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地方站-广东 > 广东新闻 > 正文

广东云安推行镇级大部制改革 管理者变服务者

2010年10月25日01:22南方农村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方农村报讯:诱人的柑桔挂满了枝头,一棵棵桔树压弯了腰,轻风拂过,阵阵清香四散开来。看着这些即将成熟的果实,云安县南盛镇横岗村村民伦天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多亏了镇上的农业服务中心,不然今年损失可惨重了。”伦天养告诉记者,今年九月,柑桔刚挂果的时候,由于雨水过多,自己种植的120亩柑桔大量掉果。心急如焚的他向南盛镇新成立的“农业发展服务中心”求助,很快,“农业服务中心”就派出了技术指导专家和相关工作人员,顺利解决了他的问题。

  “农业发展服务中心”的办事效率让伦天养很满意,一位镇干部告诉他,以后在农业生产、外出务工等方面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镇上找“农经办”,以及“农经办”的下属机构“农业发展服务中心”、“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农村劳动力服务中心”。

  “这些机构的名称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伦天养说,过去,有什么事情去找镇上相关部门,要么找不对地方,要么反映问题之后没人重视,而现在,这些“没有听说过”的机构“为我们办事情提供了很多方便”。

  带来这些“不同”的,是南盛镇从2008年底开始推行的镇级“大部制”改革。

  整合机构专职服务

  南盛镇位于云安县南部,是个有着3万多人口的小镇,山多田少。长期以来,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南盛镇对外“招不到商”,对内“增不了收”,农民人均收入一直在较低水平徘徊。

  “欠发达地区要发展,基层政府机构是关键。”南盛镇党委书记谢云生告诉记者,南盛镇发展滞后的原因,既包括自然资源缺乏等客观因素,也包括镇政府机构职能不清、行政效率低下等主观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南盛镇要发展,就需要对镇的行政机构“动心思”。

  2008年10月18日,南盛镇“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挂牌成立,这开了南盛镇机构改革的风气之先。南盛镇副镇长、“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主任黄炳新告诉记者,“农村土地流转中心”收集村民出租和承租土地信息后,将这些信息用电子显示屏、公布栏、网站等方式进行公布,为村民提供了便捷、高效的土地流转服务。

  “设立流转中心的目的,就是要让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同时带动农民其他收入的增长。”黄炳新介绍,在两年时间里,“农村土地流转中心”共规范了该镇9300亩土地的流转合同,促成了5145亩土地的流转。由于掌握了市场需求信息,农民出租土地的价格普遍有所提高。之前,每亩林地年租金不过六七块钱,而现在则达到了50块以上。

  随着土地出租的增多,更多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外出打工。“这些村民一方面可以打工获得工资性收入;另一方面,家里的土地能够通过有效流转获得财产性收入。”黄炳新表示,这让南盛镇农民持续增收“有了后劲”,“村民很满意”。

  “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初见成效后,2008年底,南盛镇又相继成立了“农村劳动力服务中心”、“农业发展服务中心”,分别为外出务工农民和在家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提供服务。这三个服务中心成了促进南盛镇农民增收的“三驾马车”:土地流转中心促进了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增加,劳动力服务中心促进了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增加,农业发展服务中心则促进了农民生产性收入的增加。2009年,南盛镇人均收入达到6419元,比去年增加了13.5%。

  “这三个‘中心’实际上是整合了原来镇上的相关机构,以服务农民为基本宗旨开展工作的。”南盛镇党委书记谢云生介绍,能使这三个“中心”发挥作用的主要原因,首先在于对镇政府相关机构进行了整合,避免了各部门相互推诿、扯皮的现象;其次是在于实现了政府职能的转变,从原来的管理者走向了服务者。

  “关键是要转变政府职能!”看到机构整合和职能转变之后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谢云生和南盛镇领导班子成员决定将改革进行得更深入。2010年初,南盛镇机构改革全面铺开:原有的党政机关、七站八所等机构,被分别归类整合为党政办公室、宜居办公室、农经办公室和综治信访维稳中心、社会事务服务中心——即将原有的机构根据职能转变的需要,整合为“三办两中心”。

  机构整合带来零上访

  “南盛镇的‘大部制’改革,是云安县农村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云安县一位领导表示,现阶段,乡镇一级党政机构的主要职能就是促进经济、社会、环境的协调发展。因此,镇级“大部制”改革的主要目的,就在于为乡镇履行社会建设职能构建一套高效运转的行政体制。

  今年上半年以来,南盛镇副镇长、“宜居办”主任刘德化一直很忙,作为“宜居办”主任,他需要协调各个部门对南盛镇的村级环境进行改造。

  “虽然累点,但是感觉做了不少事情,不像以前,虽然累,但是事情也没做多少。”刘德化告诉记者。

  “村里有一个垃圾场,影响了村民的生活,以前碰到这种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该去镇里找哪个领导,现在去镇里直接找宜居办的办公室就行了。”说起宜居办,南盛镇村民伦天养很有感触。

  “以前群众碰到什么事情,动不动就到到县、省上访,其实化解矛盾最终还是靠基层。”南盛镇副镇长黄炳新介绍,他之前当过多年的镇纪委书记,深知基层维稳工作的艰难。

  自“大部制”将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全部归为“综合治理信访维稳办”之后,近一年时间以来,南盛镇保持了零上访记录,66宗上访事情全部在基层得到处理,黄炳新觉得这“很了不起”。南盛镇党委书记谢云生也深有同感,他认为,这项改革最大的作用就是理顺了职能,破除了部门利益,提高了行政效率,大大地减少了行政成本。

