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美国中期选举 > 正文

美国中期选举观察:茶党能否左右政局

2010年10月21日09:23新民周刊邵乐韵我要评论(0)
字号:T|T

  茶党能否左右美国政局?

  就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大扳手腕的当口,还有个叫“茶党”的政治社团突然跑出来,撩起袖子认真地说,“我也要来较较劲”。

  记者/邵乐韵

  离11月2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各路人马正朝“一席之地”作着最后冲刺。今年,众议院435个席位将全部改选,参议院100个席位中有37个要改选,37个州的州长也要更换。

  每四年一次的总统选举决定谁能入主白宫;而每两年一次的国会选举则看民主党和共和党谁能获得国会的主导权(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的国会选举称为“中期选举”)。2008年,趁着奥巴马当选总统、民意支持率高达74%的势头,民主党大获全胜,一举拿下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对奥巴马来说绝对是施政的利好。

  然而如今,根据美国拉斯穆森民意调查机构10月17日发布的报告,只有47%的民众或多或少认同奥巴马的表现;政治网站Real Clear Politics综合各家媒体最新调查,得出国会平均支持率仅21.2%的结果;盖勒普民意调查显示,共和党支持率反超民主党10个百分点。

  对民主党来说,这次选举是一场保卫战;而对共和党而言,则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而就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大扳手腕的当口,还有个叫“茶党”的政治社团突然跑出来,撩起袖子认真地说,“我也要来较较劲”。

  这个所谓的“茶党”虽然兴起才1年多,但它在抗议活动中不断壮大,号称已拥有数百万支持者。他们没有章程,没有严密的领导组织,却号召集会、参选,掀翻了好几员政治老将,一步步深入政坛——它到底是茶壶里的风暴,还是能左右大局的力量?

  竞选正酣,茶味正浓,有人窃喜有人愁。

  经济之痛

  经济,是奥巴马上台时民众寄望最大的课题。中期选举,其实是关于经济的民意测验。

  去年年初,奥巴马在争议声中签署了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可是到今天为止,美国的失业率依旧在9.6%的高位徘徊。如果继续实施救助计划,则意味着政府财政赤字又要加重。联邦政府巨大的开销,则让纳税人越来越缺乏安全感。

  今年9月,奥巴马政府又推出新的经济刺激措施,但被认为是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效果。奥巴马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也承认:“如果选举是关于‘人们是否满意经济现状’而展开投票,那么我们的表现不佳,因为似乎每个人都觉得美国的经济状况原本应比现在更好。”

  经济搞不上去,支持率就下降,这是很现实的反馈。复旦大学美研中心副教授宋国友认为,民主党在降低失业率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量化指标上没有兑现诺言,使得原本支持奥巴马的底层大众不满;虽然成功推行了医保改革、金融改革等,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新政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因此民主党在改选中肯定会丧失一些席位。

  民主党的失利恰好为共和党的指摘提供了说辞。最近几个月,共和党人谨慎乐观地摆开阵势——从电视台的福克斯新闻到广播台的脱口秀,从党内新晋领导人到保守派领军人物萨拉·佩林——统统强势出动,以期至少夺回对众议院的控制权。

  而在开放竞选的37个参议员席位中,原民主党占19席,原共和党占18席。如果共和党要在参议院中翻盘,就不仅要保住现有的席位,还要从民主党手中抢出10席,有一定难度。

  至于州长竞选,民主党预计可能会丢失12个州长的宝座,这将直接影响到2012年总统大选的选情。奥巴马感觉到党内的不安情绪,上周末带着妻子米歇尔跑到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和哥伦布选区,为该州民主党候选人拉票。“别让他们(共和党)告诉你改变是不可能的。”奥巴马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对场子里的3.5万人喊道。他说,如果倒退回最初的(共和党)政策时代,将是最大的错误。“我知道有时候(现实)令人失望,但不要让别人告诉你说这一切斗争不值得;不要让别人告诉你说一切没有改变。”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奥巴马还将跑到其他几个选区安抚人心。

  白宫发言人罗伯特·吉布斯辩说,民众对民主党不满,不是因为总统的政策,而是经济形势实在太艰难了。这个烂摊子是谁留下来的呢?当然要怪前一届共和党政府。

  与此同时,共和党则将有经济背景的候选人推到前台:惠普前CEO卡莉·菲奥莉娜将竞选加州参议员,eBay前CEO梅格·惠特曼将竞选加州州长。两人均在商界驰骋多年。

  茶党搅局

  驴象相争时,茶党的异军突起,给选举增加了变数。

  自称向“波士顿倾茶事件”先辈们致敬的茶党,反对大政府,主张减税,反对政府过度干涉企业运作,主张回归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相比共和党,右翼民粹主义的茶党显得更为激进。

  今年4月,《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调查发现,茶党支持者普遍有较好的经济基础,受教育程度较高。其中18%是共和党人,男性白人,已婚且45岁以上。他们在很多问题上的观点比共和党人还要保守。如果说大多数共和党人对政府“不满意”,那么茶党支持者就是“很生气”。他们对国家发展方向深感悲观,认为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过分向穷人和中产阶级倾斜,却不太顾及富人的利益。

  在初选期间,茶党与部分老牌共和党阵营组成临时联盟,借以将影响扩大到主流政治领域。他们热捧萨拉·佩林等标志性保守人物,带动了共和党支持者的投票热情,并引起民主党的警惕。

  在洛杉矶选区的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希夫给选民们发放了一封两页长的信,表示如果让茶党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坐上议员席位,就意味着医保和环保改革的终结。“我们看到茶党激进者在一个又一个州获得胜利,不能小觑其威胁。”

