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男孩偷卖同学单车被围殴致死 生前遭残忍虐待

2010年10月28日05:27华商网邓龙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男孩偷卖同学单车被围殴致死 生前遭残忍虐待

8嫌疑人6人未成年

■记者 邓龙辉/文 梁萌/图 实习生 欧佳浈

阳光讯 因为同学把自己家的自行车偷走卖了200元,他为了索要损失就找一帮“大哥”来帮他出气,而这些“大哥”则为了“兄弟义气”想出了各种手段去对付一名14岁男孩,拳打脚踢、砖砸、制造车祸、扔下水井甚至活埋,最后将奄奄一息的同学扔到一处偏僻的草丛里,被人发现时,这名小男孩已经死亡。

14岁男孩偷卖同学家自行车

小强(化名,男,14岁)和林欣(化名,男,15岁)是同学,但都没有初中毕业就辍学在家,两人经常在一起玩,有时候小强就吃住在林欣的家里。今年年初,小强曾提出骑林欣家的自行车回家一趟,但被林欣拒绝,随后,小强偷偷地将林欣的自行车骑出。

小强有一个爱好就是上网,但由于缺钱,他就将林欣家的自行车以200元的价格给卖掉了。这事很快让林欣知道了,林欣多次向小强讨要自行车都没有结果,最后林欣就提出还他钱,而小强则总是说暂时没钱,等有钱了一定还,或找其他理由一再推脱。几次下来,林欣已经受不了了,便对他的一个好朋友贾利 (化名,男,17岁)说了这事,并扬言要好好教训下小强。

曾预谋活埋偷车者

10月3日晚上10时许,贾利、小高(化名,男,15岁)、小斌(化名,男,19岁)三人在高陵县姬家乡新天地网吧上网时看到了同样在上网的小强,贾利立即电话通知了林欣,并让小高和小斌两人看着,自己到网吧楼下的路口处等林欣,在等的同时,他叫来在附近另一网吧上网的工友小白(化名,男,19岁)帮忙。

接到电话后,林欣也立即通知了自己的朋友小孙(化名,男,16岁)、小魏(化名,男,15岁)、小唐(化名,男,17岁)一起乘三轮车赶到了高陵县姬家乡新天地网吧。找到小强后,林欣等人让小强到外面,小强不同意,林欣便用胳膊夹住小强的头部,强行将小强拉到网吧二楼楼梯口处。在这里,林欣用自己从家顺手带来的一把螺丝刀的手柄对着小强的头部就敲了起来,其他人见林欣动手了就跟着对小强拳打脚踢,贾利则从网吧门口的路边捡了一块砖拍向小强的背部。

之后林欣又用胳膊强行夹住小强头部,与贾利、小白、小孙、小魏、小唐等人人将小强挟持离开新天地网吧,他们将小强强行挟持到西金路东段的陕汽兄弟实业门口后,继续对小强实施围攻殴打。

最后,几个人预谋制造车祸、扔下水井、活埋等手段施暴,制造车祸没有车来、扔下水井没有人敢,就计划活埋,半路上,他们拦下一辆三轮车将已经昏迷的小强带到渭阳路北段合容电器公司北围墙一处野地草丛处扔下。

草丛中发现男尸

10月4日8时30分,在西安市泾渭工业园渭阳路雨污水管网施工工地上班的苗某,来到渭阳路与泾高南路丁字路口东南角的合容电器公司北围墙处正准备上厕所时,发现有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墙内的草丛中,他喊了几声,地上的男子依然没有反应,苗某感觉情况不对劲就立即拨打电话报警。

接到报案后,公安经开分局泾渭园派出所值班领导带领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民警看到,男子躺在合容电器公司北围墙处草丛里,经分局刑侦技术人员现场勘查确认该男子已死亡,并且这名男尸头部有明显伤痕,疑似外力打击造成。就此,泾渭园派出所立即展开尸源调查工作。

下页导读:打人后还向厨师吹嘘

10月8日上午,当民警来到高陵县崇皇乡军庄村进行第五天的排查工作时,该村村民韩某经对无名男尸照片辨认后,认定死者就是她失踪几天的儿子小强。

8日下午1时许,专案组民警王富平、惠文韬在泾渭新城某公司进行走访时,该公司一厨师无意间说,他前几天听一伙年轻人在吃饭时说他们打了一个人,打的还不轻。又经过摸排,民警发现了知情人小白,经过当场盘问,小白对他10月3日晚在兄弟实业公司门口参与殴打小强的犯罪事实做了初步交代,专案组民警遂将其带回所里审查。

