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河南封丘百余名教师为获财政编制多次上访

2010年11月03日09:38新周报周末版王彦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0月22日下午5时许,封丘县百余名学生罢课,声援老师,在通向县政府的路上

河南封丘百余名教师为获财政编制多次上访

群情激昂的学生在县政府大院抗议。

河南封丘百余名教师为获财政编制多次上访

封丘一中的校门栅栏,被游行的队伍冲垮。

封丘“泣血园丁”罢课维权

来源:新周报周末版 本报记者 王彦飞 发自河南封丘

“我们中有几位女教师身怀六甲,跟着去上访,路上一直在吐,三天信访之路,我们每次吃一个烧饼,喝口矿泉水,风餐露宿,我们图个什么,为什么呢!

就是为了有一个合法的财政编制,为了自己的正当权利,为了自个的家啊!为了一家老小啊!”

“老师遭受不公正待遇,县领导为何不出面?”一名举着写有“我们要老师,我们要上课”牌子的学生说,当天早上9点左右,封丘一中的数百名学生停课,来到县政府院内请求领导关心老师遭遇。

本报记者在县政府大院内,未见到县领导。封丘一中也大门紧闭。

从2001年开始,河南封丘县的招聘教师只有“人事编制”,而没有“财政编制”。没有“财政编制”意味着没有三险一金,按照规定,这些都是本应该拥有的。

起先不明白情况的张天老师,一直以为自己是正式招聘进来封丘一中,学校口头答应也要给他们解决财政编制的问题,在事业单位这些问题根本不用担心的。但是2006年妻子的一场大病,让他知道了自己根本没有医疗保险,高昂的费用让他们望而却步。最后他发现,原来从2001年到2005年老师情况都是如此。

于是,从2006年开始,先是向封丘县政府、教育局反映情况。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无奈全县160名教师走上了维权的道路。2008年,他们到省里反映情况,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2010年,从三月份至今,他们已经到省里信访了4次。最后一次,县里抓人,老师几天没有上课,影响到了学生。学生得知后,自发组织在学校、县政府游行,声援老师。

编制

2001年,张天大专毕业后,应聘到了封丘一中。按照当时的三方协议,学校要给应聘的老师提供人事编制和财政编制。刚毕业的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所谓的“财政编制”的重要性,简单地以为这一切学校都会办妥的。

之后,2002到2005年招聘的老师,都是如此情况,学校答应了会给办理,财政编制是属于县里财政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实际情况是,学校和县政府只给他们解决了人事编制,“财政编制”的事情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

而且,学校方面给他们的答复是“等一等就好的”、“好事多磨嘛”。虽然,目前他们觉得财政编制“暂时没有多用处”,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便成了他们心中的一块石头。

2006年的时候,张天的妻子感染上了严重的胸膜炎,他们需要立即办住院手续。可是,当他妻子知道后,怎么也不同意,非要坚持回家。这时候,张天心里非常清楚妻子是担心昂贵的住院费用。

对于生病在床的妻子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治疗,张天感到很难过。他生平第一次把一杯杯浓烈的白酒灌进肚子里,泪水哗哗地涌出来。他是那么的感到无助,真想对着灯光和墙壁大声的喊出来:“我对得起那圣洁的三尺讲台,我对不起跟我走过多年艰辛的妻子和孩子”。

此后,张天认识到了“财政编制”的好处。遂向封丘县教育局反映情况,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还是一句模棱两可的“等等再说吧”。

同时,张天和同他一样遭遇的老师一起向封丘县政府讨说法。当年年末,县里为了缓解老师们的抗议,举办过一次考试,考过的老师能获得财政编制,但那次名额只有30个。据他说,至今,封丘一中、封丘二中、封丘高中等学校像他这样没有财政编制的高中老师共有160名之多。不幸的是,他这次还没有得到机会,没有得到财政编制。

截访

在向封丘教育局。政府反映情况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张天和同他情况一样的老师,便到了新乡市反映情况,这时候,已经是2008年了。

