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美国中期选举 > 正文

美“茶叶党”:一群愤怒的人

2010年04月10日07:56新华网沈敏我要评论(0)
字号:T|T

美国政坛两大巨头民主党和共和党已为世人熟知。然而从去年初开始,另一个“党派”“茶叶党”频频见诸报端,民主、共和两大党不是畏之便是捧之,唯独不敢等闲视之。

“茶叶党”之名起源于1773年点燃美国独立战争导火索的波士顿倾茶事件。与当初相似的是,今天的“茶叶党”也是由一群“愤怒的人”组成。他们从去年初开始,通过集会抗议发泄对奥巴马政府的不满,很快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势力。

不是政党的“党”

美国媒体很难为“茶叶党”下定义。它没有统一的党纲和组织,也没有统一的领导人,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党”。

美国《时代周刊》追溯了“茶叶党”名称的由来:去年2月,美国CNBC电视台评论员里克·圣泰利在抨击奥巴马政府广受争议的房贷救助计划时称:“我们正考虑成立一个芝加哥茶叶党。”

两百多年前的波士顿“茶叶党”用倾倒茶叶来表达对英国殖民政策的不满,引爆美国独立战争;今天的“茶叶党”运动原是草根阶层表达对奥巴马政府政策不满的民间抗议活动,但难免被不同的利益集团利用,成为向政府施压的工具。

“茶叶党”运动的能量到底有多大,目前还难以下定论,可以肯定的是其势力正日益高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与《纽约时报》一次联合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大约20%的成年美国人对“茶叶党”运动有认同感。而这场运动也在今年1月取得了第一场实质性胜利:在“茶叶党”强大声援下,共和党人斯科特·布朗赢得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席位,这个席位原本长期由已故民主党人泰德·肯尼迪占据,被视为民主党的保留席位。

布朗主张美国加大反恐力度,反对奥巴马医疗保险计划,赢得了“茶叶党”欢心。这场意料之外的胜利使奥巴马政府意识到了“茶叶党”的巨大影响力。

“茶叶党人”普遍反对“大政府”概念。他们不认为一个精英政府通过严密的立法可以解决棘手问题,这一立场与共和党人中的保守派不谋而合,于是很多人把共和党保守派等同于“茶叶党”,但遭很多“茶叶党人”嗤之以鼻。

“我们对共和党议员和民主党议员一样讨厌,”纽约州阿尔巴尼的“茶叶党”活动组织者琳恩·罗伯茨说。

难以归类的“茶叶”

“茶叶党”由数百甚至上千个松散团体组成,他们在餐厅、起居室、图书馆、办公楼甚至通过网络聚会。

由于“茶叶党”组织分散,要扩大运动的影响力,需要组织者花点心思。北卡罗来纳州一个“茶叶党”运动组织者戴维·德杰罗拉莫说,去年他计划组织一次全州范围的行动,先四处联系所有他能找到的团体,邀请对方参加去年5月在阿什维尔举行的首届“北卡罗来纳自由大会”。当各方到齐后,德杰罗拉莫想尽办法说服这些团体加入“北卡罗来纳自由网站”。接下来,他在市政厅举行会议,拍下会议视频上传到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如今,德杰罗拉莫的团体每星期要发出6000多份电子邮件,不时举行非正式的抗议游行活动,并把活动视频上传到网上。

不仅外界难以定义“茶叶党”,这个阵营内部不少人也拒绝被统一归类。他们的立场虽然有相似,但诉求多种多样,其阵营内部也出现分化。

来自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的律师贾德森·菲利普斯最近在该市一家时髦酒店组织召开了第一次“茶叶党大会”,每张门票售价高达549美元。组织者究竟从中挣了多少钱不得而知。不少义务组织抗议活动的“茶叶党人”对菲利普斯这种“捞钱”行为不以为然。

在纳什维尔的“茶叶党大会”中,当演讲者约瑟夫·法拉要求总统奥巴马出示出生证、以证明自己美国公民身份时,得到与会者的大声喝彩。但颇有影响力的博客作家埃里克·埃里克森随后在其博客中批评这类炒作行为时,也获得不少响应。埃里克森认为,“茶叶党”运动因为与某些阴谋家沆瀣一气,“有把自己声名搞臭的危险。”

“不满”的影响力

在经济持续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国债规模日增的环境下,民众对美国政府累积的不满总要找到发泄的渠道,“茶叶党”运动的爆发也就不可避免。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今年2月初开展的最新一次电话民调结果显示,三分之二受访者对联邦政府工作表示“不满意”或“愤怒”,这是1996年3月以来,这项定期民调中对政府不满意率最高的一次。

佛罗里达州中西部一个“茶叶党”团体“皮内拉斯爱国者”的组织者艾琳·布莱克默说,她对联邦政府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她理想中的政府应节约支出、预算平衡,和很多“茶叶党人”一样,布莱克默被对奥巴马政府医改改革方案的争议所触动,决定加入“茶叶党”活动。“我把整个议案读了一遍又一遍,每件事(结论)都是‘将成立一个委员会’。我们确实需要医保改革,但还需要做很多事来控制成本。别再搞什么幕后交易,把你们老挂在嘴边的透明度表现出来。”

