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江苏高淳将正式获“慢城”称号引发热议(图)

字号:T|T

江苏高淳将正式获“慢城”称号引发热议(图)

“慢城”不是世外桃源,却代表了一种生活态度和节奏。

江苏高淳将正式获“慢城”称号引发热议(图)

高淳的茶山

网友担忧,一个“慢城”称号,会否反而将把曾经低调“慢行”多年的高淳,拉上更符合当今大环境的经济“快车道”?

有网友担忧,一个“慢城”称号,会否反而将把曾经低调“慢行”多年的高淳,拉上更符合当今大环境的经济“快车道”?

解密中国首个“国际慢城”

  江苏高淳即将被正式授予“慢城”称号 引发网友好奇及热论

  对于30多年来已习惯于“急行军”、高速发展的中国人来说“慢城”到底是否乌托邦?

  名不见经传的江苏南京高淳县桠溪镇,因为一条将于11月被世界慢城组织授予“慢城”称号的消息,迅速火遍网络——对于30多年来已习惯埋头奔走于“急行军”、深陷高速发展带来种种“城市病”的国人来说,号称中国首个“国际慢城”的横空出现,宛如高速公路上的一个掉头标志般,引发广泛的震撼和瞩目。

  “比获得‘慢城’称号更重要的是倡导一种生活模式”,有网友这样评论。而有国人更注意到,在刚公布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中,近年来在中央重要文件中几乎从未缺席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未被写入——专家解读,更加注重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是“十二五规划”和此前十一个五年规划的最大不同。

  “慢城”概念出现在当今是否适当其时?在仍高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商业时代,这种“慢”能持续下去吗?即将诞生的中国首个“国际慢城”,是否真是传说中的“乌托邦”?在网络热论的喧嚣之外,在众多的向往和怀疑之中,请看本报特派记者发自江苏高淳的实地调查。

  从南京机场出发,通往“慢城”的却是一条高速公路。在高淳县的公路出口,没有眺望到传说中的“慢城”,映入眼帘是一幅巨大的广告牌:“打造长江之滨最美丽乡村。”

  “慢城”之源:

  意大利市长邂逅苏南小镇

  步入“慢城”之前,须先明确概念——在本月将被世界慢城组织正式授予“国际慢城”称号的,其实不是一座城,而是位于高淳县桠溪镇西北部一块面积约49平方公里的地区,当地人称其为“生态之旅”。

  这个地块自成体系,地处苏皖两省及溧阳市、高淳县、溧水县、郎溪县四县市交界处,属于长三角经济区和江苏沿江开发区域;本身纵贯桠溪镇西北部丘陵地区,西离宁高高速7公里,东接246省道。被称为“慢城”的这个区域内,目前人口约2万人,6个行政村分布在一条长达48公里的风光带两旁。

  昨日,家住大山村村头的村民芮六春正忙着张罗镇政府帮他打造的“农家乐”。在村民眼中,“慢城”的称号已经有了,开不开会只是个形式。借助“慢城”的东风,村里的首批“农家乐”设施将于明日正式开张。

  提到“慢城”,芮六春满脸自豪和向往——这个打他出生起就一直居住的村庄,即将拥有一个时尚的“洋”称号。

  “一个老外带来的”,芮六春口中的“老外”是意大利波利卡市市长安杰罗瓦萨罗。3年前,高淳县曾与意大利波利卡市结成友好城市,今年7月1日,市长安杰罗瓦萨罗第3次来到高淳,点名要到“生态之旅”看看。桠溪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部长魏桂财全程陪同了这一趟走访。巧的是安杰罗瓦萨罗本人具有的另一层身份——世界慢城联盟副主席、国际部主席。他在高淳逗留了三天,绕着桠溪镇走了几圈,又在芮六春等村民家里坐着聊了很久,临走时撂下一句话,“这里的一切,完全符合‘国际慢城’的标准。”

  几乎高淳县是立即被纳入了这个目前世界上已有60多个欧洲城市加入的“慢城运动”之中,并迅速启动了申报“国际慢城”的工作,最终得到了消息——11月份在苏格兰举行的国际慢城会议上,高淳将以“桠溪镇”生态之旅被世界慢城组织正式授予“国际慢城”的称号。目前,由这个组织颁发的“慢城”标志,已被送到高淳县政府手里。

  “慢城”之内:

  “慢城”到底有多慢?

  “慢城”到底是什么?国内鲜有人知在西方已流行10年的“慢城”概念。“慢城”是一种放慢生活节奏的城市形态,是指人口在5万以下的城镇、村庄或社区,反污染,反噪音,支持都市绿化,支持绿色能源,支持传统手工方法作业,没有快餐区和大型超市。根据“慢城”运动联盟的规定,成为其中成员必须在城市人口、环境政策、城市发展规划、基础设施、食品生产甚至青少年教育等方面满足54项的具体规定。

  “截至去年,全球已经有24个国家的135个城市获得‘慢城’称号,在亚洲国家中,日本、韩国都有‘慢城’。”魏桂财说。

  作为国内首个“慢城”,高淳迅速引发了国人的广泛好奇。这里到底有多“慢”?

