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宜黄自焚事件调查:经济红火 失地者怨声载道

2010年10月20日15:18中国经济周刊崔晓林我要评论(0)
字号:T|T

“蓄意”的自伤?

9月20日,黄昏时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抚州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驱车进入宜黄县,在去往事发地——钟家的3层小楼的途中,负责指路的工作人员,把司机小徐直接指引到了宜黄县委,在县委大楼门口,等候多时的县宣传部两位女干部,跳上了记者乘坐的汽车,一同前往钟家。

钟家的小楼距离县委大楼不足一公里。在滨江大道北侧的一个高坡上,小楼孤零零地矗立着。西面不远处,新建的汽车客运站主体工程已然完工,小楼的对面,过去曾是丘陵地带,如今是正在建设中的商住楼盘。

小楼显得很安静,在楼角的背阴处,几个男人在默默抽烟。两天前,钟家大伯叶忠诚因烧伤严重离开人世,此时,钟家的厅堂已变成了叶忠诚的灵堂。见有生人到来,老大钟如满连忙出来寒暄,二儿子钟如奎则头也不抬地烧着纸钱。

“家里人死的死伤的伤,身体没事的都到医院照顾伤者去了。”钟如满告诉记者,那几个抽烟的人,是钟家媳妇的娘家人和钟家的朋友们,“多亏大家来帮忙,要不然,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采访期间,抚州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及宜黄县委宣传部的两位女干部自始自终 “陪同”着记者。对此,钟家人的反感表露得很明显,钟如奎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目光中甚至充满敌意。

走出钟家,就在记者观察周围环境时,3名陪同的干部们纷纷就事件发表看法。年纪最小的女干部对记者说,她从网上流传的现场照片的拍摄角度、拍摄的专业水准,推断只有事先爬上对面的建筑工地,并架好三脚架,才能拍到如此清晰的自焚及跳楼照片。“以我的专业常识(指摄影专业),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他们(钟家)蓄意而为,早已准备好了汽油,准备好了拍照的。”

这一观点得到另外两位同事的赞同。为了向记者证明钟家的“蓄意”,3位干部强烈要求记者爬到对面的建筑工地顶上去“体验一下角度”。

另一位年纪大一点的女干部则向记者表示,当时,钟家人点燃汽油是为了恐吓政府人员,不小心才点燃了自己的,而且,跳楼的不是“火人”,而是烧着了的棉被。

当天晚上,钟如奎给记者打来电话,称他听到了宣传干部们在院外的讲话,心里气得要命,“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大伯已经死了,我妹和我妈还躺在医院里没过危险期,他们不但没有一个人来我家看望一下,现在反倒说出这样的话。这里的官员,心里从来没有老百姓。”钟如奎气愤地说。

邱建国的感慨

9月2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南昌见到了正陪抚州市主要领导安抚、探视烧伤人员的抚州市委宣传部部长黄晓波。

“市领导非常重视(自焚事件),不过说心里话,领导的压力很大很大。”黄晓波说。

近年来,宜黄,这座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山区小县城,与中国大多数县市一样,把招商引资、加快城市化进程作为主要的发展思路。

2003年开始,随着河东新区的建设,钟家附近的大规模征地拉开序幕。7年的时间里,钟家人目睹了附近万亩稻田的消失,目睹了附近轻工综合厂被推土机夷为平地,目睹了邻居房屋被拆……

在宜黄采访期间,钟家人及附近一些村民向记者反映,城区东扩项目,在征地中出现了大量的纠纷,“可以这么说,哪里有拆迁,哪里就有强拆,哪里有强拆,哪里就有人上访,如果拆某个地方没有出现上访情况,那倒是新闻了。”

9月20日上午,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中心,一位由宜黄县政府派到医院值班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钟家小楼西侧的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原来是一个集体企业,实际占地30多亩,却被宜黄县政府以国有企业方式改制并强行拆迁。包括30亩的土地在内,连同3000多平方米的房产,仅给该厂职工总计178万元的补偿款。“职工至今仍在上访。听说去年都进京了,跪了3天,没人管,后来县里去人给带回来了。”

自焚事件发生后,宜黄官方第一时间将该事件定性为拆迁户“不慎误伤”。9月20日,抚州市委宣传部向记者提供的新闻通稿中称:对钟家的拆迁行动“全程没有出现违法违规行为”。

尽管对事件的定性各方仍有较大理解差距,但最新的迹象表明,宜黄县委县政府的态度正在展现出积极的一面:正在接受立案调查的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今后的发展思路中,一定要把民生放在第一位,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宜黄:跑得太快?

2000年之前,宜黄有“六无”,即:无过境公路、无国道、无高速公路、无铁路、无水运、无空运。此“六无”,犹如压在宜黄县历任领导心头一块石头,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

近年来,这座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山区小县城,与中国大多数县市一样,把招商引资、加快城市化进程作为主要的发展思路。

从2000年开始,宜黄的招商引资、城市扩容、交通建设全面启动,“招商引资和道路建设都离不了土地,所以,土地资源既是各项工作的保证,又是重要的资金来源。而就工业基础薄弱、产业结构单一,经济总量很小的宜黄而言,土地资源显得尤为重要。”9月21日,宜黄县规划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

据宜黄县政府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宜黄全年申报建设用地1623亩,收储土地771亩。而当地规划部门的工作人员则认为,这个数据并不“全面”,2009年,是宜黄政府下大力气“赶超”的一年,仅建设河东新区的用地面积,就起码超出申报面积3000亩。

同时,宜黄也因其快速的发展,获得过不少的荣誉,2009年为例,宜黄全县财政收入完成2.53亿元,收入总量位列江西省第88位。就在拆迁自焚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前, “世博城市之星——2010中国百佳最具投资潜力县(区)评选”结果在上海揭晓,宜黄县名列第七,成功晋升为中国最具投资潜力县。

宜黄县在获得各项荣誉的同时,却不合时宜地表现出自己的另一面。宽阔的马路、成排的高楼、美丽的花园、宛若风景画一样的新城区,却由于缺乏人气,没有足够的商业配套,显得异常安静和寂寞。

不远处的空地上,用于安置拆迁户和进城农民的简易小区,却显得拥挤而寒酸。小区结构单一、设施简陋,垃圾成堆、气味令人窒息。由于没有及时完善电力设施, 蜘蛛网一样电线伸得到处都是。

一边是如火如荼的县域经济发展,一边是失地百姓的怨声载道,这两种情景交织在一起,令宜黄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9月21日下午,在新建成的宜黄县委大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一边向记者展示刚刚从抚州市传过来的“关于自焚事件的情况说明”,一面向记者感叹:“城市化本身是件好事,但是,一个城市的发展,还是应该量力而行,不能急功近利,否则,一些社会矛盾就会显现出来,而且会愈加严重。”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