原来,贾利、小高、小斌和小白四人都在该公司上班,10月4日,打完人后的贾利等人在吃饭的时候还向餐厅师傅和其他人吹嘘说自己昨天将一个人如何如何揍了一顿。根据小白的交代,民警迅速确定了其他7个嫌疑人。

10月8日23时至9日凌晨3时许,专案组副组长马志福带领侦查员连夜展开抓捕,先后在高陵县崇皇乡、高陵县姬家乡将涉嫌参与“10·4”故意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贾利、小高、小斌、林欣、小孙、小唐、小魏七人抓获。

在高陵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林欣等7个人 (由于其他原因,贾利被关押在了未央区看守所),他们都低着头,偶尔微微抬一下头,恐慌地看着民警和记者。

“打完后他在那睡着了”

记者:你为什么要打人?

林欣(15岁):因为他(小强)把我们家的自行车偷走卖了,我找他要钱他不还,总是骗我,我就感觉他就是有钱也不想还我。

记者:你知不知道当时打他打的有多严重?

林欣:我就是敲了他的头几下,别人用脚踏的,贾利用砖拍了几下,我们打了之后,他还站了起来,没站一会儿就又爬地上了,在那吐,后来就在地上睡觉了。

记者:你们把他打完后,为什么又把他扔到偏僻的草丛里去?有没有想过他会死?

林欣:当时害怕被人看到,就想把他弄到偏僻点的地方去。

“我不动手就会被打”

记者:你为什么参与这次事情?

小白(19岁):我和贾利在一个工厂上班,因为之前在厂里得罪过他,他就一直想找我的事。3日那天晚上我在上网,他找到我说有事让我出去,我原以为他会把我叫出去打我一顿,可没想到他是让我去帮他打人。

记者:你认识被打的人吗?

小白:除了我们厂里的三个人之外,其他几个人我都不认识,被打的那个我也不认识 ,刚开始我是站在旁边看,可贾利说“你不打他,我就打你”,没办法了我就上去踏了那个人两下。

记者:你们是怎么打那个人的?

小白:我们打了一会儿,他想爬起来,站起来后晃了几下就又倒了,就在地上吐,然后就昏过去了,贾利说他假死,就用烟头烫他,他还动了一下。后来有人说把他拉到路中间让车碾,可放在路中间几分钟都没车过,就又把他拉到路边,贾利说把他丢到旁边的下水井里,再盖上盖子,上面放几块石头,但没人做,再后来贾利说附近有一个砂石厂,要把那个人拉到那里活埋了,他们就挡了一辆三轮车,就把那个人抬了上去,还没走到地方,他们就把那个人扔到了一处草丛里。

下页导读:“大不了进去住几年”

在高陵县看守所采访完之后,记者又来到未央区看守所见到了贾利,以下是记者与他的对话。

记者:你认识那个人吗?为什么打他?

贾利(17岁):我不认识,但他们说那个男生平时小偷小摸的,被别人打惯了。

记者:这就是你打人的理由?

贾利:我当时也急了,也为了给朋友面子,就想狠狠地教训那个人。

记者:之后几天你是怎么过的?

贾利:后来,我每天都很担心,害怕会进监狱,也想过自首,但其他几个人都不害怕,说大不了进去住几年,没事。

■记者手记

采访之前,我以为还是一件普通的打架致死案件,但随着对案情了解的深入,我才发现这个案件非同寻常。这起案件的涉案人员年龄普遍偏小:6个未成年,2个成年也才19岁。办案民警告诉我,这些孩子存在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大多数没有工作,由于家长忙于生计,基本无暇顾及他们。

采访中,好几个小孩一脸的稚气,迷茫的眼神,他们甚至尚未完全明白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在叙述情况时,不断地使用“没事”两个字。不知道这时候是谁“没事”了?一个14岁的孩子没了,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被关了起来,不仅如此,他们背后的家庭呢?再扩而大之,我们这个社会呢?都“没事”了吗?关注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千万不能“省事”,现在“省事”,那么,将来,我们有的是“事”!

(阳光报)

[责任编辑:tum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