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河南平顶山城管贴身盯梢致16岁少年跳窗自杀

2010年10月21日07:41大河网邹东锋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昨天14时许,平顶山市一名年仅16岁的花季少年,从自家8楼的窗户上一跃而下,用自杀的方式终结了生命。谈到儿子之死,悲痛欲绝的父母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是平顶山市城管处2年多来对他们的贴身盯梢,最终导致儿子选择了这条不归路。城管为何对一个普通市民家庭贴身盯梢2年多?他们与少年之死究竟有没有关联?记者探访了这个悲剧背后的冷酷现实。

●16岁少年跳窗自杀

“当时我正在看电视,忽然听见窗户外面有东西坠落的声音。打开窗户一看,我吓傻了,原来是一个人掉在窗户外面,那个人头部撞在水泥地面上。”昨天下午5时许,家住平顶山市新华区中兴路办事处商业局家属院北院临街2楼的柯先生,面对记者的采访,说起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幕仍心有余悸,“我壮着胆子探出头仔细看了看,发现坠楼的这个人有点像8楼邻居李小国的儿子李帅民。”

吓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柯先生努力地平静了一下情绪,随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

●被城管贴身盯梢2年

“儿子是被城管害死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家已经被平顶山市城管处贴身盯梢2年多了。”昨天下午6时许,强忍悲痛的李小国夫妇在接受采访时,几乎异口同声地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城管贴身盯梢2年多?孩子之死怎么会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城管联系到了一起?随着采访的深入,李小国夫妇这才说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原来,早在2001年12月中旬的时候,刚刚搬到这个家属院居住的李小国夫妇,看到家里的木门坏了,就借了一辆三轮车到建材市场买了两块三合板,想找个木工师傅把门整修一下。没想到,从市场骑着三轮车回家的途中,遇到了几名城管队员。“他们说,三轮车不能上路搞营运,要求扣车。我就解释说,是自己家的门坏了,拉木板也是自己用,下次一定不会了。但对方根本不听,执意要求扣车。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想省钱才自己来买东西的,何况车还是借的,要是被扣了怎么办啊!”李小国说,在城管队员强行扣车时,自己和对方发生了争执,撕扯中,自己右手的大拇指被对方扭断了。

因为给自己家买东西,却被城管将手指扭骨折了,李小国越想越生气,就来到城管处讨说法。“然而,对方根本不听,还说我是违规在先。就算是我违规了,你们也不至于把我的手指弄骨折了不管不问啊”。

一次、两次、三次……反复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李小国开始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城管处给自己一个说法。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李小国夫妇为此也跑了数十个部门,但始终没有结果。

2008年春节之后,越想越不甘心的李小国夫妇,开始往省里甚至北京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没想到,被他们不依不饶四处反映了7年多的城管部门,竟然想出了一个高招:派专人到李小国夫妇俩所在的小区贴身盯梢。

●“城管每天都来”

“每次来5个人,这5个人持续在我家里或小区里盯5天,之后再换班……从2008年7月14日至今,每天如此,从不间断。一开始我们接受不了,可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就连这些看守我们的城管队员也说,他们也没办法,是领导安排的,谁不来就当做旷工处理,要扣工资。”李小国告诉记者,这些人不仅每天准点赶来,还要天天签名,好让单位知道他们是在上班。

采访中,多位在场的邻居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告诉记者,2年多来,这些城管队员每天来了之后,要么就坐在小区门口,要么是坐在李小国所住单元的楼梯上,夫妇俩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直接到李小国家的厨房自己动手。“可没想到的是,2年多一直守在李家的那几个城管队员,在得知孩子跳楼自杀后,却突然全部消失了”。

●16岁少年绝望跳楼

事发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16岁的李帅民为何要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面对记者的疑问,李小国说出了这样一件事:因为2年多被城管队员贴身看守,导致李帅民今年的中考都没能参加,至今在家中没有上学,这才是孩子跳楼的最根本原因。

