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贵广高铁粉煤灰供应暗渠调查

2010年10月27日00:39中国财富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贵广高铁粉煤灰供应暗渠调查

▲ 由中交二公局承建的贵广高铁第五标段工程,位于广西三江县境内。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车辆驶入金宝顶隧道的混凝土搅拌站,大量的水泥和粉煤灰被输送到这里,这是监控原材料质量的最后一道关口

贵广高铁粉煤灰供应暗渠调查

▲ 位于三江县209国道上的一个物资储运站,在这里,每天都要调运出大量原材料输送到贵广高铁,这是原材料渠道来源弄虚作假的关键环节

8月初,多家网站和论坛贴出了一篇题为《贵广高铁被曝使用假粉煤灰》的文章,搅动了正在施工中的贵广高铁工地。文章披露,国内两家供货商——广西南宁益川环保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益川)、重庆云帆商贸有限公司,向贵广高铁输送不达标的粉煤灰。

8月23日,《南宁晚报》刊登了《建设方回应“贵广高铁假粉煤灰”传闻》的文章,该文里,中国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人士回应说,南宁益川公司提供给贵广高铁的粉煤灰均为合格产品,不存在掺假问题。而南宁益川公司亦表示,该公司保留对不实报道的个人和媒体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正在此时,《中国财富》记者获知情人士报料:贵广高铁第五标段,大量不达标粉煤灰流入高铁工程。

贵广高铁究竟有无不合格粉煤灰流入,一时是非难辨。

粉煤灰输送线路图

2008年就已动工的贵广高速铁路全长857公里,工程投资812.6亿元,是我国西南地区继南昆线之后的又一条出海通道。

贵广高铁第五标段的承建单位,是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二公局),是上市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该标段主要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三江侗族自治县境内。

中交二公局贵广高铁项目指挥部,就设在三江县城内。因而,中标中交二公局粉煤灰的福州联圣建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联圣),也将办事处设在三江县城内。在紧张的施工期内,福州联圣大约共有80多辆车,为施工工地供应水泥和粉煤灰。

据公开资料显示,福州联圣公司中标了中交二公局C09包件的粉煤灰,灰源主要是来自郴州跃达环保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跃达),共计14万吨,中标价为360元/吨。郴州跃达公司生产的粉煤灰,原料来源主要是湖南省郴州电厂和娄底市金竹山电厂。

记者了解到,按照正常的粉煤灰购销渠道,中标的福州联圣公司,必须从郴州跃达公司购进符合标准的粉煤灰,并运输到贵广高铁中交二公局承建的各个混凝土搅拌站。为了确保质量,送入搅拌站的粉煤灰,要随车携带质量检验报告,而各搅拌站的承建单位,也会对粉煤灰进行现场抽验,确保质量达标。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在三江县,记者以建材代理商的身份,结识了福州联圣公司的货运司机王方(化名)。他是福州联圣公司在广西柳州本地招募的货车司机。

王方告诉记者,他们供应给贵广高铁工地的粉煤灰,主要来源于两个贵广铁路物资储运站,一个储运站位于广西龙胜县瓢里镇的321国道旁,一个位于三江县中交二公局第三经理部209国道旁。他们调运的粉煤灰,均来自这两个储运站。

福州联圣负责运输的另一位司机李栋(化名)向记者证实,两个储运站的粉煤灰并非来自上述的郴州跃达公司,而主要来自位于广西来宾市的来宾B电厂(注:真实名称确为B电厂,并非代称)和位于桂林的永福电厂,但在运输到贵广高铁搅拌站时,他们的送货单上,粉煤灰来源仍然显示的是郴州跃达公司。

“来宾B电厂的粉煤灰,我们是通过一家叫南宁益川的公司购来的。他们就在来宾B电厂的旁边。”李栋说,至于质量检验报告,他们不会随车携带;至于现场抽查,他们也有办法。“有一次,我们从来宾拉来的灰,在工地被卡住了,他们拒绝接收我们的灰。后来领导打电话协调了一会儿,还是接收了。”

记者来到了位于来宾市的来宾B电厂周围展开调查。

来宾电厂含A、B、C三个电厂(注:A、B、C是电厂的真实名称,并非代称)。在来宾电厂周围,分布了诸多粉煤灰生产企业。这些生产企业从三个电厂购入粉煤灰,通过一定的脱碳、分选等工艺,生产出粉煤灰。

