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乒乓球学院:体育背后的政治逻辑

2010年10月18日11:02南方新闻网刘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面对国际上的不满,中国乒乓球学院担负着为自己培养对手的任务,以避免“独孤求败”的诟病;而谋划中的中国乒乓球学院海外分院的推广计划,其雄心是类似孔子学院那样,传播中国软实力。

中国乒乓球学院:体育背后的政治逻辑

沈阳市体育运动学校训练的学生。中国乒乓球学院的实验,试图让未来的中国青少年运动员,避免“不冠军即失败”的人生豪赌。 (CFP/图)

在中国一直颇有政治意味的乒乓球,正在试图用新方式引领体制,并应对“青黄不接”的内忧和“独孤求败”的国际压力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所以乒乓球为专业的高校学院,它将拥有从本科到博士的学历教育,并经历了中央与地方的数年权衡,最终冠以中国之名。

与那些以培养夺冠机器为终极目标的传统体校不同,在中国乒乓球学院竞技失败的运动员,还有机会以大学毕业生的身份,选择别的轨迹,而不是豪赌人生。

面对国际上的不满,中国乒乓球学院担负着为自己培养对手的任务,以避免“独孤求败”的诟病;而谋划中的中国乒乓球学院海外分院的推广计划,其雄心是类似孔子学院那样,传播中国软实力

南方周末记者 刘俊 实习生 张丹彤 发自上海、北京

中国乒乓球要对自己动手术了。尽管半个世纪以来,传统的体制曾带给它无数的国际荣耀和政治地位,但现在人才危机和国际诟病已经让其饱受压力;而且,也满足不了中国乒乓球日益高涨的雄心。

9月17日,投资1.3亿、世界上唯一一所以乒乓球为专业的高校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在上海体育学院揭牌,按照规划,这所以“中国”命名的学院学制以4年制本科为主,逐步涵盖硕士、博士生培养。

与那些以培养夺冠机器为终极目标的传统体校不同,这个由国家体育总局和上海市政府共建的学院,决心走“以人为本”的体教结合之路——让在役的有文化,成为高水平的世界冠军;让退役的也能有个体面的工作,不致像举重冠军邹春兰那样搓澡为生。

独生子女一代的家长们不再希望小孩豪赌人生,10年前,乒乓球就遭遇的这个选苗危机,是为中国乒乓球学院诞生的时代背景。“成为中国‘体教结合’的示范基地”,仅仅是其战略的第一步,这所世界上唯一乒乓球高等学府还有一个更大的雄心——“如果一个国家主宰比赛,很难让别的国家有机会展示。”面对这种类似的国际不满,中国要为自己培养对手,以避免“独孤求败”的诟病;而中国乒乓球学院的分院,也将类似孔子学院那样。

谋划中的乒乓球学院海外分院的推广计划某种程度上复制了孔子学院的模式:授权的国外合作单位要提供房产、经费和人员,并接受中国乒乓球学院的指导。“我们的目标是为全球培训乒乓球运动员,而乒乓球是中国的‘软实力’,可以在国际上树立中国形象。”

从为中美外交破冰铺路,到包揽所有世界金牌提振民族士气,再到为体育体制探路,直至传播中国软实力,乒乓球在中国的政治使命正不断扩大,而中国乒乓球学院的诞生过程本身亦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被逼出来的试点——避免运动员“豪赌人生”

10年前,乒乓球甚至中国的体育竞赛就遭遇了选苗危机。冲冠失败的悲惨命运,使得独生子女一代的家长们不再希望孩子豪赌人生。

明年的这个时候,中国乒乓球学院将迎来第一届新生,按照其承办单位——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的设想,一部分生源来自各省市队的在役运动员,一部分来自另一个体教结合的试点单位——位于江苏南通的中国乒协乒乓球运动学校(下文简称“乒协乒乓球学校”)。

9月2日,来自全国各地的122名少年,在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的注视下,成为乒协乒乓球学校的第一批学生。公寓外墙上的两行蔡振华题写的校训,表明了这个新学校试图改变的雄心:“智”铺冠军之路、“乒”出精彩人生。

这群8-15岁的孩子会被分别送往位于南通通州区的江苏省级名校平潮小学、平潮中学上文化课——与一些其他体校青少年运动员甚至是在训练期间听广播“收听”文化课相比,这些身处名校的孩子自然是幸运之极。

“冠军只有一个,很多人都是当陪练,我们要对每个孩子负责。”中国乒乓球学校校长严鼎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所以“中国”开头的新体校“体教结合”的经验在全国屈指可数。