对政府的这种不信任感,弥漫于各类“茶叶党”活动中。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凯文·墨菲说,他愿意看到医保体制有所改善,但他不相信政府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我信不过他们,也信不起。他们从未证明自己能够有效率地办任何事。”

墨菲最近组织的一次“茶叶党”会议仅有5个人参加,地点在当地一个酒吧里,不过就阿灵顿而言这规模不算寒酸。毕竟在阿灵顿这个五角大楼所在地抗议“大政府”理念,就像在加利福尼亚州“硅谷”鄙视芯片技术一样稀罕。

尽管组织松散,“茶叶党”的政治影响却毋庸置疑。不仅美国总统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政府和民主党把持的国会都忙于应付,很多政客的个人前程也系于“茶叶党”之威,这为美国中期选举添加了不少变数。

在佛罗里达州,正在与现任州长查理·克赖斯特竞逐共和党参选国会参议员提名的前共和党州议员马尔科·鲁比奥,正倚赖该州“茶叶党”的摇旗呐喊造势。

在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由于在移民等政策问题上表现了较为宽松的立场,遭到“茶叶党”攻击,在党内初选中声势已经逊于对手、前众议员J.D.海沃思。

“茶叶党”的主流理念

尽管“茶叶党”的诉求形形色色,但某些理念在“茶叶党”运动中较为普遍,《时代周刊》总结了三条:

一是明确反对“进步主义”理念。这种理念认为一个由知识阶层组成的政府有能力为国计民生找到出路,而“茶叶党”认为,要解决问题,与其靠政府,不如靠个人,他们担心政府过多干预会造成权力过度集中,形成所谓的“大政府”。

二是和历史上许多民粹主义运动一样,“茶叶党”运动往往成为阴谋集团和本土论者的集合。纳什维尔的“茶叶党大会”上,前科罗拉多州众议员汤姆·坦克雷多称,奥巴马之所以能当选总统,全赖那些不会讲英语的选民,“因为人们投票之前没有进行公民文化程度测试。”这类有歧视非主流族裔之嫌的发言获得连连喝彩。在大会上,已故右翼作家克利昂·斯库森《5000年飞跃》是被演讲者援引最多的书,斯库森的很多观点带有极端色彩,至今争议不断,但在“茶叶党”中却总能找到支持者。

第三点则是延续了上世纪90年代初民间政治运动的思想。来自弗吉尼亚州的“茶叶党人”苏珊·柯伦在最近一次公开场合演讲中说:“是我们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我们这些民众。我们是雇主,而这些被选举出来的议员是雇员。我们必须停止称呼他们为官员,不要再赋予更多他们应得的信任。”这种呼吁与当年得克萨斯州亿万富翁亨利·罗斯·佩罗批评政府时的口号如出一辙。当时的情形与今天颇为相似:经济不景气,民间对政府政策存有诸多不满,故而谋求改变决策。

佩罗所创立的改革党最终未能成大气候,很多茶叶党人似乎也无意成立一个真正的政党。来自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的乔·科纳德坦言,他受够了党派政治,对成立新党毫无兴趣。“不要把我称为共和党人,我是一个反对‘大政府’的独立思想者,”他说,“‘茶叶党’运动根本不是一个党,我想要没有政党参与的政治。”

《时代周刊》说,美国的开国之父乔治·华盛顿也想要“没有政党的政治”,但历史的走向不遂人意,“它给了我们民主党或共和党,而我们可能还必须和他们共存很长一段时间。”而“茶叶党”运动的意义则在于“告诉我们,那些传统政党对政治的掌控,远不如其领导人所愿意相信的那样严密,而在问题丛生的时代,比如当前这个时代,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最好都要对此心存畏惧。”

相关链接:热衷政治的资本家佩罗

亨利·罗斯·佩罗,1930年生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县。1982年他以1000美元的资本组建了佩罗“电脑数据系统”公司,4年后扩大为佩罗系统公司,并任该公司董事长和佩罗基金会主席。佩罗先后利用为政府出资举办“医疗照顾”、“医疗补助”的服务获巨额利润,从一个小业主变成亿万富翁,2009年以35亿美元身家名列《福布斯》杂志的美国富人榜第85位。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间,佩罗频繁批评时任美国政府施政方针,并拥有不少支持者。1992年,他自掏腰包、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美国总统竞选,虽未能最终当选,但普选得票率近19%,对民主、共和两大党形成很大冲击。1996年,佩罗以其创立的“改革党”候选人身份参加当年的总统选举,但支持率大大不如1992年参选时的成绩。近年来佩罗淡出政界,重新专注于自己的商业王国,改革党也未能成为民主、共和两大党之外、真正能左右美国政局走势的第三股政治力量。(沈敏)

(新华网)

相关专题:

2010美国中期选举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