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陕西男子对癌症妻子实施安乐死 村民为其求情

2010年10月21日10:22正义网汪文涛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贫困的家庭

  由于此类丈夫药杀妻子的案件在勉县尚属首例,公安机关十分慎重,并在第一时间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

  “现场勘察中,我们发现,被害人徐桂琴已经患病多年,且常年卧床不起,鉴于被害人自身有疾病,我们提出,应尽快进行尸体解剖,鉴定死者的死亡原因。”勉县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唐自胆告诉记者,“检察机关还提出,除查证案发时间、事实经过外,应该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全面、客观收集能反映案发的原因、背景等相关证据,以求在维护法律权威的同时,又能体现法律的人文关怀。”

  公安机关根据检察机关的要求,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侦查,何龙成及其家庭的相关情况很快展现在了司法机关面前:何龙成和徐桂琴结婚多年,育有一儿一女,婚后感情尚好。15年前,徐桂琴患上类风湿疾病,因家里经济困难,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病情越来越恶化,何龙成长期在家照料。面对家中经济日渐困难,何龙成很痛苦,对妻子既同情又无奈,便产生了结束徐桂琴生命让其不再痛苦的想法。

  走进红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何龙成是村里典型的本分老实农民,平时看上去心事重重,没有笑容,家庭条件在村里属于非常贫困的一类,家里只有3亩地,一亩地收入400元,家庭全年收入不超过1200元,既要负担小孩读书,又要给妻子治病,前年,村里为何龙成申请了低保户。

  在儿子何红明的记忆中,自打记事起,父母就相依为命,一块种地和打零工养家糊口,挣钱供自己和姐姐上学,中途几次因交不起学费而中断。在村上领导和亲戚的帮助下,姐姐勉强上完了初中,后来嫁人。

  何红明11岁开始患上了胃病,小小年纪便给母亲洗衣服、做饭、洗澡,常常吃白饭和冷水泡饭,家里经常几天没有盐吃,邻居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隔三差五就拿一点菜和拿一点油帮助何龙成。

  “出事后,村民们都很同情何龙成和他的家庭,何龙成虽然不到60岁,但常年的劳累已经压得他弯腰驼背,走起路来两腿都打颤。”在村支书何宝红眼里,何龙成性格忠厚温顺,胆小怕事,从不与人说长道短,而沉重的家庭负担全部落在这个瘦小男人的身上。

  据何宝红介绍,在长年累月的生活煎熬中,村里和镇里也按照政策帮助何龙成的家庭,但始终是杯水车薪。

  “对这种不死的癌症,贫困的家庭确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何宝红还感慨,虽然农村现在实行了合作医疗,但定点医院的医疗条件往往比较受限,平时大都只能看个感冒、头疼之类的小病,像徐桂琴患上类风湿这样的疾病,大都无法治愈。

  带有争议的“安乐死”

  何龙成药杀妻子一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勉县褒城镇红星村广大村民以村委会的名义,联名上书司法机关,请求对何龙成法外开恩。

  而后来公安机关对徐桂琴的尸检报告又让本案案情峰回路转,也让何龙成多少有些意外。

  尸检报告的结论记载:徐桂琴系自身疾病(类风湿病)所致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生前所服用的安定药物对死亡具有一定促进作用,但作用轻微。这意味着,在徐桂琴死亡的原因中,其自身主要的疾病起主要作用,而何龙成为其所喂服的安眠药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据此,何龙成的辩护人提出了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

  “人的生命权,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非法剥夺。何龙成有结束妻子生命的想法,并且实施了这样的行为,只不过尸检报告的结论不是他所能预料到的。”勉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剑民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不过,这个案子有一定的特殊性,何龙成的主观恶性和一般杀人案件的主观恶性有重大区别,在某种程度上,何龙成是非常无奈的,就其内心而言,他并不愿意这样做。”李剑民告诉记者,检察机关认为,何龙成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属于“情节较轻”。

  李剑民还透露,在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充分考虑到了社会民众对何龙成的怜悯和同情,但当前国家并没有认可“安乐死”的合法化,何龙成的行为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不值得鼓励和提倡。

  如何对何龙成一案适用法律,既不失去法律的权威,又能体现司法的人文关怀?——这成了社会民众关注的焦点。

  因为案件的特殊性,勉县法院召开审判委员会,主管刑事检察工作的副检察长李剑民在列席这次会议时,发表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并阐述了三点理由:一、尸检报告证实徐桂琴系自身疾病所致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其生前所服用的安定药物对死亡具有一定促进作用,但作用轻微;二、被告人与被害人结婚多年,感情尚好,自被害人患病以来,被告人极力照顾,其子女、邻居均予证实;三、被告人在村子里一贯表现良好,案发后如实供述,自愿认罪,认罪态度好,子女均不希望家庭悲剧继续扩大。“鉴于此,检察机关建议法院在三年以上四年以下有期徒刑范围内给被告人量刑。” 

  法院采信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并于今年5月13日,一审判处何龙成有期徒刑三年。

  9月10日,经过多方努力,记者在陕西省汉江监狱见到了何龙成。

  “我觉得自己呆在监狱并不冤,但我觉得我这么做,是问心无愧的,我对得起桂琴,妻子在九泉之下是不会怪我的,这么多年不离不弃,我不想让她再受罪了,我自己也承受不了,不想听到她的惨叫声。”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你还会这样做吗?”记者问。

  “我觉得没有做错,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做,正是爱一个人,才会这样做,尽管这样做是违法的。”几乎未假思索,何龙成很肯定地给出了答案。■(文/方圆记者 汪文涛 倪建军 通讯员 袁长春 庄淑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