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河北大学车祸:“我爸是李刚”语境难还原

2010年11月02日14:44三联生活周刊葛维樱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事发当晚,警方的记录里只确认了3件事,而喧嚣的大多数人把这个故事延伸到更远处

河北大学车祸:“我爸是李刚”语境难还原

痛失女儿陈晓凤后,儿子陈林(右)成为陈广乾(左)唯一的希望

河北大学车祸:“我爸是李刚”语境难还原

河北大学的学生们自发举行悼念活动

河北大学车祸:“我爸是李刚”语境难还原

陈晓凤的哥哥陈林(右)

河北大学车祸:悲剧的双重性

回到当晚,悲剧发生在21点40分。警方的记录里只确认了3件事,“醉酒驾驶、逃逸、一死一伤”。然而此后内部核心的细节越来越模糊。

记者◎葛维樱 实习记者◎艾可 摄影◎黄宇

一次悲剧

河北大学的工商学院是一个三本院校,校园区和生活区由一条马路分隔开来。走出校园就是农村,马路上一到傍晚就挤满了类似农贸市场的小吃摊,热腾腾飘出混杂的廉价香气。这个地方属于保定的“北市区”,其实是学校为了容纳更多学生在农村硬造出的小世界。虽然进入的是这样的学校,学费也比别人贵一倍以上,然而陈家对女儿陈晓凤充满了期待。“她虽然脑子不快,但是勤奋刻苦,肯下工夫。”陈广乾的陈述保持着客观。

陈家是河北石家庄辛集市一个农村家庭。务农和打工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不过能供一儿一女两个上大学,对陈广乾已算自豪和宠爱。“女儿四、五年级就自己去市里念了,半个月回来一趟,从来不用人操心。”10月17日21点半,陈晓凤和室友张晶晶一起离开宿舍去参加社团会议。3天前她花70元购买了一双轮滑鞋,还记了账,算是入学以来比较大的开销。轮滑社晚上开会,她把新鞋穿在脚上,和张晶晶一起去开会,宿舍到开会地点不远,而且那段路面是平滑的水泥,接缝不多,到了21点半以后学生非常多。

这段路虽然是生活区的一条外围路线,却处在一个热闹的三角区。以学校里的超市为核心,一边是宿舍区的人头涌动,另一边是一片水面和大理石组成的“圆台”。晚上跑步、打羽毛球的很多,最显眼的是河北大学的武术协会训练,百十来号人有练拳的有打太极的,各自按方队站列,是河北大学最有名的社团。据说采用斯巴达式的训练法,晨练和晚练风雨无阻,一年只能请假3次。

肇事者李一帆开着“迈腾”出场时,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肇事50分钟后他被警方采血得出的结果是,每100毫升血液含151毫克酒精。“车开得非常快,我就担心这车开这么快会不会撞到人,正想着呢,就听见‘砰’的一声,我就想着可能是撞着什么了,然后就看见一个东西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从车上边翻过去了。本来以为那辆车会停下来,结果它还是以很快的速度开走了。”

一位目击者对记者说,“撞人的一瞬间太快了,当时路上并不是只有她们两个人,人其实不少,只不过其他人听到或是看到车过来,就很快跑开了,她们可能是躲闪不及。被撞的两个女生,只有一个穿了轮滑鞋,没穿轮滑鞋的女生一只脚上的鞋都被撞飞了。”

从大门进来几百米长的路段到达此处有3个减速带,李的车子撞到陈晓凤和张晶晶时是全力开进,根据警方鉴定:“因为路面上没有刹车痕迹,而无法判定车速。”车上有两处血迹,都在车前保险杠上,一左一右两个车灯附近。陈晓凤和张晶晶各自倒在马路一边。从这里开始,事件就出现了分歧。

一种现在已被在场学生和受害者家属基本认可的说法是,李开车到达了前方不到100米的一个男生宿舍楼下,放下了车上的人。警方的记录上写着车上还有一个人,而有人说有两个,是男是女并未透露,乘客在事发后就“消失”了。总之送人到达后,李独自开车返回原路。网络上另一个说法是,李接女友去了馨雅楼。而馨雅楼在学校的最外围一圈,离事故地点比较远,女友也并未出现,这个求证只要调出学校监控录像就有答案。然而在这个故事里,没有答案的说法太多了。

那天主要拦截迈腾车的武协学生们,在事件开头受到了很多赞扬。陈广乾的很多信息都来自于他们。“他们说觉得李可能要往另一个门跑,就去了几个人在离馨雅楼很近的门守着,可是李没有去,又直接开回去,他们守空了。”李第二次开过原地时出现了一些拦阻的学生和保安,学生们已经拨打了报警和急救电话,李的车子开到这条路的尽头,学校的侧门已经紧闭,他在学生们的愤怒和惊讶中停下了车。

