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河南煤矿瓦斯突出 > 正文

河南平禹矿难逃生矿工称逃生洞无救生设备

2010年10月18日08:14新京报吴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河南平禹矿难逃生矿工称逃生洞无救生设备

16日夜,矿山救护人员在组织下井实施救援。至发稿时,平禹矿难遇难人数已升至26人,尚有11人被困。 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平禹煤电四矿带班领导事发五小时后升井;事故已造成26人遇难

据新华社电 记者从河南平禹煤电公司抢险救援指挥部获悉,截至17日8时,事故已造成26人死亡,其余11人生还希望渺茫。河南平禹煤电公司抢险救援指挥部副总指挥杜波说:“截至17日8点,井下救护队员共发现了26名矿工的遗体。根据经验判断,其余11名矿工很可能被突出的煤尘掩埋,生还希望不大。”

据了解,河南平禹煤电公司抢险救援指挥部根据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副局长赵铁锤、河南省省长郭庚茂等人在事故现场对抢险救援工作提出的指导意见,进一步调整、完善了救援方案,集中全力清理巷道中的煤尘,搜救矿工,恢复井下供电、运转系统。

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发生时,河南平禹煤电公司四矿带班的副总工程师也在井下。刘文彬16日凌晨5时左右,我感到井下风流不大正常。并组织撤人、升井。大约11时30分升井了。

事故发生后,中平能化集团矿山救护队已经调集了9个中队,在井下全力救援。

据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初步测算,事故中突出的煤尘约2500吨,瓦斯17.35万立方米。

■ 讲述

带班下井领导叹“事故太意外”

副总工程师刘文彬16日凌晨5时发现异常并组织升井

据新华社电 此次事故是《煤矿领导带班下井及安全监督检查规定》自本月7日正式施行后,我国发生的第1起重大特大煤矿安全生产事故。据当天该矿带班的副总工程师刘文彬介绍说:国家安监总局有关煤矿领导带班下井的规定下发之前,该煤矿已经坚持领导带班下井很多年。

“平禹四矿领导干部值班带班顺序表”上,每月5日、15日的零点班,由副总工程师刘文彬带班值班。在河南平禹煤电有限公司四矿调度室,记者在“平禹四矿领导干部带班签到表”(4~10月)第7页看到,15日“零点班”一栏下的签名是“刘文彬”。

刘文彬于15日23时左右,在调度室签到、登记、挂牌后,带班下井。当他感到井下风流不大正常时,立即组织井下矿工升井。

刘文彬昨日说:“到井下后,我一直在多个工作面巡查、指导,帮助调试机器,未发现异常情况。16日凌晨5时左右,我感到井下风流不大正常。这时,一名队长对我说,他感觉井下可能有问题,已经向调度室汇报了。我就立即组织撤人、升井。我大约11时30分升井了。”

在煤矿工作近30年的刘文彬,对矿难发生时的情况至今心有余悸。“太意外了,工人们正在采取防止瓦斯突出措施,事故就发生了。”

逃生矿工称逃生洞无救生设备

逃生洞被用来放杂物;有矿工已下井两次仍未进行培训

同一处工作面发生两次瓦斯突出事故。昨日,一些逃生矿工认为,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是造成平禹四矿明知有可能引发瓦斯突出,仍坚持在高危作业面掘进并引发矿难的主因。

一名经历过两次矿难的矿工说,姑且不说增加安全设施,只要按照操作规程就能避免悲剧。

不过,中平能化集团副总工程师杜波昨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我工作这么多年,像这次事故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煤与瓦斯突出还从未经历过。”

“矿长待两三小时就上来”

事发时离事发处仅几十米的逃生矿工杨建坡介绍,作为一个高瓦斯的矿井,四矿会经常在一些地方打眼释放瓦斯,再进风稀释,以备日后开采,其中包括出事的12190工段,该工段附近有着52万吨的煤炭储量。杨建坡说,“谁也没想到这次打透了。”

据一名矿工介绍,12190开采面平时没有被列入开采计划,“这次就想突破,结果还是出事了。”

矿工牛某认为,平禹四矿的规章制度不少,但真正落实下来的不多,甚至于矿工上不上班都不作管理。据其他矿工介绍,矿上有矿领导随工人下井的制度,包括五六名副矿长。下矿的最高级领导是矿长,通常在井下待两三个小时就上来了。

逃生洞中无救生设备

据逃生矿工陈加国介绍,除了最基本的矿车、头灯、自救器、信号定位器以外,矿井下每隔二三十米的距离会有一个小型逃生洞,最多可藏10人左右。但其中没有救生设备,更没有食品或饮水,平时都用于放钢钎等杂物。此外通风口的风机就没有送过足量的风。

矿工培训被指走过场

陈加国还告诉记者,下矿井时,每个矿工应当装备类似防护口罩一类的“自救器”,还配备能发射定位信号的小型仪器。“我都不知道怎么用,别人帮我搞的。”

据称,每名矿工在下矿之前必须经过培训,也有考试。有矿工称,考题都事先发给矿工,“纯粹走过场。”河北籍矿工赵宁(化名)说,前天是他第二次上工,还没有进行培训和考试。一名福建籍包工头表示,自己手下矿工的培训费是由他出的,老师是矿方出,但“出了事都是矿工违规操作。”

■ 亲历

矿工爬行2小时出井

16日早上6时左右,河南省平煤集团平禹四矿瓦斯报警器突然鸣叫,这意味着矿井内瓦斯含量超过0.6%,已接近爆点,一个小小的火星都有可能引发爆炸。

呼叫器通知到各小队,紧急撤离矿井!这时,地下1000米处的赵宁(化名)跌跌撞撞地爬,在地下650米深处,他和其他工友们爬上了运煤车。但是,他们发现运煤车在地底趴着不动。赵宁说,原来这是为了防止产生火花引发爆炸,矿井的主电源被切断了。

戴着被称为“自救器”的呼吸面罩,从各工段逃出来的上百名工友沿着陡峭的坡道,缓缓向上爬行。110分钟后,赵宁见到了早晨8点20分的太阳。

赵宁说,既因逃命,也因瓦斯中毒,他觉得腿软气短,头也觉得晕。和他一起逃出来的中毒症状严重的矿工,被等候在矿口的车辆直接送进了医院。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本报记者 吴伟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