  不增人不减人的改革

  南盛镇的“大部制”改革,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我们的改革既没有调整编制,也没有裁减机构,我们通过整合机构、转变职能达到了改革的目的。”云安县一位领导表示,南盛镇的“大部制”改革,出发点是整合基层“三农”服务资源,减少办事环节,防止扯皮,提高办事效率,重塑政府服务群众的形象。

  “我们的改革是很平稳的,也是最小成本的。”这位领导说。

  事实上,这场“最小成本”的改革在开展之初,确实引起了南盛镇一些工作人员的担心,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政府机构改革,似乎就是意味着一些部门的“分合”和一些人员的“下岗”。

  “欠发达地区的机构改革,不能够随便加人或少人,那样会带来很多不稳定因素。”云安县一位领导告诉记者,南盛镇的机构改革,基本思路是整合现有的资源,提高工作效率,不等同于“就是让一部分人下岗”。

  2010年初,南盛镇“大部制”改革最终方案确定。随后,南盛镇原来的机构被整合为“三办两中心”,一些工作人员担心的“改编裁员”没有发生,不过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获得了“兼职”。

  南盛镇副镇长刘德化告诉记者,他现在不仅是南盛镇副镇长,也是“宜居办”主任。对他来说,这些“兼职”并非只是一个名称。“实际上这是我的职责,这些名称表示哪些工作要我重点去做,哪些工作由我负责。”刘德化表示。

  与刘德化类似,黄炳新在这次机构改革中,成了“农经办”主任。“这意味着以后农民增收就是我的工作重点,农民在生产、外出务工等方面有困难,都可以来找我。”黄炳新对记者说。

  “虽然‘兼职’多了,但是工作起来却感觉更顺了。”黄炳新告诉记者,虽然“农经办”的事情很多,但是他感觉工作起来很有条理,一些问题也比以前更容易解决了。

  这些成绩,不仅得到了南盛镇干部和群众的认同,也受到了毗邻乡镇的关注。云安县前锋镇党委书记林沛满表示,希望南盛镇的“大部制”改革在前锋镇推行,为前锋镇的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南盛镇的大部制改革,已经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下一步,我们将在全县八个镇全面推行这项改革。”云安县一位领导向记者表示。

  云安改革完全可以复制

  南方农村报(以下简称南农):云安县推行镇级“大部制”改革的初衷是什么?

  金繁丰:镇级“大部制”改革,是云安县农村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这项改革是为规范乡镇机构职能、提高工作效率而进行的探索。当前基层的治理和发展,需要明确各级政府的基本职能。云安县的镇级“大部制”改革,基本出发点在于转变乡镇机构职能,将他们从管理者变为服务者,加强乡镇机构实现社会建设职能的能力,让群众从改革中受益。

  南农:这项改革有哪些特点?

  金繁丰:首先,我们的改革是很平稳的,重点放在效率提高而非人员增减。在乡镇机构改革中,我的观点是,乡镇机构改革不能增加人,当然也不能随意减少人,机构改革不能等同于就是一部分人下岗,那样会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关键是将现在的人如何整合起来,如何有效利用,提高效率。我们将镇上原有的机构和“七站八所”整合起来,归为五个部门,但这五个部门不是将原来的机构撤掉之后重新成立的新部门。比如,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就是信访、维稳、司法等几个部门整合在一起的。

  其次,我们的改革没有付出太大的成本。我认为,在云安这种经济发展本来就不太好的地方,条件本来就很艰苦了,如果再付出较大的成本,那我们承受不起。镇级“大部制”的改革是一种“最小成本,最大收益”的改革,主要是通过改革机制体制,通过对原有资源的整合重组进行的,通过改革,释放了乡镇机构的活力,提高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干部高兴了,群众也满意了。

  南农:南盛镇的机构改革有多大的推广价值?

  金繁丰:我们的改革是完全可以复制的,这个改革不是靠钱堆起来的,是靠机制体制改革来推动的。

  大部制改革避免了不稳定因素——

  广东社科院科研处处长丁力

  我认为,云安的乡镇“大部制”改革还是符合当前机构改革要求的,这就是政府要转变职能,提高效率,要提高服务意识,在促进社会公平、促进城乡均等化等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云安对乡镇政府机构进行了调整,重新划分了政府部门的职能,这对我们如何有效监督和制约公权力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机构调整必定会带来权力的调整,也可能意味着部门利益发生变化,因此,在改革中如何调整利益关系,如何防止公权和私利结合,是应该关注的。

  云安的“大部制”改革是在机构内部进行的整合,这有一定的可取之处。改革首先要处理好的就是稳定与发展之间的关系,云安的“大部制”改革没有调整编制,没有裁员,这避免了很多不稳定因素。改革可以一步一步来,先把框架打好,再逐渐推进,想要一下子改变是很难的。

  欠发达地区与发达地区的改革存在一定区别。在基础上,欠发达地区可用的资源有限,也没有办法为改革付出太多的成本;另外,不同发展程度地区政府的工作重点也不一样,因此,我们的改革要选择符合本地实际情况的方式,云安可以说做到了从实际出发。(南方农村报)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