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少女遭猥亵跳楼续:家属疑K粉背后另有隐情

2010年10月14日10:43中国妇女报邓小波我要评论(0)
字号:T|T

如果“K粉”为嫌犯所下,涉案警察是否涉嫌毒品犯罪?

受害少女阿红的哥哥邱昌鹏告诉记者,9月29日上午,他和父亲及姐夫到凤凰县公安局取阿红的胃内容、心血、肝组织检验结果,鉴定书中的结论是:“所送的检材中均检出氯胺酮成分”。

当得知这一消息时,父亲邱永贵和邱昌鹏如雷击顶。“氯胺酮”,是臭名昭著的毒品“K粉”的主要成分。被下了“K粉”后,短期就可使人神志恍惚,并能引起幻觉、昏睡等症状,这点往往被不法分子用来迷奸女性,所以“K粉”也俗称“迷奸粉”。

从公安局某副局长手中接过鉴定书看完,父亲邱永贵愤怒得大吼:“怎么这样伤天害理啊?!如果不是给我女儿下了‘K粉’,能被这帮禽兽弄到酒店房间吗?如果不强奸她,她怎么会死呢?”

“你不要情绪激动。”那位公安局副局长这样对邱永贵说。

“我们能平静吗?”邱昌鹏噙着热泪对记者说:“从那些监控录像看,我妹一直是昏睡状态,完全不清醒。她的模样好可怜,让我们心痛万分。”

邱昌鹏认为,妹妹向来洁身自好,如果不是丧失意识,她可能在别的地方就奋起反抗了。可是正因为事先被人下了迷奸粉,她才会这样无助,落到这样被人宰割的程度啊!

阿红的家人很想弄清楚:这些“K粉”是从哪里来的?谁给阿红下的“K粉”?跟5名犯罪嫌疑人有没有直接关系?还牵涉到哪些人和单位呢?尤其是涉案的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制股股长龚某、协警徐某,“K粉”与这两位警务人员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们希望:在严肃查处这起人命案同时,还应严肃查出与之密切相关的涉毒案。

在采访中,阿红的这两位亲人再三对记者说,查清“K粉”背后的案情,并不只是为了给已经被逼死去的阿红一份迟到的安慰,更重要的是:凤凰是一个当今很吸引人的旅游地,还会有类似阿红这样的善良少女在这里生活,或来这里旅游。如果不挖出与“K粉”有关的涉毒罪犯,说不定还有另外的善良少女会再次陷入他们的魔掌。死去的阿红,想必在九泉之下还会永远痛苦和不安。

他们殷切地期望:目前正在查案的有关部门,一定要高度重视这一问题,要追根究底直到真相大白,并将有关罪犯彻底严惩。

阿红体内多个送检组织均被检查出“K粉”成分,那么,另一受害少女阿琳是否做过类似的检验?10月13日中午,阿琳在电话中肯定地回答了记者:做了尿液化验,检验的警察告诉她尿里有“毒品”。

阿琳说,9月4日她被带到凤凰县公安局的值班室后,记不清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上午,一名警察拿了只一次性的塑料杯子给她,要她取尿样。她从厕所回来后将盛着自己尿液的杯子交给了那名警察,那名警察又将杯子交给了另一名手里拿着“扁扁的棍子样的仪器”的警察。

一会儿,后者验完了她的尿液,问她:“你以前吸过毒吗?”阿琳回答:“没有。”“那怎么你的尿里化验出毒品?”阿琳还是摇头说“没有”。她想了想对警察说:“我记起来了,唱歌时他们要我和阿红喝酒,喝了酒就晕头转向,我还呕吐了两次。我现在觉得那酒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那警察没说什么就走了。

阿琳的父亲侯作祥对记者说,他去过两次县公安局,可是没人告诉他女儿做过尿检,更不知道检验结果。他和家人是在阿琳回家后从她口中得知这一情况的。

阿琳的母亲黄军平还告诉记者,她给公安局刑侦大队打电话打不通,便请孩子的伯父去凤凰县公安局拿阿琳的化验单。作为孩子的父母,他们极想知道化验结果,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没有回应。(本报记者 邓小波)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