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美国中期选举 > 正文

资料:钟摆效应系两党制下权力制衡的一大定律

2006年12月11日12:20红网储昭根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6年11月9日下午,弗吉尼亚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治·艾伦正式宣布竞选连任失败,民主党从共和党手中夺回关键性的弗吉尼亚州席位,一举打破了两党在参议院票数的胶着状态。至此,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在100个参议院席位中,民主党以51席比共和党的49席获得参议院的多数席位,4年来首次控制参议院。在改选的众议院所有435个席位中,民主党

  以229席战胜共和党的196席成为多数党。这是民主党在1994年众议院选举失利后,时隔12年再次夺得对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在36个州的州长选举中,民主党从共和党人手中夺去了6个州,执掌美国50个州中的28个,地方议会也多是民主党占先。

  看上去,民主党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但对其影响也不能估计过高,毕竟这不是总统大选,而分权体制下两党政治的一大定律就是权力制衡的钟摆效应——当共和党把它的精英人才都推到政府部门的高官位置上时,其在国会的留守部队必定后防空虚,如果填补的是新生力量,倒也可能一鼓作气,拿下参众两院;但一旦当政日久,淳朴心态便不免被权力所侵蚀,加上对手兵强马壮兼采哀兵战术,这仗往往是未打先输,果真打起来,像这次共和党临选举之前还玩宣判老萨死刑的把戏,就实在太过拙劣,结果自然不妙。不过,美国错开的批次选举是权力更迭的减震器,民主党要完全夺回权力,固然要拿下两院,两年后是总统,再若干年最高法院,而这期间不犯错是不可能的,共和党又可以把跷跷板荡回来。

  尽管有这样的“无形之手”在操弄政治平衡术,但在某个特定时期,还是会出现一方占绝对优势,而另一方完全式微,在短期内看不到东山再起希望的情形,或者当权一方影响力直堕,某项政策路线走入死胡同、将伴随人亡政息的趋势。如今中期选举后就有人说,随着伊拉克战争“罪魁祸首”拉姆斯菲尔德为国会败选下台,自诩为高人一等的保守主义在美国已是明日黄花,民主党人将乘胜追击,扭转共和党保守主义革命以来的施政方向,使美国向6年前被截断的未来迈进而不是向20世纪初的传统回归,事实果真如此吗?

  保守趋势将终结?

  民主党支持者当前的过分乐观也许正如当初的过分谨慎一样不切实际。中期选举前几个星期,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说,民主党要想重新夺回参院,只能依靠奇迹。里德之所以对本党如此没有信心,是由于他意识到共和党的“保守主义革命”方兴未艾,后者虽然在伊拉克试验场上遭遇挫败,但在其它方面仍大行其道,没有遭到强有力的抵制。

  在美国,意识形态差异是两大政党的主要分水岭。政治表面上是两大党轮流执政,但在社会深处,则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交替发挥主导作用。保守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兴起于19世纪中叶。从1854年至1932年,共和党在美国政坛上居支配地位,而民主党则甘拜下风。这72年间,共和党控制白宫56年、参议院64年、众议院50年。

  1929~1932年大萧条和罗斯福新政给自由主义复兴创造了机遇,与之相应,保守主义式微。这62年间(1932~1994),民主党控制白宫34年、参议院52年、众议院58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1955至1994年这40年间,众议院一直为民主党所控制。

  在经历了1932~1964年的低潮后,保守主义开始了复兴的历程。这个复兴伴随着共和党的自身改革,而其改革具有脱胎换骨的性质,史称“保守主义革命”。这场“保守主义革命”的核心内容就是告别过去30多年来的“共识政治”,即共和党执政时,也奉行民主党实行过的以国家干预为主要特征的自由主义政策。简言之,这场“保守主义革命”就是要使共和党保守化,与民主党在政治上划清界线。这场革命始于1964年戈德华特作为共和党保守派代表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赢得总统候选人提名。此后,共和党内保守派的力量逐渐上升。以1980年里根赢得共和党的提名并入主白宫为标志,保守派在共和党内战胜温和派,成了主流力量。不过,在1964~1994年这30年间,民主党的自由主义虽然面对保守主义的进攻处于守势,但毕竟余威仍在,而且共和党的保守化尚未完成,所以共和党很难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尤其国会仍是民主党的天下。

