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 正文

嫦娥二号卫星发射全纪录:续写国人太空梦想

2010年10月01日23:38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社四川西昌10月1日电 题:嫦娥二号发射全纪录

新华社记者

10月1日18时59分57秒,拖着橘红色火焰的长征三号丙火箭直冲云霄,将嫦娥二号准确送入地月转移轨道。

嫦娥再奔月,举国同关注。多名新华社记者先后奔赴远望号测量船、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等地,以不同方式,在不同时段从不同角度见证了嫦娥二号发射的全过程。

镜头:进入发射倒计时

发射前1个多小时,记者来到位于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群山深处的卫星发射场。乌云密布的天空下,高耸的塔架上,一枚乳白色的长征运载火箭,稳稳托举着2480公斤重的嫦娥二号,静待发射。

火箭上端,雾气缭绕——

第三级火箭使用的燃料液氢液氧,储存温度是零下253摄氏度和零下186摄氏度。尽管燃料贮箱进行了极为严密的保温设计,火箭周围的空气还是被迅速冷凝为水汽;为了防止结冰,要不停地用氮气吹除,直至发射前的最后时刻。

离发射塔架500米处的燃烧池内,大火熊熊燃烧——

在常温下不断汽化的液氢和液氧,会使贮箱的压力越来越高,而一粒玉米从一米高处落下产生的能量就能引起爆炸,因此需要一边加注一边泄压。从发射前负8小时液氢液氧开始加注的那一刻起,两条专用的管路就要不停地把汽化的燃料导入燃烧池烧掉,而燃料的加注也会持续到发射前4分钟。

18时20分许,发射场上空飘起零星小雨,发射场内仍有工作人员在忙碌。

为了确保嫦娥二号成功发射,从7月起,各大系统就陆续进入发射场,进行产品质量和技术状态的测试,并对推进剂加注、高空作业、高压气体等29项重大危险源的特性及其主要伤害程度进行了分析,判定风险等级,逐项采取严密的预防措施。

“航天发射是高风险事业,‘颗颗螺钉连着航天事业,小小按钮维系民族尊严’,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对发射任务造成巨大影响。”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说。

18时40分许,发射塔塔架缓缓打开。这时,雨滴渐渐变大,很多人开始担心能不能准时发射。

镜头:火箭点火

静谧的山谷间,强烈的灯光照射着群山环抱着的长征火箭。

人们屏着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发射场,期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一分钟准备!”18时58分57秒,指挥员鄢利清洪亮的声音,从山谷间骤然响起。

一阵骚动,数十家媒体记者的镜头从多个方向齐刷刷地对准了运载火箭。

此时此刻,在离发射塔1000多米安全距离外的多个参观台上,在发射场不远处的一条条乡间山路上,在西昌指控中心大厅,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所有人睁大了眼睛,静静等待……

与嫦娥一号一样,中国探月卫星的再次发射,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 “10、9、8、7……3、2、1,点火!”18时59分57秒,就在指挥员鄢利清喊出点火口令的同时,发射控制台主操作手郝军用力按下红色的点火按钮。

一道喷薄而出的橘红色火焰,托举着高大的长征三号丙火箭,拔地而起,直刺苍穹。

一声仿佛空气被撕碎的声音瞬间爆发,排山倒海一样压向重重群山,强大的气流逼迫千米之外的记者身不由己地向后退……

作为嫦娥卫星的新“搭档”,长征三号丙火箭在嫦娥飞行中是首次“亮相”。

火箭系统总指挥岑拯说,执行嫦娥一号任务时曾考虑过“长三丙”,但当时这枚火箭还没有首飞,风险太大。从2008年首飞到发射嫦娥二号之前,“长三丙”4次发射全部成功,以百分之百的成功证明了其可靠性。

“之所以改用长征三号丙火箭作为嫦娥二号的运载工具,是为了实现工程的第一项目标:突破火箭直接将卫星发射至地月转移轨道的发射技术,缩短卫星的奔月路程和时间。看上去是多‘送’了卫星一程,其实是以更大的推力给了卫星更高的初始速度。”岑拯说。

当拖着长长尾焰的火箭没入高空三四分钟后,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仍在天际间回荡。

此时,天已全黑,激动的人群中,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镜头:火箭正常飞行

航天人的目光,紧盯着穿越天际的火箭。

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在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在远赴南太平洋的测量船上……测控系统的各单元编制了一张完整而严密的大网。

“火箭飞行正常。”

“跟踪正常。”

“遥测信号正常”

……

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所属各测站的光学、红外、遥测设备,到青岛、厦门、喀什的测控站;从太平洋上的3艘远望号测量船,到上海的大型天文射电望远镜,如同火炬接力般把测控数据实时传来。

19时02分许,火箭一二级分离。

19时04分许,整流罩分离。此时,火箭已经飞出了稠密的大气层,“嫦娥”不再需要整流罩的保护。

19时05分许,火箭二三级分离。

一个个不停闪烁的测控屏幕前,是一张张严肃紧张的面孔。记者们连咳嗽一声都紧紧捂着嘴巴,生怕影响了工作人员的一记键盘敲击,就惊扰了嫦娥卫星的一次转身。

三级二次点火、三级二次发动机关机、火箭与卫星仍保持正常飞行姿态……

这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组建40年以来的第60次发射,也是全世界第127次月球探测活动。

“精确测轨和准确的轨道控制,是嫦娥二号测控的最大难点。增加一艘远洋测量船、优化轨道控制策略、改造青岛站和喀什站……测控系统的种种改进,都是围绕这一点。”嫦娥二号测控系统总设计师钱卫平说。

进入地月转移轨道

19时25分许,当指挥控制中心大厅里响起“星箭分离”的报告声,紧绷已久的气氛一下子沸腾起来。握手、拥抱、欢呼、祝贺……害怕影响任务而一直沉寂的闪光灯也突然兴奋起来,将一张张笑脸映得分外灿烂。

在这个全国人民欢庆国庆佳节的时刻,航天人的兴奋之情达到了最高点。

此时,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传来数据显示,卫星在太平洋上空正以约11公里每秒的速度 进入地月转移轨道。

沿着科学家们设计的奔月“快速路”,嫦娥二号不再像嫦娥一号那样在环绕地球的椭圆轨道上“逗留”7天,而是直接从地月转移轨道飞向月球,奔月时间缩短为112小时。

“除此之外,这颗卫星环月飞行的高度由嫦娥一号的200公里变为100公里,距月球更近。在轨工作期间,她还将降轨至15公里高度,对嫦娥三号备选着陆区进行拍摄。”嫦娥二号总设计师黄江川说。

“相比嫦娥一号在距月面200公里处被月球捕获,嫦娥二号将在距月面100公里处进行制动,飞行速度更快,轨道更低,制动量更大,同时月球不均匀重力场对卫星轨道的影响也相应增大,大大提高了对卫星制动控制精度的要求。”黄江川说。

19时55分许,嫦娥二号任务发射场区指挥部指挥长李尚福宣布:嫦娥二号卫星准确入轨,发射圆满成功。

美丽的“嫦娥”正再次快速奔月,在浩淼的太空中续写着中国人的梦想与希望。(完)(记者王玉山、何宗渝、白瑞雪、李清华、李宣良、田兆运、孔祥龙)

相关专题: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