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雷山鼓藏节 > 正文

千户苗寨: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2010年11月05日10:16雷山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10月,受邀请去贵州参加一个大赛的颁奖。会议结束后,苗族朋友李金福提议一起去见识下黔东南的“千户苗寨”,正是这次“见识”让我真正感受到了苗寨的别样的风情。

我总觉得在我的骨髓里,始终牵引着一些东西,苍茫的草原,辽阔的大海,悠远绵长的古镇……也许,有了这些东西,我的眼睛里的色彩才不会那么苍白,生活的本身才会归于平静,淡然。多年的时光,都是如此独自长途旅行,早已明白,我的生活其实并不在别处,我只是还没有走完自己的道路。时光在各处的路上,贯穿我生命的每一时刻,刻画属于自己的心灵与精神世界。

心中一直有挥之不去的怀旧和古典情结。苗寨,或许就是最好的注释。

当我走完千户苗寨,没有我梦中的小桥流水,心中不免有种空缺的感伤。但高高伫立在山坡上的黝黑木楼,蜿蜒铺展的青石板路,错落有致的青石台阶。还有那挂在廊檐上金黄的玉米,沾着满身的泥土气息,带着清淡的酸菜鱼香味在苗寨上空飘扬,却是另一种景致,另一种魅力。

脚下的路,承载着太多的脚印,路面上已有些凹陷。斑驳的石板上写满了亘古的往事,它们曲曲折折,把路铺得蜿蜿蜒蜒向前伸展。也许每一段路,每一株百年的古树,每一座被岁月和风雨剥蚀的木楼,每一条曲折蜿蜒的小巷,都书写着一个故事或一个古老的传说。灌汤、辣椒骨、苗乡龟凤汤、绵菜粑……也向人们展示着黔东南名食的精华。

千户苗寨,就象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因为古老而沧桑,因为自然而朴实,因为悠远而漫长。因为泛黄,使我穿越了时空,仿佛进入了一个最质朴最纯净的世外桃源。

走在悠长的小巷里,朋友的皮鞋和着青石板有力的碰撞。清风吹来,脚下就象一串随风中拨弄的风铃,奏响出美妙的音符,在小巷久久回荡。这条无名的小巷,除了同行的两位友人,就只有用石头堆砌而成的墙壁,和着那一丛丛美丽的牵牛花,悠长寂寞的巷子,还有那份难得的宁静与我相伴。此时,心中所有的烦躁顿时化为乌有,有的只是缓缓上伸的舒缓平静。

在巷子的深处,我们在一座干净的“吊角楼”前休息。一位安详的老者热情地坐下来和我们攀谈。我看着眼前的这座木楼,这是间有百余年历史的小屋,青苔不甘寂寞地爬上屋檐,长长的窗沿上,那精美的雕刻,细致的花边,显示着苗家木工技艺的巧妙绝伦。老人给我们搬来了椅子,它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的轮回,也不知道送走了多少代人,坐在长满老年斑的椅子上,感受岁月的凝重和小屋古朴的风韵。老人说,小屋是祖祖代代流传下来的……从她的话语中,我看到了老人守侯小屋的满足与自豪。

走在苗寨的小巷上,就象翻阅一本线装的渗透油墨香味的历史散文书,就象阅读枝叶茂密的千年古树;就象穿越时空,梦回秦汉,山坡上那一座座家谱碑、记事碑注释着一个部落和一个民族发展的脚印。从街的此岸走向彼岸,一只猫和一条狗依然在门前安然熟睡,我轻轻地走进它们,生怕把它们的美梦惊醒,等朋友的快门一按,我静静地离开,把它们的恬静和安详带走。

夕阳余辉,暮色把这个藏在深山的中国最大的木楼群落包裹成一片青色,一幅浓烈的水墨画展示在我面前。此时,千户苗寨的生机也在袅袅炊烟和微弱的灯光中慢慢舒展。

突然间,舍不得离开。曾经在旅途里,想过要用生命里最美好的光阴,和一个彼此欢喜的女子,住在象这样安静而古老的村落里,慢慢到老。曾经在旅途里,也想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静美岁月,相对白首。与她做青山绿水间的素心人一对,一起去往心灵自由的清澈高原。而这里,我似乎已经生活了千年……

最后一抹夕阳在天边沉去,小镇开始沉静下来。我们三人,挥了挥衣袖,把背景留在了苗寨。而它的记忆,却如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承载着我们心灵最后的守望。(黄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