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神奇魔术师的乏味生活

2010年10月20日04:27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字号:T|T

神奇魔术师的乏味生活

  和王亦丰(Yif)在一起的时光通常不会太无聊。即使在一场持续两个小时的闲谈中,他也会出其不意地给你带来惊喜。比如,他心不在焉地摆弄着咖啡厅服务员递上的纸巾,过了一会儿,这张纸巾便在他修长的拇指和食指之间悬浮起来。

  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魔术,这个法籍华裔已经在许多圈子里小有名气。他23岁,沉默寡言,但在任何场合都是焦点。只要随便耍点什么把戏,他就能让很多自诩智力超群的人目瞪口呆。这些魔术看上去并不复杂:比如,他能让桌子上的汤勺突然旋转,也能把硬币慢慢变弯。不过,这些魔术让许多看过他表演的人连续几天失眠。一个曾看过他魔术表演的工程师,一年之后找到王亦丰,告诉他,自己“整整想了一年”。

  除了魔术,王亦丰几乎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他不会花时间跟女朋友去看电影,也不会花时间跟她去哈根达斯“坐着吃一份冰激凌”。为此,曾经的女友跟他分了手。

  事实上,自从7岁那年第一次接触魔术后,这个在巴黎生长的年轻人生活里就很少再有其他事物存在的空间。他在台北参观故宫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从这面墙穿过去,表演效果会很好;看电影时,他会突然记住一句台词,然后想着如何把它用在表演中。

  王亦丰对魔术的痴迷令母亲大失所望。作为一个早年移民法国的商人,她曾经为儿子设想的人生道路是,商学院毕业后,进一家著名公司,将来继承父母的事业。但是,一年前从巴黎一家著名商学院毕业后,王亦丰却决定回到国内,以魔术为生。

  更让这位母亲无法接受的是,儿子跟她在一起时,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她对朋友抱怨,单独和儿子在一起“太寂寞了”。

  不过,许多朋友却觉得王亦丰其实很浪漫。一个朋友生气了,王亦丰只要随便在对方身上变出点什么,比如一把钥匙,对方多半就会忘记生气,光顾着惊讶了。

  “如果说我喜欢旅行,那么我也是喜欢在旅行中思考魔术。”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折着一张白纸,这张白纸越来越小,过了一会儿,他吹一口气,白纸彻底不见了。

  有时候,连熟识的魔术师朋友都忍不住告诫他:你这样是不是太浪费生活了?但王亦丰觉得,“我的乐趣就在这里”。

  这种乐趣,最开始产生于巴黎街头某家玩具店。一个店员兜售的最寻常的魔术小道具,让王亦丰着了迷。从那时起,他开始自学魔术,后来又到处拜访著名魔术师,缠着人家教自己几招。

  他把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练习魔术。但这个过程并不像在台上表演时那么风光。一个简单的纸牌魔术大概有几百个动作。最开始,每个简单的动作,他都要练习四五个月。他准备了一个装有100根火柴的小盒子,每成功一次,就把火柴拿出来一根,直到连续成功100次,这个动作才算过关。但如果失败一次,就要全部重来。

  起初,他替魔术师们打杂,顺便偷学几招。过了几年,再碰到新的魔术师时,他已经可以像模像样地和他们切磋一下了。他开始自己发明魔术,琢磨每个步骤,每句台词,然后找同行来看。他大量阅读流传于魔术师圈子里的“秘笈”,每年大概有上千本。他还特意从一些魔术师手中购买“揭秘”的魔术,普通的大概七八千美元,贵的则要上万美元。

  这些钱都是靠他表演魔术赚来的,尽管他宣传自己“并不喜欢商业魔术”。这个魔术师可以把一枚小的硬币变成一枚大的,但在生活中,为了养活自己,他有时候只能靠教别人外语赚取生活费。

  除去必需的活动,这个年轻人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思考。即使和别人对话时,他也是“一半脑子回答问题,一半脑子思考着自己的魔术”。他甚至打算,等靠表演魔术赚到了足够的钱,他就什么都不做了,专心钻研魔术。

  刚学习魔术时,王亦丰一度感到很失望。因为任何看起来非常神奇的魔术,背后都一定有一系列程序和技巧。不过,他最终还是沉迷其中,因为这是唯一能让他动用全部智力来做的事情。只有表演魔术的时候,他才会全神贯注,十分紧张。以至于当观众为他的表演发出惊呼甚至尖叫时,他甚至都不会意识到。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