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周恩来六上《时代》封面 折射中美关系演变

2010年11月01日08:58人民网许述 夏言玫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973年底开始,“四人帮”发起了“批林批孔”运动,在《时代》记者眼里这场“粗暴、野蛮的诽谤运动”矛头直指周恩来。周恩来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被迫于从中南海西花厅搬到了解放军305医院。

周恩来六上《时代》封面 折射中美关系演变

  第三次:“周恩来受到苏联柯希金的欢迎”

  《时代》的封面文章中,对与美国自身紧密相关的事件一般会浓抹重彩。因此,1964年11月13日的《时代》封面就显得有些“另类”,它是周恩来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握手的场面,似与美国无关,其实不然。如果说美苏两国在天平两端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中国这只“砝码”加入哪边就显得尤为重要了。1959年,中苏关系恶化,中国从苏联一边的“托盘”里走了出来,苏联只好开始缓和与美国的关系。现在,周恩来到莫斯科与柯西金握手,标志着这两个以前的兄弟国家正试图恢复他们的友谊。对此,《时代》能不关注吗?那么,中苏握手为什么发生在1964年11月?

  1964年10月16日,中苏两国都发生了一件大事,不但震惊了全世界,也使中苏关系迎来了一个恢复和改善的契机:苏联是“下台”——刚过完70大寿的赫鲁晓夫被赶下台;中国是“上天”——原子弹爆炸成功,毛泽东用他特有的语言说:“放一个响屁比长篇大论更引人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主动伸出了橄榄枝。11月5日,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中共代表团一行来到莫斯科,准备参加十月革命胜利47周年(注意,这并非逢五逢十)庆祝活动。《时代》记者评论道:一个月之前,周恩来还被俄国人骂作“黄色危险、真马列主义的无耻堕落者、可恶的托派路线偏差分子和分裂者”,但现在周恩来不计前嫌来到莫斯科,“他谨慎、冷静得像是个来拆除炸弹的人”。

  然而,中国代表团却提前回国了,从此,中苏两国高层25年中(直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没有任何正式往来。究竟是什么使两国破镜难圆?必须回到1964年11月7日晚上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宴会上寻找答案。

  这天晚上,苏共中央在克里姆林宫设宴招待前来道贺的共产主义国家代表。周恩来致过贺词后与一些苏联领导人交谈,接着又端起酒杯向苏联元帅扎堆的桌子走去。这时,苏联国防部长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摇摇晃晃地迎面走来。周恩来刚想寒暄两句,马林诺夫斯基突然恶狠狠地吼道:“你们中国人不要耍政治魔术!”这句话的内容和分贝足以将全场所有人包括一些西方记者的目光吸引过来。周恩来反应极快,他赶紧岔开话题:“马林诺夫斯基元帅,下次来中国我请你喝茅台酒,喝北京的二锅头好吗?”哪知这个马林诺夫斯基不知真醉还是假醉,继续放言:“不要让任何魔鬼妨碍影响苏中两党的关系,俄国人民要幸福,中国人民也要幸福,我们不要赫鲁晓夫来妨碍我们,也不要毛泽东来……”周恩来见他不识趣,抛下一句“你的话我不懂”,转身离开。马林诺夫斯基又冲着周恩来的背影喊道:“我们俄国人搞掉了赫鲁晓夫,你们也要采取行动,搞掉毛泽东,苏中两党只有这样才能和好。”马林诺夫斯基“意犹未尽”,又去“鼓动”贺龙(中共代表团副团长)。周恩来走过来:“贺老总,这个家伙太放肆了,看来,他说出了他们想说出的话,我们只能退席表示抗议!”于是,中共代表团在全场凝视中愤然退场。

  周恩来此行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搞清楚赫鲁晓夫下台的真正原因——是不是因为他搞坏了中苏关系?二是确定1965年的各国共产党会议还开不开——该会议准备将中国“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为顾全大局,周恩来在接下来的3天会谈中主动抛开宴会风波,询问赫鲁晓夫下台的原因。勃列日涅夫表示,赫鲁晓夫下台是由于领导方法和工作作风问题,而不是因为路线、方针和政策问题。失望之下,周恩来进一步试探地问,召开各国共产党会议是赫鲁晓夫的意思,既然他已经下台,那么这个会可否不开。勃列日涅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含糊其词地说苏共20大以来的路线和纲领不是赫鲁晓夫一个人制定的,而是集体制定的正确路线,新的苏联领导层将继续执行,他个人无力改变。

  话说到这个地步,会谈已经难以进行下去,同时周恩来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方面,马林诺夫斯基在宴会上的表现第二天就出现在西方媒体上,甚至有报道称:“据苏联元帅说,苏共中央已经与中共中央达成协议,要赶毛泽东下台,由周恩来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另一方面,苏联也在施放谣言,离间中国领导层,并“举例”说周恩来对毛泽东执行的路线表示怀疑,认为毛泽东在向赫鲁晓夫挑战,这削弱了世界共产主义统一战线,还损害了中国在亚洲国家中的威信。

  对于这次中苏冲突,《时代》记者显然偏袒苏联:“莫斯科统治下的这个西方共产主义帝国在军备、工业潜力、生活水平以及教育方面要更强大一些。北京统治下的东方共产主义帝国则在人口上多得多,作为一股革命力量,它的缺点正好给了它优势:短缺让它变得更加刚毅;对好生活的羡慕让它变得更加凶猛;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则让它变得更容易冒险。对于压倒西方世界力量,莫斯科的评价听起来更加实际;而北京坚持西方国家不过是纸老虎的主张,则显得更加狂热……”俄国有句谚语:“罗马是第一个罗马,拜占庭是第二个罗马,莫斯科是第三个罗马,永远不会有第四个罗马。”《时代》的这篇封面文章题为《众多罗马的时代》,它认为“北京正在试图成为第四个罗马”。在《时代》记者眼中,中国似乎是“不自量力”,记者开心地看到中苏关系的伤口没能愈合,他当然还想看到中国内部进一步分裂。

  11月13日,中共代表团提前回到北京。很少到机场车站迎送的毛泽东出现在机场,还送给周恩来一大束百合花。这无疑在向全世界说:我们是团结一致的,你们的离间没用。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