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黑物流”玩人间蒸发卷走百万元害惨商户

2010年10月11日10:52楚天金报饶纯武 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黑物流”玩人间蒸发卷走百万元害惨商户

图为:一度十分“诚信”的兴旺物流人去棚空

“黑物流”玩人间蒸发卷走百万元害惨商户

图为:受害商户聚集在安达物流门口

“腾辉”11个月寿终正寝

卷走50余商户百万元代收款

今年8月6日,武昌和平大世界家具市场的商户李先生,来到友谊大道钢材市场旁一城乡接合部,找“腾辉”物流领取货款时,发现唯一一间办公用房人去楼空。像李先生这样的商户还有数十家,大家闻讯后纷至沓来。

和平大世界石磊家居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今年5月中旬接到桂林的订购电话,对方订购了2200元的家具。5月22日,这批家具搬上了腾辉物流的货车,物流老板李志军当即垫付了2200元的货款。“这样做物流,的确很少见,让人感觉很踏实。”做了十几年家具生意的刘先生十分满意。4天后,他再次通过腾辉物流,向桂林发了2200元的家具。同样,李志军也是当场垫付了全额货款。去年8月才开张的“腾辉”物流,此前信誉一直较好,在拓展新客户时,也与老客户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给大世界的商户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随后,各地订货不断,“腾辉”再也没有事先垫付货款,而是提出“代收货款”。起初,刘老板因为每次的货款金额都不是很大,也没太在意,直到7月底无法联系李志军,这才慌了神,他跟要货的客户联系,要么是联系不上,要么是说货款已付给了腾辉物流。经统计,从6月13日以各种理由拖欠货款开始,至今年8月初“腾辉”开溜,共拖欠石磊家居刘老板的“代收货款”2.4万元。

大世界8区的杨女士说,今年6月16日,一名湖南醴陵的周老板看中了她的家具,并要求看到家具后再将货款交给物流代收。因为这都是常事,所以第二天她就将4400元的家具交给“腾辉”物流托运。货物交给客户后,她前去“腾辉”物流结账,可是对方总是拖拖拉拉,去了几次都拿不到钱。“腾辉”开溜,卷走了她4400元的货款。

大世界“华辉”家具徐女士表示,今年5月9日至7月23日之间,她委托“腾辉”发往湖南醴陵的家具,总价值1.6万元分文没有收回。

在和平大世界,跟刘先生、杨女士和徐女士一样遭遇的商户,据初步统计已有50多家,每家的欠款也在数千到数万元不等,拖欠的“代收货款”逾百万元。其中,欧雅轩家居的未收回货款金额最大,有3万余元。

客户在追讨“代收货款”时才发现,去年9月开张的“腾辉”物流,所跑的线路主要是广西桂林和湖南浏阳。30多岁的老板李志军为湖南汩罗人。“腾辉”在11个月的经营期间内,并未办理任何手续。

同伙开溜后曾毅然苦撑

让人感动的“兴旺”跑了

9月9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武昌联盟路特1号机械厂院内见到,这里聚集着十余家物流,其中“兴旺”物流收货棚和开票办公室空空如也。与“兴旺”共用一个办公室的“中意”物流金老板称,“兴旺”的老板冯克伟离开时,并未与他打招呼。

在记者采访时,前来找“兴旺”领取代收款的商户络绎不绝,其中绝大多数来自和平家具大世界。大世界8-11号的成女士,持有3张“兴旺”的发货单据,时间从7月19日至8月24日,收货客户分别在陕西商南县和湖南张家界,共计货款11560元。记者拨通陕西商南客户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表示货款早已支付给“兴旺”物流。

大世界8-8区的徐女士告诉记者,今年5月24日,张家界的一位客户找她定了两个“套房”,她马上将货物发了过去。之后又给陕西洛南、湖南益阳、桃江等地发了几批总计4万多元的家具。这些货物从5月24日到8月29日一共发了9批货。她多次去要货款,但是一直都没要到。货发到最后,也不敢在“兴旺”发货了。但是只有“兴旺”才跑这些线路,而且有时顾客指定要“兴旺”运货。“兴旺”失踪,她4万多元的货款也打了水漂。“明星”家具的王女士说,今年7月,洛南做家具生意的谢老板到她店内定了3万多元的货物,经“兴旺”托运,货到后谢老板及时付了款。可是多次找“兴旺”结账,也只领得1万多元。不久后,谢老板又要求补一批货,价值1万多元。于是,她让谢老板将货款直接打到“明星”的账户上,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收了货款家具却没有送到,“兴旺”跑了。无奈之下,“明星”只好再将同样的货物发给谢老板。据此算来,“明星”还是损失4万多元。