  但对于共和党来说,茶党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茶党的政治诉求与共和党有重叠,可能会在部分选区损害共和党的基本盘,分散共和党的选票。”宋国友分析说。

  就在上个月,茶叶党新晋候选人克里斯汀·欧唐尼尔在特拉华州共和党初选中一举挫败党内当权派候选人麦克·卡斯尔,令政界人士刮目相看。

  再早些时候,肯塔基州共和党党内初选也爆出冷门,茶党代表人物、47岁的当地眼科医生兰德·保罗以显著优势,打败本党参院领袖钦定候选人。这个高呼着“要把我们的国家夺回来”的人之前没有从政经验。

  根据《纽约时报》统计,共有33名茶党支持的候选人参与角逐众议院里共和党的席位。相比共和党内的资深政客,大多数茶党支持的众议员候选人都是无名小卒:农场主、飞行员、披萨饼店老板、医生和退伍军人等,有些是首次参与政治竞选。

  宋国友指出,茶党声势固然浩大,是否足以影响美国传统政治生态中的两党对立格局,很值得怀疑。

  茶党的主张也不乏自相矛盾之处。不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茶党拥趸认为,今年他们缴的税还算“公平”;大多数人送孩子上的是公立学校;虽然支持小政府(意味着政府要削减开支),但也不愿放弃社保和医保福利(意味着政府必须在这些项目上有大投入),因为既然交了钱,就有权享受。

  彭博新闻社10月举办的全美民调发现,83%的茶党支持者主张废除医保改革法案,然而,又发现有52%的支持者主张更多处方药福利,53%支持者要求政府对主要健康疾病建立计划。制定此次调查的负责人认为,调查中表现出来的各种想法和主张很混乱。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评价称,表面沸腾的茶党运动其实“只有蒸汽,没有引擎”,没有认清美国面临的问题,也拿不出实际可行的方案来解决问题,只一味地对奥巴马政府发表怨气,反对一切政府新政。这样的激进态度,连有些共和党人也看不过去。

  《商业周刊》也同样认为,茶党难获工商业信任,后者期望的是一个行为可判断、温和的、能创造稳定经济环境的政府,而不是一些只会乱扔政治炸药的人。

  广告大战

  资金和广告总是竞选中不可或缺的。

  由于华尔街对新出台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不满,导致不少捐款者把绣球抛向了共和党。据非营利组织“公共市民”统计,共和党人上月获得的政治献金较民主党人多6倍,这些资金有很多都来自华尔街,还有银行、卫生及制药等行业。

  美国商会计划向今年中期选举投入7500万美元,目前已为选举支出了逾2000万美元,其中89%用于助选共和党候选人。

  广告大战甚嚣尘上。即便在优势不明显的州,共和党也一掷千金。相比之下,民主党从工会等其他传统盟友得到的财政资助相对少很多,在一些不占优势的州,甚至放弃了为自己的候选人投入广告资金。

  亲共和党的非营利性组织“美国未来基金”投放的一则电视商业广告中,打击的目标是阿拉巴马州民主党候选人鲍比·布莱特。广告结尾处的旁白露骨地说道:“选举日那天,走正确的道路。别选鲍比·布莱特。”美国未来基金播放广告的钱,来自企业捐款。

  在以往选举中,这种做法是不允许的。根据2002年美国制定的“竞选财务法”有关献金条款,禁止企业或工会直接出资帮助国会议员和总统候选人参选,但它们可以组成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委员会一年内对同一候选人的捐款不得超过5000美元,对同一政党的全国委员会捐款不得超过15000美元。

  然而今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一项裁决,取消了长期以来政府对企业资助竞选活动的限制,同时,企业或工会可以在初选前30天和大选前60天投放选举相关广告。

  竞选开支限制的放宽,意味着公司企业、工会和其他政治团体将在政治选举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只要有人(公司或团体)能提供数亿美元,获支持的候选人就有当选的可能。

  此裁决当时令包括奥巴马在内的反对者大为不满,奥巴马称“最高法院为利益集团用金钱来践踏我们的政治大开了绿灯”,这是“大石油公司、华尔街银行、医保公司和其他强大利益集团的胜利,将帮助它们在华盛顿施加影响力、掩盖普通民众的声音”。

  此次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无疑是新竞选广告法的受惠者。包括美国商会、“美国行动网络”(American Action Network)、“十字路口导航”(Crossroads GPS)等党外机构,承诺捐款逾1.5亿美元,而这些组织,统统与共和党高级策略师、前布什政府心腹卡尔·罗夫有联系。像“十字路口导航”和姐妹团体“美国十字路口”通过互联网就征集到了10多万美元个人捐款,更多大额支票还在后头。

  9月初一份调查报告说,中期选举的广告费用已超过4亿美元。其中,共和党外部团体为参议院的竞选花费了3100万美元的广告费用,远高于2008年的1600万美元。

  “如果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取得胜利,奥巴马的施政将在国会受到一些钳制,第一任期后两年的很多政策将不得不终止。”宋国友分析。

  奥巴马在后两年任期中的规划包括,贯彻实行其历史性的医改法案,向富人增税,通过气候变化法案以及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等。若共和党主导了众议院,奥巴马将被迫在每个问题上与共和党协商。

  当然,从国会中期选举的结果就预测第一任期总统在连任大选中的去留未免还为时过早。1994年,克林顿任上首次中期大选,民主党遭遇惨败,虽然之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一度抵制总统提出的财政预算,导致许多政府部门无法正常运作,但克林顿仍在1996年轻松获得连任。

  谁是美国的那杯茶,只有选民自己尝了味道才知道。

相关专题:

2010美国中期选举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