  “慢城中人”芮六春自认确实很“慢”——尤其是这几年,生活好了,日子真是越过越“慢”,越过越舒心。2006年开始打造的“生态之旅”地区,每条村都已经用上了机械化耕作手段。时下是秋天,但是芮六春却很闲。“一年到头没啥忙的,就是伺候一下家里的地,平时再搞搞小运输。地里的活都用上了机械,每个季度也就忙个一周左右就搞完了。”

  加上刚出生的儿子,芮家现在四口人,年收入约在4~5万元,“不愁吃也不愁穿,还很自由”。最近在高淳县城工作的女儿买房子,老芮还慷慨赞助了一部分。

  “我们这里打造得很好,镇里引导我们搞有机农业,我家种了茶叶,还有一些田种水稻、草莓、油菜和红薯,现在环境好又对外开放,平常周末很多各地游客来,带点特产走。红薯过去100斤才几块钱,现在一箱20斤就能卖60元,你说日子能不好吗?是不是一直过着‘慢生活’我们不懂,但是将来游客肯定更多,当这个‘慢城’人我太乐意了!”蓝溪村村民张波笑得咧开了嘴。

  芮六春则期待着他的“农家乐”开业后的日子。“可能会比现在忙一点了,但是能把日子过得更红火,我乐意!”

  魏桂财告诉记者,“慢城”所在地所包括的6个行政村,去年的人均收入约在9900元左右,这些收入中,60%来自当地的有机特色产业。“这个收入数字,比江苏全省的人均收入5000多元高出一大截,但是和高淳县的平均水平基本持平。”

  客观而言,从外观上看,在国人眼里,这片地区和很多村庄并没有太多区别。为何偏能引起老外的“青睐”?“我们一直把这个地区作为生态示范点来打造,被认作是‘慢城’,估计老外看重的是三点,”高淳县县委常委、副县长王正兴是土生土长的高淳人,“首先这里没有一个工厂,没有任何工业;其次这里植被很丰盛,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不断增加这里的植物多样性;第三是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个地区人与自然的融合度很高。”

  “慢城”之惑:

  “慢”是否刻意打造的噱头?

  在王正兴看来,前两个条件可能很多地区都具有,“只要经济发展比较慢的地区都可能未被工业化;只要是保护得比较好的森林公园都拥有;但是第三个条件,必须有人的参与性,人能在这里生存,和谐地发展,这个就必须有意识去引导了。”

  “我们这里有水塘、果园、一年四季可以自给自足,有最自然的生态,还有文化遗址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类在这里生活,可以达到与大自然最融合的状态,没有城市的节奏和紧张,高度放松,回归自然。我想,这才是能称为‘慢城’的理由。”王正兴认为,所谓“慢城”,本质上应该是一个“环保”概念,而这一点和高淳已经走了10多年的“生态立县”之路不谋而合。

  在一开始,这条路多少有点无奈为之的味道。“客观来说,在苏南地区,高淳和其他县市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当时研究了很久,应该怎么走。像苏锡常地带那样走工业化道路,我们不是不想,但是条件不允许,这里在交通上受到很大制约。”王正兴说。

  从城乡统筹发展来看,高淳是苏南仅剩的两个建制县之一,也是苏南板块中城市化率较低的县之一。而从区位上来看,高淳处于长三角边缘,偏离了经济发达的核心区,与重要交通干线相距较远,是江苏迄今为止两个没有高速公路过境的县份之一——目前通往这里唯一的一条宁高高速,高淳是作为终点站的。

  “我们没有刻意按照‘慢城’来打造,在今年7月之前,我们完全不知道‘慢城’是怎么回事。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暗合了‘慢城’的需求。”2004年,在发现发展面临的种种制约后,高淳县第十届党代会确立了“生态立县”的战略,从此走上了一条和周边地区迥然相反的环保生态之路。

  “必须搞差异化,我们走不了人家的路,只能走错位发展的高淳之路。比如人家都利用土地招商引资,我们就卖得迟一点嘛,先把环境保护好,把地方弄好弄成熟,等别人都卖完了没得卖了,我们不就值钱了吗?”王正兴笑说。

  “能评上‘慢城’我不奇怪,这里本来就是苏南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慢的地方。”今年43岁的高淳县环保局副局长陈双全是南京大学环科系的首届毕业生,正宗科班出身的他早在1989年就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家乡开始事业。“和其他地方做环保的相比,我的幸福感是很高的,这是一个特别早具有环保意识的地方。”

  这些年上门来找陈双全的上亿元投资项目不少,“都知道到高淳来,要先问环保局,我们有第一审批权,说不让进就不让进。”陈双全笑说。

  “慢城”之外:

  谁欲跟风试比“慢”?

  无疑,中国首个“慢城”尚未正式亮相,但是“慢城”概念却迅速俘获人心。已经长久被高速“城市病”折磨的都市人,几乎看到了心目中的乌托邦。然而,“慢城”是否真的能承担国人的厚望?就在高淳被评为“慢城”的同时,拥有峨眉山和乐山大佛的四川乐山也宣称要打造“国际慢城”,而烟台市更在尝试打造城市街区“慢行系统”。

  在网友眼里,这些被称为“跟风行为”的“比慢”现象,有滑入近年来各地争当名人故里、争夺文化遗址,已作进一步旅游开发噱头的嫌疑。甚至让网友担忧,一个“慢城”称号,会否反而将把曾经低调“慢行”多年的高淳,拉上更符合当今大环境的经济“快车道”?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实际上高淳人自身对“慢城”这个称号的感情也相当复杂。“当然,提倡科学发展也需要科学考核,在目前的考核体制下,高淳自身不可能避开经济发展的命题。”王正兴说。

  今年,高淳相关39个部门依然有招商任务,招不到项目的一把手要让位,更难的是这些项目必须经得起“最美乡村”这把尺子来量。面对外界对于高淳评上“慢城”之后前路的担忧,高淳人并不讳言,“慢”是一种从容,一种品质,但是追求“慢”不代表在经济发展上没有紧迫感,穷美不是真正的美。

  作为国内崛起的首个“慢城”,高淳的“慢”是一个起点,还是一个终点?可以持续多久?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