记者很快找到了广西南宁益川环保材料有限公司。记者了解到,南宁益川公司承包了来宾B电厂的全部粉煤灰统灰(即从高炉烟尘收集的粉煤灰,尚未经过脱碳、分选的原料灰)。与其他粉煤生产企业不同的是,南宁益川公司并没有脱碳和分选设备。该公司的一位名叫徐立华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公司采用的磨选的工艺,就是把来自电厂的统灰进行研磨,改变粉煤灰中玻璃微珠的颗粒大小。

徐立华告诉记者,灰的质量没问题,他们的客户就是供应贵广高铁公司的。他们公司一天能生产粉煤灰1000吨以上,灰的烧失量一般为6~7,有时会更高。从2009年11月份,福州联圣就开始从他们那里运粉煤灰,每天的采购量大约为200吨左右,直接拉到三江县。

不过,记者发现,南宁益川同时也是中交二公局中标粉煤灰的供应商之一。该公司中标的C10包件,总量5万吨,供货价为310元/吨。

而联圣公司司机所提供的另一个粉煤灰来源——桂林市永福县苏桥镇国电永福发电有限公司(即永福电厂)的粉煤灰是由桂林市永福县苏桥镇富通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通公司)来运输的。

从永福电厂,记者了解到,永福电厂现有的粉煤灰产量,每天大约1500吨,经过分选后,产出的级别灰约300多吨,其余为粗灰。永福电厂内一位名叫朱传智的负责粉煤灰销售的工作人员称,该厂的粉煤灰销售已经全部承包给了富通公司,直接运到瓢里镇;他们供给富通公司的灰不是Ⅱ级灰,而是粗灰。“我们细度没问题,只是烧失量偏高一点。”朱传智向扮成粉煤灰代理商的记者保证说。而且朱传智承认,由他们供应的粉煤灰烧失量不太稳定,经常性偏高。

记者还了解到,永福电厂给富通公司的粉煤灰,经过分选的级别灰是128元/吨,粗灰是60元/吨,而福州联圣给的供货价是215元/吨。

至此,贵广高铁第五标段的粉煤灰输送线路逐渐清晰。

“劣灰”离要求究竟有多远

根据公开的《新建铁路贵阳至广州线第四批次甲控物资(钢绞线、锚具、水泥、粉煤灰、速凝剂)采购招标公告》,作为业主方的贵广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对原材料的质量要求极为严格。比如,凡是参与竞标的供应企业,必须是境内依法注册、具有法人资格、具有招标物资生产供应经验的生产商或代理商。此外,还必须得到发电厂或生产企业的授权,以保证粉煤灰来源的可靠性。第四批次,亦即今年3月份开始的公开招标中,已经要求大部分施工企业使用Ⅰ级粉煤灰,部分使用Ⅱ级粉煤灰。

必须得到生产企业的授权才能参与竞标,是为了确保粉煤灰质量而设置的门槛。这意味着,竞标粉煤灰供应合同的企业,竞标之初,就要明确粉煤灰的来源,以确保供应粉煤灰来源明确,质量稳定。

但福州联圣缘何弃中标合同中的郴州跃达,而从桂林和来宾两地购进粉煤灰?这些粉煤灰的质量又如何呢?

业内人士介绍,粉煤灰的质量,最核心的两项指标是细度和烧失量。而来宾B电厂生产的粉煤灰,虽然通过研磨,可以改变细度,但烧失量不会变化,与出厂时的指标是一样的。所谓粉煤灰烧失量,就是经105~110℃烘干后的原料再经过1000~1100℃灼烧后失去的重量百分比。如果烧失量偏大,粉煤灰烧失量表征原料加热分解的气态产物(如H2O、CO2等)和有机质的含量偏高,会导致混凝土浆体需水量上升,抗压强度下降,干缩性能和抗硫酸盐侵蚀性能下降。

来宾B电厂周围的另一家粉煤灰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来自来宾三个电厂的统灰,因为煤种的缘由,烧失量均偏高,要供应一般的工程是可以的,但要供应像贵广高铁这样的重点工程,因为对指标要求严格,是不行的。

记者得到的对永福电厂生产的粉煤灰的评价同样是,虽然有时抽检可以达到Ⅱ级灰的质量要求,但因为烧失量不稳定,是不能达到贵广高铁供货要求的。

所谓贵广高铁项目的指标要求,简单地说,就是粉煤灰的质量至少要达到Ⅱ级的质量要求,即细度≤12.0;烧失量≤5.0。

郴州跃达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郴州跃达以粉煤灰生产企业的名义,授权福州联圣投标贵广高铁项目。不过,投标成功后,福州联圣却未真正从郴州跃达购买粉煤灰。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郴州跃达的粉煤灰主要来源于郴州电厂和娄底金竹山电厂。上述电厂生产的粉煤灰经分选后,能产出质量稳定的Ⅰ级灰。但从郴州和娄底进行长距离运输,显然要花费更多的物流成本,利润空间会被大大压缩。