由于为国争光被视为第一要务,从计划经济时代开始的体育举国体制并不允许运动员有大量时间投身文化学习。据媒体报道,武汉体育学院社科院院长高雪峰曾表示,无论业余体校还是运动学校,由于文化学习常常被中断和耽搁,“绝大多数从事体育训练的青少年,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始终在一个很低的文化水平上徘徊。”

由此导致中国运动员各种“素质门”事件时常发生,而一些退役运动员的路也因此越来越窄——一位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世界冠军,甚至连汉语拼音都不会,而各种全国冠军的潦倒人生,更被舆论唏嘘。

表面看来,这丝毫不影响中国竞技体育屡创佳绩: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在乒乓球项目上包揽了所有金牌,但一个不被外界注意的隐忧是,后备人才选拔危机已现。

体校招生连年萎缩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而按照惯常的比例,体校向省市专业队输送优秀运动员比例也就只有总数的10%,如果没有90%的“塔基”作为陪衬,则“塔尖”将不复存在。

早在2000年,许多业内人士就已经嗅出了危机的苗头。彼时,独生子女一代的“90后”、“80后”开始长大成人,冲冠失败的悲惨命运,让父母们谨慎。“除非是家境特别困难的,一些大城市的家长不再愿意让孩子豪赌人生,竞技体育还是很苦的。”前世界冠军、北大方正乒乓球俱乐部总经理刘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但乒协乒乓球学校和中国乒乓球学院提供的出路,或许可以提高家长的兴趣——高中毕业后,除了国家队、省市队这些传统路径,孩子们还可以到中国乒乓球学院继续深造,除了乒乓球训练外,还将接受正规的大学本科教育并获得正常的学位——按照学位设置的规定,学生毕业之后拿到的是教育学学位,“本科硕士和博士都不例外,在最后会附上‘乒乓球运动专业’。”中国乒乓球学院执行理事长、上海体育学院院长章建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意味着,失败的运动员,还有机会以大学毕业生的身份,选择自己另外一个人生。

“独孤求败”之忧和“乒乓球孔子学院”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公开表示,希望中国能帮助其他国家提高运动水平。

事实上,中国乒乓球学院的成立,并非仅仅是为了培养“自己人”。来自海外的压力亦不需讳言,另外,它还有着中国“乒乓球孔子学院”的雄心。

这一心情看起来颇为迫切,按照规划方案,中国乒乓球学院力争到2020年,留学生和国内学生比例是1∶1,达到150名,外国选手将与中国学生合练,并参加国内相关级别比赛。

根据中国乒乓球学院执行理事长章建成的说法,留学生或将以外国国家队的形式集中出现,“至于哪几支国家队,由乒羽中心说了算”。章说,这些留学生将享受奖学金待遇。“沈晓明市长(上海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说了,如果上海体院钱不够,就由上海市政府出。”而乒协乒乓球学校的目标也是为全球培训乒乓球运动员。“养狼”也是迫不得已。“世界上最没有悬念的比赛”,“中国人自己玩的游戏”,这是中国观众的调侃,暴露出令中国乒乓球队沮丧的现实:观众正在锐减。除了看到五星红旗在赛场上不断升起,中国观众已很难从这支一枝独秀的球队身上找到更多的乐趣。

更关键的是,中国乒乓球队还要面对国际的压力。章建成透露,其实早在北京奥运之前的2005年和2007年,国际乒联就曾分别计划在北京体育大学和北京大学设立研修中心,为各国选手到中国合练提供机会,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而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公开表示,希望中国能够担起乒乓球大国的责任,帮助其他国家提高运动水平,“如果一个国家主宰比赛,很难让别的国家有机会展示。”

或许是担心成为世界乒坛的“独孤求败”,当2009年3月蔡振华从徐寅生手中接过中国乒协主席的接力棒后,点燃的第一把“火”就是“养狼”。

是月中旬,教练刘国正带领男乒二队到德国杜塞尔多夫俱乐部同当地运动员一起训练,拉开“放养”的序幕,但效果并不明显——在之后的横滨世乒赛上,中国队再次包揽五个单项的冠亚军。于是“圈养模式”被采纳:今年中国乒乓球甲A联赛上,将有四支外国球队参战。

中国乒乓球学院的诞生,无疑将把“圈养模式”固定化、正规化。“圈养计划”通过学院下属的国际乒联研修中心实施,那些外国教练、裁判员和青少年,将会获得包括刘国梁、施之皓在内的中国顶级教练的指导。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