这辈子也去不了北京,没有她,这辈子也不会战友相见。”

■陌生人

在新加坡生活他捐款5000元

“大姐,回国我去看你!”

这些年始终如一地对待老人,善待老兵,呵护无人照顾的智障“儿子”,张凤英的事迹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媒体记者采访。10月的一天晚上11点,张凤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大姐,你真了不起,我从电视上看到你的事迹,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说他姓张,现在在新加坡生活,一定要给那些智障人士捐款。第二天,他汇来了5000块钱。他说:“大姐,回国我去看你!”

这些年,张凤英照顾的智障人里,有人偷了农场的东西卖,再也没回来。她收养的“锁链女”把家里玻璃砸了一茬又一茬,可她从来没有怨言。知道她的事迹,不断有人把这样的孩子或老人送到农场来,张凤英没拒绝,“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家。有力气就去做。一直到干不动那天。”

■小记者采访

等我念完书了,我也来我帮你管理

平旭 农安县谭家屯小学六年级学生。

14岁的平旭,很喜欢这个看上去有些乱的农场,喜欢说话磕巴的“二哥”杨幸福。喜欢当他是儿子的叔叔杨闯,对这个整天忙着干活的奶奶,他有点怕,更多的是不理解。

“奶奶,二哥什么时候来的啊?”

“奶奶,你的电话为啥总是响个不停啊?”

“奶奶,你不怕他们把农场的东西都偷走吗?”

“奶奶,我能一直在这吗?”

采访过程中,他一直问个不停,这个走起路来一阵风,做起事来响当当的奶奶,真的让小小的他很难理解。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奶奶你为啥不在市里,要来农村呢?市里生活多好啊!农村多苦啊!”

整个采访结束时,平旭说:“奶奶,你收留了这么多人,等我念完书了,我也来,我帮你管理,你能收下我吗?”

张凤英眼睛一亮,“你是最聪明的,说好了,学好了要回农场帮奶奶啊!”

本报记者 金凯

[责任编辑:birds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