接着,和平大世界8-20号的叶冠宇赶来领代收款,见“兴旺”物流开溜,叶冠宇感叹道:“现在还不是物流旺季,即使是骗子也不应选择这个季节开溜!”叶冠宇自责太大意,“兴旺”拖欠他的代收家具款,发货时间为7月3日至7月28日,拖了一个多月没有支付,自己早就应该有所警觉。

据初步统计,“兴旺”拖欠和平家具大世界40多个商户的代收货款,线路涉及湖南、河南和陕西三省,总金额达七八十万元,其中罗老板和洪老板未收回的代收款,分别为5万元和4.8万元。昨日,记者拨打冯克伟的两部手机,显示一部空号一部关机。据知情人介绍,冯克伟为湖南汩罗县白塘乡人。

据大世界的一些商户介绍,去年8月,“兴旺”托运部老板冯克伟在起初开办托运业务时,生意清淡,他便与“恒通”托运部搭伙收货。去年11月,“恒通”托运部突然开溜,冯克伟不仅损失了部分货款,而且客户的误解使他难揽业务,但冯克伟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找人担保,并于去年11月更名“兴旺”物流,最终付清了全部“代收货款”。冯克伟的举动,使大世界的商户们刮目相看,与他合作的商户也越来越多。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时隔11个月,曾深受客户信任的“兴旺”最终也溜之大吉。

弟弟订货哥哥运 上演“最后疯狂”

半年关门创“短命”纪录

今年4月开张的“安达”物流,9月23日即关门开溜,刷新了“黑物流”短寿的新纪录。9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友谊大道联盟路的“安达”托运部门口时发现,托运部内空空如也,门外站满了手拿“安达”物流公司货运单的商户。

和平大世界“康福特”沙发的王先生告诉记者,近段时间他多次找“安达”讨要代收款,可“安达”总以各种理由拖欠着。9月23日上午10时,他还给“安达”老板郑冬宝打过电话,想结清6000多元代收款。郑冬宝称,这几天要回老家过中秋,等回到武汉再支付。几分钟后,商户詹刚给郑冬宝打电话催要代收款,电话提示郑冬宝手机已欠费,此后就再也打不通了。昨日,众多商户赶到“安达”收货点,这里已人去楼空。“万佳利”家具的肖先生介绍,“安达”托运部今年4月开张时信誉很好,还经常垫付货款。“安达开张不久,就和他们做了一笔生意,有一批餐桌餐椅发往宜城,客户还未付货款,‘安达’就提前垫付,并且结账很及时,经常主动打电话让他去结账。”这让他觉得心里特别踏实。可万万没想到,信誉这么好的托运部也还是跑了,他的三批货损失近2万元。“江汉情”家具的周先生,拿着17张货运单来到“安达”收取4万多元代收款时,发现昔日红火的“安达”已人间蒸发。据周先生介绍,其最早的代收欠款从7月3日开始,总共有62张床和数十套床头柜,订单来自宜城和房县。

记者从前来讨账的商户们的货运单上发现,“安达”发展的客户相当固定,其中宜城的订单大多为郑德怀和一个姓段的老板的,保康大客户是彭虎军和何世仿。

据商户反映,8月底至9月初,宜城的郑德怀多次在他们店里订购大量货物,并交由郑冬宝的“安达”托运部托运,加之彭老板、何老板等人的“疯狂”订货,那段时间“安达”的生意相当红火。然而,如此好的生意却没有给商户们结一笔货款。9月19日晚7点多,“安达”拉走最后一批货后,便再也没有发车了。

据了解,“安达”托运部老板郑冬宝也是湖南汩罗人。“安达”物流开溜后,他在宜城的弟弟郑德怀的手机已关机。

从2008年到今年10月,和平大世界周边“黑物流”已开溜十余家,仅最近几个星期,就有“腾辉”、“兴旺”、“路路通”、“北方”、“安达”、“万佳”等“黑物流”,其中“万佳”在国庆期间开溜,它们的寿命大多不过一年,并致数百经营户的几百万元货款无法收回。由于物流托运货物的运费由“黑物流”说了算,并且均由买家支付,所以“黑物流”的收入应该很有保障。

文/本报记者饶纯武 谭新杰 吕俊磊 实习生蔡能 图/本报记者刘大家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