李小国告诉记者,儿子李帅民是平顶山市九中的学生,今年初三。今年中考期间,自己正好生病,整天躺在家中,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了妻子的身上。没想到,中考的当天中午,妻子外出办事时又被盯梢的城管队员控制住了,对方以为他们又要乘机外出上访。参加完上午的考试回到家的李帅民看到妈妈不在家,只能自己凑合着做了点饭吃了。吃完饭后,由于李小国要喝的中药没有了,需要重新熬。如此一来,就耽误了下午考试的时间。“那时我还不知道妻子被城管控制了,心里还一个劲埋怨她不知道早回来以至于耽误了儿子的考试呢。”李小国说到此处泪湿了眼眶,“直到晚上妻子回来,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儿子下午的两门课都没有参加考试。”

因为妈妈被城管队员“控制,以防上访”,李帅民余下的几门功课全都没有参加考试,中考成绩可想而知。没有分数,当然也就谈不上读高中了。“从那之后,儿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不言不语,要么是躲在屋子里发呆,要么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门都不愿出。我们想尽了办法,孩子还是一天天消沉”。

因为此事,夫妇俩再次找到了城管处,要求他们对耽误孩子上学一事给出答复。城管处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李小国夫妇,他们会尽力想办法解决,一定不会让孩子失学。“说这话时是今年7月份,现在已经是10月中旬了,所有的孩子都上学一个多月了,马上期中考试就要到了,儿子上学的事依旧毫无消息。这期间,儿子经常问我读书的事情怎么样了,自己啥时候能上学。我就骗他说,快了!你想,16岁的孩子啊,看着其他人都上学了,自己却只能在家里待着,还要每天被城管队员防贼一样看着,是啥滋味”?“中午吃完饭,我和他妈下楼找个邻居说点事,但在楼梯口就被几个城管队员堵住了。临走时,我还特意看了看房间里的儿子,他正睡觉呢。没想到,一转眼,儿子就没了,并且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上学。”说到这里,李小国夫妇已经泣不成声,“孩子跳楼后,我想找那几个城管队员去拼命,可他们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

■ 最新进展

城管处坦言对李家进行了“观察”

为了防止李小国夫妇上访,城管竟然派专人盯梢严守了2年多,这事是否属实?

昨晚,记者来到了平顶山市城管处,见到了该处办公室的一名负责人。采访中,这名负责人坦言,因一些特殊原因,城管处的确派人对李小国及其家人进行“观察”。但对于为何要派专人对李家“观察”、总共“观察”了多长时间,这名负责人没有解释。而对于李帅民跳楼自杀一事,这名负责人坦言自己还不知情,但会尽快核实调查。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出警的平顶山市新华区中兴路派出所一位姓张的所长。张所长称,经过他们现场调查,初步认定李帅民是自杀。鉴于死者家人情绪激动,很多情况无法及时掌握,他们将做进一步调查。

截至记者发稿时,16岁李帅民的尸体,依旧停放在该小区一楼商铺的顶部。

从法律到人性

□今报评论员 邹东锋

坚硬的屋顶,不知道是否硌疼了李帅民已经冷去的身躯;萧瑟的风,不知道是否吹翻了他粘着血污的衣襟。

这身躯体,本来还在温暖地生长,以花季少年的名义,承载着父母的滋养和希望。然而,在昨天下午两点多,他就那么决然地一跳,放弃了继续上学的梦想,放弃了关心他呵护他的父母,却给这个家庭留下太多的哀伤。

16岁少年的屈辱和决心,在舍弃生命前的那一刻,竟表现得那么冷静,以至于他的父亲只看到“他在睡觉”。

那个时候,他真的是在安安静静地睡觉吗?在对这少年之死惋惜不已的时候,我在怀疑这个问题,审视这个问题。

“没想到,一转眼,儿子就没了”。可以说,在儿子的问题上,抛开城管堵门等因素不说,李小国可能只说对了一句话——“没想到”。

关于儿子,他到底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他饿了,给他饭吃;想到他冷了,给他衣穿;想到他渴望去上学,骗他说“快了”。但是,他没想到儿子会跳楼,没想到家里的遭遇会给孩子致命一击。

确实,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少年的心灵天生是敏感的,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样可怕的秘密?这些秘密里有没有自戕的凶器?每一个做父母的,可曾认真考虑过,认真观察过,认真思考过。

一个花季生命的非正常逝去,在法律层面上,可能会追出最终的凶手;而在人性的层面上,我们可能很久都找不到答案。

当然,我们会关注这个事件,等着政府部门给16岁的生命一个说法,给社会一个说法。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