但是,县政府得知了他们要去市里上访的事情,结果用车把他们接回来了。封丘一中的校长以及校领导都劝他们不要去反映情况,安抚他们,让他们“再等等”。

到了4月份的时候,老师们都不见学校表态,更不见县政府的具体措施下来。4月16日,张天等40多个老师一起去了郑州,准备把他们的情况给省里反映一下。到了省信访办,他们派了三个代表给省里递材料、说明情况。不料,县里信访办的一位郭姓官员,给省里信访办接待人说“这事他们当地会解决的”。而且,还批评张天他们这种“方法不对,不应该上访”。为此,他们还大吵了一架。

结果,他们中的26个人被带回来了,说是“书记和县长要和大家谈谈”。结果,带回来的老师在封丘县信访局关了两个小时。当时,一位学校的后勤主任也被当成了上访的老师给关起来了。

两个小时候,负责主管信访工作的韩光亮书记来了。要求他们“写材料,交代问题”。当张天他们反映了财政编制没有解决的情况时,韩书记说“这个情况我不知道”。一听到韩书记推脱自己不知道,大家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喊着说“你作为一个抓信访的不可能不知道”。

最后,县信访局把张天他们当成了一件信访事件处理了。对于财政编制的问题,根本没有管。

张天他们向省里反映财政编制的问题,被带回来后,学校也对各个老师劝说,同时学校表示他们也在积极地向县政府反映老师们的意愿。

第一次到省里反映情况并没得到实质的解决,张天他们也没有因为被带回来而放弃。就在高考前,他们又去了省教育厅反映。省教育厅给他们的答复是,他们的情况属于当地政府的事情,必须要回当地解决,省教育厅能做的就是呼吁。

这一次去,学校也派人“跟踪”了。张天他们对省教育厅的答复不满意,但是眼前又看到学校派人来了,就分了好几组分头行动。其中一组还是被学校派来的人给挡住,对他们进行劝说。对劝说不了的老师,就直接说“如果不回去,就派人来抓回去”。同时,他们还都收到了学校发给他们的短信:九点之前不回来,辞退。

投诉无门的老师,无奈之下,跟着学校派来的车回去了。回到学校后,县里派人和他们谈判。并表示该解决的一定要解决,最迟6月底就能解决。做这个表态的是政法委书记韩光亮。

现在,张天和其他老师才明白,原来学校和政府是怕影响高考,特意来安抚他们的。6月底,他们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一丁点的解决。

无奈

对于6月底解决编制的承诺的失望,张天和其他老师并不想就此打住。这次,一共有50多人,一起又去省信访办。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他们来了两次,负责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看他们跑来了多次,都已经不耐烦了。

无奈之下,张天和其他老师想到了去北京国信办。第二天到了北京,发现火车站主管教育的白副县长和县里信访办的早已经等他们了,而且还跟了20多个防暴队员。

在国信办,张天和其他老师犹豫难决。他们担心,一旦把上访的材料交出去了,就意味着信访就结束了。因为到了国信办,就是最高级别的信访了,一旦没有解决,他们以后恐怕就很难搞事情了。

左右为难下,张天他们和白副县长签了一个条约,县政府承诺在三年内把老师们的编制给解决。并且,白副县长在条约上签字,作为见证人的封丘一中党委书记朱东美也签字。同时,白副县长表示,要是他们回去,会出一个“政府机要”。

回来后,为了确认清楚,张天跑去县政府还问了一次。政府方面表示,会在开学前给他们解决了。然而,这个“开学前”又变成了一张空头支票。

学校给他们透了一个风,说是只能给50个指标,多了的市里不给批。这下,张天他们就更犯迷糊了,以前在谈财政编制的问题时,只说是县里完全能给解决,不会强调市里,这次怎么会突然冒出市里的意见?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学校解释说这50个指标也是争取过来的,算是“借”的清退的、退休的以及死亡教师的名额。但明年要必须“还回去”这50个指标。

