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保护 > 正文

核电装机狂飙 3.85万m3核废料隐忧

2010年11月05日11:49时代周报王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核电装机狂飙  3.85万m3核废料隐忧

核废料处理技术、设备是全部引进、主体引进或部分引进,至今仍未定

核电将在“十二五”期间迎来大规模发展。2010年7月,能源局表示,随着岭澳核电二期一号机组顺利投产,我国核电装机容量已突破1000万千瓦,预计到2015年,中国核电装机将达到3900千万瓦,2020年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将从既定目标4000万千瓦提高到7000-8000万千瓦。

原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指出,如果要实现核电装机容量到2020年达到7000万千瓦以上的目标,必须在2015年前开工至少60个100万千瓦的核电站。

随着大批核电工程的陆续开工,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核废料产生,核废料处理需求快速增长,铀资源、市场机制、关键技术设备等必将成为我国核电建设制约因素,而核废料处理作为世界性的难题,也将引起广泛的关注。

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梁俊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核废料处理与民众的生命安全和国家核电布局有密切关系,如果不能尽快建成大型核废料处理厂,我国核电产业在未来将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核电大门洞开

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近日表示,岭澳核电站二期工程一号机组顺利投产,结束了连续几w年核电装机徘徊不前的局面。今后每年都将有一定数量的核电站投入商业运行,4000万千瓦规划目标有望提前4年到5年实现,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将提高到7000-8000万千瓦,实现核电占电力总装机的5%以上,而目前中国核电比例不到1%。

事出有因。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扩大内需势在必行;我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环境问题突显,随着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的召开,我国节能减排压力加重;而我国一直面临着能源短缺和能源分布不平衡的问题。种种因素都促使国家加快发展清洁能源的步伐,而核电更是首当其冲。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透露,“十二五”能源规划思路中要体现优先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原则,其中核电发展要推动内陆核电项目,形成“东中部核电带”。

国家原子能机构秘书长王毅韧表示,我国4万亿投资中有很多资金流向核电,原计划“十二五”开工的核电项目提前在“十一五”期间开工。

此外,地方政府也对核电敞开大门。江西彭泽、湖南桃花江以及湖北咸宁大畈为建内陆第一座核电站争得“头破血流”。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上述三家核电站已经被确定为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很可能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获得批文。另外,重庆等省市也为核电发展投入巨资。中电投、华能等电力巨头更是纷纷抢跑,积极投资核电站。

安全第一不能扔

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核电领域的投资力度和政策扶植,陆续核准、开工一批核电项目。核能行业协会副理事长赵成昆预测,如果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目标为7000万千瓦,在建规模为3000万千瓦,核电总规模将近1亿千瓦,按照每千瓦1.2万元计算,总的投资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2010年至2020年10年内,每年的核电建设投资将在700亿以上。

有关核电发展“大跃进”的言论开始见诸报章。然而,更为关键的在于,核电发展同时面临着许多制约因素,包括铀资源储备、核电控股资质垄断、核电设备制造能力、三代核电技术仍待考验、内陆核电缺乏开发经验、核废料处理等一系列问题。

“目前中国核电的技术资源、技术准备、技术基础和现实的需要量之间还有很大的矛盾。还需很长时间的积累。”国家核电专家委员会专家郁祖盛说。

原国家核事故应急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法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过分强调核电快速发展是形势发展的需要,但是积极发展核电的同时要警惕人才、资源的储备,‘安全第一不能扔,安全文化要普及’。”

核废料处理难题

核废料处理厂的选址、技术、运输、环境评价等难度极高,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带来的严重影响更是令民众蒙上“谈核色变”的心理阴影,核废料处理一直是世界性难题。目前,我国核废料处理也因加快核电建设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所谓核废料,是指核电站在运行中所产生的含有放射性的物质。从技术层面来看,核废料主要分为高放射性、中放射性、低放射性三类。高放射性核废料含有多种对人体危害极大的高放射性元素,甚至仅仅10毫克钚就能令人毙命。

各种核废料的处置方法也不尽一致。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周修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世界各国对核废料的处理方法都是封存掩埋。中国也不例外,对核废料的处理采用铅筒深埋的方式。但是,核废料也不能随意掩埋,要经过专门处理后,掩埋到规定场所。

周修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每百万千瓦核电站每年可产生约550立方米的低放固体废物。以未来我国7000万千瓦核电装机计算,每年可产生约38500立方米的低放固体废物,就需要巨大的地下空间对这些核废料进行掩埋,这将对我国的核废料处理能力提出巨大考验:“目前我国需要加紧核废料处理厂建设,加紧核废料转化再利用技术研究,以提高我国核废料处理能力。”

梁俊福介绍,目前中国已建成两座中低放射核废料处置库,分别是位于甘肃玉门的西北处置场和广东北龙的华南处置场,另外还将在华东和西南建设两座区域性低放废物处置库。

迫切需建高放核废料处置库

在核废料处置库建成之前,所有的高放射性核废料只能暂存在核电站的硼水池里。“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建成核废料处置库,中国核工业将面临着核废料无处存放的境地。”梁俊福说。目前,我国的高放核废料处置库还未建成。将核废料埋在永久性处置库是目前国际公认为最安全的核废料处置方式。

梁俊福表示,美国就曾经历惨痛的教训。美国原计划在1998年建成高放射性核废料处置库,但由于技术难度过高,尽管美国政府投入了大量财力、人力进行研究,最终还是不得不将建成时间延长至2010年。这一结果直接导致了美国40多个核电站储存核废料的水池全部爆满,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并使核电站业主状告美国能源部。

早在十几年前,我国就确定了自主处理核废料的方针,并决定建设一座大型核废料处理厂。由于气候、交通、环境等条件非常适宜建设核废料处理厂,位于甘肃敦煌的北山便成为高放射性核废料处置库的重点候选地之一。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们在北山进行考察之后称,北山是世界上最理想的核废料库址之一。

2005年上半年,国防科工委开始着手进行中长期核废料处置规划,最后确定:中国将建设一座永久性高放射物质处置库,设计寿命10000年,容量要能储存100至200年间全中国产生的核废料,满了之后就永久地封掉。即至少100年之后,大陆才会出现第二座永久性高放物处置库。

梁俊福曾参加过建设大型核废料处理库的研讨会,他表示:“国家当初预计大型高放核废料处置库将在2020年至2035年建成,但是现在连厂址都还未确定。建设北山处置库围绕着包括核废料处理厂的运作模式、选址、运输、环境评价等问题争议重重。因此国家没有最终决定,现在还只是在北山做一些前期的地质分析等科学研究工作。

另外,据梁俊福透露,“国家碍于技术实力,在核废料处理技术、设备上是以全部引进、主体引进还是部分引进,直至今日仍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有关方面一直在寻求与法国进行合作,但是法方报价实在太高。”他认为,国家既定要大力发展核电,在核废料处理方面肯定会自主发展,大型高放核废料处置库建成后还可以商用,为周边国家提供服务。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