“我爸是李刚”引发的二次悲剧

旁观者的愤怒是从李一帆第二次返回肇事现场时没有减速开始的。“车开回来的时候还是速度很快,经过事发现场的时候一点儿没停,当时同学们很气愤,也害怕他真的逃走了,就跑上去追赶。当时给园区打电话让他们关校门了,我们想看看关没关好,也怕那车硬闯,所以就想人多点儿去追,能拦下来就拦下来。”学校下晚自习的时间是21点半,刚下课的学生们在超市附近的都陆续知道了这个消息。

学生们把车拦在了门口,李一帆开始并未下车,学生们把车圈了起来,在车外和李对峙了几分钟。“我们都挺气愤的,问他为什么撞了人还不停车,一开始他不承认自己撞人了,就说没撞,说‘我怎么撞人了’之类的,我们很气愤,挡风玻璃都碎了,事实就摆在那里,他还死不承认。不过虽然当时大家情绪比较激动,但是场面是可控的,并没有发生上去打人的事情。”此时也是第一批照片上传到网络上的时候,“最开始应该是人人网,后来猫扑、天涯就都有照片了”。照片并不多,有一张车牌号,有李一帆在驾驶室里的样子,还有两个女孩倒地的照片。

在网络流传的版本里,李一帆“下车后向人群叫嚣,‘我爸是李刚,有本事你们告去’,‘看看你们把我车弄成什么样了’”。这两句话使得这起事故立刻插上了翅膀。在早期的网络媒体转载中,这些言辞和他撞人后“径直去接女友”连在一起,引起了公愤。可是想要复原这几句话,却遭到了极大的难度。记者走访了河北大学当时有可能在场的对象,却没有一个人能或愿意把这几句话复原,尤其是当时应该离得最近的保安人员,一直以各种理由绕圈子。对于这句话的还原只能到这一步。

“我没有听到他说‘我爸是李刚’这句话,虽然我当时离车不算特别近,但是也不远,如果他说了,我是能听到的。但是我好像听到了他说了类似表明身份的句子。我听另外的目击者说,李确实说了‘我爸是李刚’这句话,但他并不是很大声地说的,不然我是能听到的。而且这句话应该是对保安说的,因为他和我们学生的交流基本都是车刚拦下来的时候回应我们的质问,所以这句话应该是保安和校警赶到之后和他们说的。后来保安和校警就把李带到校门口保安亭那边了。”现场目击学生梁嘉月是武术协会成员,他说,“我们学生都私下议论,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到底是怎么说的。”

当天晚上学校内部论坛上出现了照片和学生们的议论,河大学生武翔说:“一开始没看见说李刚,是以‘飞车党’之类的为标题的,外网天涯上也有一个帖子,都没注意李刚,都和杭州那个飙车撞人案联系起来了。”在李一帆表妹的网络发帖中辩白,说李一帆是看到了保卫处某位干部,曾经和父亲一起见过并吃过饭,“那是他在求助”。武翔曾经在同学的生日会上见过李一帆。“‘大一’、‘大二’一起吃过几次饭,但都是一帮朋友一起的,不能算熟,不过也认识。

当天晚上在网上就认出他了,他在河大同学多,又是保定人。”第二天17点陈晓凤宣告不治身亡,已经被拘留的李一帆引起了更大的公愤。武翔在网上发帖说应该还原事实的真相,而不是去“人肉”攻击李刚,却遭到了同学们更多是外界的臭骂。“大家的逻辑是,如果不把李刚刨根问底地‘人肉’出来,李一帆肯定就得跑了,他们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能维护法律的公正。”

河北大学内部此后出现了两种声音,一开始义愤填膺地“要求严惩凶手”的学生们很快发现,他们自己也成了“李刚同党”。“到底这句话怎么个说法,当时什么情况,因为后来网络媒体的热炒,就成了河北大学的学生们必须交代的情况,可实际上能清楚了解情况的人并不多,大家也多是以讹传讹,这样很多人不愿意再说。”网上说有学生说学校下令封口,更加加重了外界对河大的非议。

“网上建议企业不要录用河大学生,一开始不关自己事出自义愤说的话,后来开始切身相关了,学生们该怎么办呢?”陈晓凤头七这天,很多学生自发地在事故现场和水池边点燃了蜡烛,小纸条写着“安息”,寒风中蜡烛旋即熄灭,沉默的人群却很长时间没有散去。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