本来以为能争取50个指标很不错了,但是一听到明年还要“还回去”50个指标。一下子,所有的老师都觉得没有希望了。本着要被辞退的准备,10月17号,一共80多人第四次去省里上访。

声援

尽管多次去信访无果,但信访这已是救张天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来到郑州后,张天他们去了省政府门口静坐,也去了教育厅前静坐。同时,封丘县里的领导以及学校领导也都跟去了。在张天他们之前,县里有人就跟省里接待信访的人员打了招呼,结果没有接待他们。

10月20日,县里就派人开始抓走他们。李方就是被抓的其中之一。据他回忆,在他们住的旅馆当晚有人敲门。带头的说是校领导,要和上访的老师谈谈。开了门,不想冲进来一批人,将他们按住,送上车。负责来抓人的有白副县长以及政法委韩光亮书记。

晚上11点多被带上车,一直开到了刘村的“靶场”,公安局来了两个人对他们进行一一地审问。问他们“去哪儿上访了”,“一共去了多少人”,“谁是带头人”。同时,要求他们写保证以后不许上访。

据李方所知,当晚被抓了总共有14个人,其中有人写了保证有人没有写。没有被抓去的张天,他们躲在旅馆里根本不敢出去。把门反锁上,听见有校领导叫开门,也听见他们在外门拿着工具开门。21日、22日两天都不敢出门。期间有校领导买了饭送来,他们还是没有开门。旅馆里,他们“绝食”了两天。

在老师被抓、不敢回来的同时,封丘一中的学生觉察到好几个老师好几天没有来上课了。22日上午,同学们罢课自发组织,到学校里以及政府去“游行”,举着牌子,写有“我们要老师,我们要上课”。

参加罢课的学生大约有200多人。他们来到县政府院内请求领导关心老师遭遇,学生的举动也让更多的家长、路人注意到了,他们也非常同情各个老师的遭遇,希望政府能够尽快解决问题,不要在此事上再打太极了。

参与了罢课请愿的王强同学,他说道:“老师平常上课挺认真的,我们也需要老师。如果好几天都不来上课,肯定会对我们学生的课程有影响。我是支持老师维权,也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

没有完结的等待

学生的行为引起了民众的注意,也引起了政府注意。10月22日下午6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张天等多名非财政招聘教师收到了“一中校委会、党委会”发来的短信,短信内容如下:没有任何一位教师受到虐待、被打;没有任何一位教师被限制人身自由;2001年至2005年160名非财政招聘教师连续三年解决财政编制,县政府已承诺;第一批50名财政编制考试正在启动,明天到县教育局报名。

10月28日,封丘一中校长柴松立接受《新周报·周末版》的采访时说:“星球六(23日)下午三点,县长李辉会见了老师代表,并且口头答应三年内解决教师财政编制的问题。”

柴校长讲道,2001年之前,财政编制一般都是县长批,现在得向县政府申请指标。

上访的老师,都是国家不统一分配后,他们招聘了的老师,里面有一部分属于大专生,当时没有给他们解决财政编制的问题,这个也是属于县里的事情。

以后招聘进来的老师都是这个情况。学校也向县里多次反映了财政编制的问题。

对于学生罢课的事情,柴校长也解释道,由于学生好几天没有老师来上课,部分学生不知道情况,就参与了此事。事发后,学校召开了班主任会议,要求班主任给学生把情况说清楚。

同时,记者采访了封丘县有关负责人,他们表示县政府已经下了50个指标,参加考试的是01年到03年招聘进来的98名老师,同时,01年的会加10分,02年的加5分,03年的不加分,其他的会尽快解决老师的困难。

现在,张天他们都积极备考30日的考试。如果能考过,十年没有财政编制的日子将结束了,如果没有考过,下一年的政策是什么他还不知道。

但是,像李方他们是04年、05年的,还将继续等着“财政编制”的指标,他们希望,这一等不要再像以前那么漫长了。

(新周报周末版)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