  1994的中期选举犹如一次“大地震”,共和党人以一部“与美利坚的契约”(Contract with America)击败了民主党人,从国会中的少数党一跃而成为多数党,把自二战后重建时期以来一直属于民主党牢固阵营的南方抢夺过来,占据了阔别40多年的国会山的领导地位,从而开始了新一轮真正意义上的“保守主义革命”。至此保守主义重新取得在美国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地位。到2000年,共和党不仅继续控制着参众两院,而且夺回了白宫。布什赢得2000年大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保守主义革命和共和党的崛起,同时也标志着保守主义又一次取代自由主义成了影响美国民众思想的最主要意识形态。

  此时的美国保守主义已经击败了自由主义,这也可以从第一届布什政府的人员构成和内外政策中得到印证。当年里根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手,但鉴于自由主义仍有很强的影响力,以及党内的温和派仍有一定实力,为了搞平衡,不得不将许多温和派人士拉进了政府,老布什就属于共和党温和派。而布什以少数选民票并靠法院裁决入主白宫,却组成了几乎是清一色的保守派内阁,像鲍威尔这样军人出身的人却不得不扮演温和派的角色。民主党人及共和党温和派对布什的保守主义政策虽多有批评甚至攻击,但有强大保守主义势力支持的布什对之置若罔闻。

  于是,布什成了继戈德华特、里根之后共和党保守主义革命的第三代旗手。而9·11事件则为保守主义和共和党进一步扩张实力创造了良好的机遇,因为共和党一向更重视安全问题,而且给人的印象是更善于处理安全问题。

  再至2004年美国大选,保守主义和共和党再次横扫国会,全线飘红:2004布什不仅以32个州286张的总统选举人票战胜对手克里,而且还获得5902万的普选票,占总选票的52%。这是继1988年里根一边倒的胜利之后,又一位总统赢得超过半数的普选票。在布什旋风下,共和党在参院增加了4席,形成55比44的优势地位;在众院增加了7席,形成234比200的多数,布什独大、共和党独大的政治格局初步成型。此外,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和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奥康纳一死一退,给布什提名保守派法官提供绝佳机会。这样一来,共和党囊括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确立了保守派一统天下的政治格局。

  这样的打击使民主党一度消极沉沦,看不到希望。要知道,在1932~1994年60多年的时间里,民主党只有一次失去对众院的控制,而在此次中期选举之前,民主党已经是连输6次!在1932~1994年期间有46年,民主党在参院占据至少10个席位的优势,而在此次中期选举之前,它已经连续10年成为少数党。到2000年时民主党在半个世纪内第一次未能控制一半以上的州议会;2004年大选后,其控制的州议会只有17个。在如此强劲的保守主义思潮影响下,有谁敢贸然断言今年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就一定能够大获全胜呢?

  2004年美国大选,世界大多数国家均眼巴巴地期待民主党的候选人克里能赢得大选,却偏偏是让布什创造了美国宪政史上新的纪录,打破了美国父子总统常常是一任而终的政治诅咒,建构起超越民主党肯尼迪家族的布什王朝!而且中期选举肯定对总统及其所在的党不利。美国历史上自从1862年以来,在总统的第一任期或第二任期中,共经历了36次中期选举,但其中的33次选举中,反对党均在议院中获得了进展。所以众院前议长金里奇11月10日向《华盛顿时报》表示:“我们必须承认,这是共和党的失败,而不是保守派的失败。”其他共和党人士也指出,虽然共和党失去了两院的控制权,但许多民主党候选人赢的票数可说非常微小。有分析人士甚至称,这与其说是自由主义重现勃勃生机,不如说是民主党捡了共和党的一个大便宜,而即便民主党短期当政,其所奉行的政治哲学也难脱保守主义底色。如此说来,尽管今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大胜,谁又敢断言美国的保守主义又再从此式微呢?

相关专题:

2010美国中期选举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