记者咨询当地公路货运价格行情得知,吨公里运价约为0.5~0.6元,每增加100公里,1吨粉煤灰的成本即增加60元左右。从郴州到三江县,将近400公里,而从桂林永福县到三江县,距离则不足100公里。更重要的是,粗灰的价格一般仅为Ⅱ级灰的一半甚至更低,如用粗灰代替级别灰,利润空间自然可以大大增加。

记者了解到,中交二公局承建的C5标段,福州联圣中标的是C09包件,共14万吨粉煤灰,最终中标价为360元/吨。

工程质量敌不过利益诱惑

近几年,随着我国铁路和高速公路建设的加速,粉煤灰的市场行情一路看涨,并呈现出供不应求的态势。

作为混凝土掺合料,粉煤灰究竟能发挥什么作用?

粉煤灰是从燃烧煤粉的电厂高炉烟气中收集下来的粉末,化学成分以氧化硅和氧化铝为主。高速铁路的路基混凝土,须掺加粉煤灰。建筑界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混凝土中使用粉煤灰,除了节省水泥、节省资源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改善混凝土的性能,提高工程质量。

该人士分析说,粉煤灰在混凝土中的作用和机理,如今被业内人士称为粉煤灰最主要的三大效应。

第一,形态效应。显微镜下显示,粉煤灰中含有70%以上的玻璃微珠,粒形完整,表面光滑,质地致密。这种形态对混凝土而言,无疑能起到减水作用、致密作用和匀质作用,促进初期水泥水化的解絮作用,改变拌和物的流变性质、初始结构以及硬化后的多种功能,尤其对泵送混凝土,能起到良好的润滑作用。

第二,活性效应。粉煤灰的活性效应因粉煤灰系人工火山灰质材料,又被称为“火山灰效应”。该效应能对混凝土起到增强作用和堵塞混凝土中的毛细组织,提高混凝土的抗腐蚀能力。

第三,微集料效应。粉煤灰中粒径很小的微珠和碎屑,在水泥中相当于未水化的水泥颗粒,极细小的微珠相当于活泼的纳米材料,能明显改善和增强混凝土及制品的结构强度,提高匀质性和致密性。

上述三种效应相互关联,互为补充。粉煤灰的品质越高,效应越大。

“但如果使用的粉煤灰达不到国家标准规定的指标,或者铁道部自己规定的指标,工程质量受到影响是肯定的。”该人士说,粉煤灰不达标,首先影响的是施工时机器的工作性能,长期来看,还会影响混凝土的性能。“路面膨胀或者灌浆质量达不到标准,桥梁出现裂缝亦与粉煤灰的质量有很大关系。”

而粉煤灰的出身源头又代表着什么呢?

中国的粉煤灰绝大部来自大中型火电厂,而由于燃煤品种和技术装备所限,又只有部分火力发电厂能够生产出符合标准且质量稳定的粉煤灰。

电厂发电过程中,高炉烟尘经收集后,形成了统灰。统灰经过脱碳、分选等工艺流程,方能生产出不同等级的灰,分选过后,未达到级别灰(Ⅰ级灰和Ⅱ级灰)标准的灰,会被分选出来,称为粗灰。

一般情况下,电厂的统灰经过脱碳、分选后,只有少于一半的灰能达到Ⅱ级灰以上的标准,其余的全是粗灰。所以,总体上来说,粉煤灰级别灰市场呈现紧俏的形势。贵州、广西及广东,由于近几年在建的铁路和高速公路项目多,常常出现粉煤灰级别灰短缺的情形,粉煤灰级别灰的价格因此水涨船高。需要指出的是,级别灰与粗灰的价格差别悬殊,一般Ⅱ级灰的市场价是粗灰的两倍。粗灰的价格一般为60~80元/吨,而Ⅱ级灰的价格则一般为120~140元/吨,Ⅰ级灰的价格则更高。

优劣粉煤灰之间存在巨大的差价,给一些粉煤灰供货商提供了作假的强大动力。

2007年,媒体曾曝光大量不合格粉煤灰被输送到正在建设中的武广高铁,引起舆论一片声讨。武广高铁一度暂停施工并展开全线抽查。正是从那时开始,粉煤灰作为混凝土的掺合料,才被列入统一公开招标的原材料。

但时隔三年之后,劣质粉煤灰又再次现身高铁项目。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