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访谈 > 正文

探月工程副总师:嫦娥二号半年左右完成任务

2010年10月01日17:36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次网友观看嫦娥奔月不需要在电视机前久候

问:于老师,我们网友也很关心,我们我们航天这方面的科研是比较强的,这次嫦娥二号这些创新和研发用了多长时间?有多少自主知识产权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于登云:嫦娥一号打成功以后,党和国家都很重视,所以,继续给我们很大的鼓励和支持,后面我们也是想怎么样充分利用全国人民的支持、党和政府的支持,在深空探测中有更大的发展。所以,利用原来嫦娥一号的备份星,进行了修改、扩充、完善。应该说,它的知识产权,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完全自主的。

问: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于登云:而且我们的时间是比较短的,2007年嫦娥一号上天,到现在实际上也就不到三年的时间。

问:最后还是希望于老师能不能给人民网网友介绍一下这次嫦娥二号奔月有哪些特别值得的看点,刚才您在访谈当中所说的一些特别不错的点。

于登云:网友们对探月工程都很关心,作为我们具体从事探月工程的人员来说非常高兴,我们也希望给网友们一个很好的交待,让网友们能够看得更加易懂,看得更加入神。

于登云:具体来说,我们嫦娥二号的任务和嫦娥一号的任务比起来,第一,我感到,从我们观察来看,我们的效果可能会比原来更高。因为我们在上面加了很多的监测设备,对我们整个飞行过程当中的重大事件,比如帆板展开、天线展开、发射点火,我们都能够实时地看到图像。第二,我们这次为了解决网友的解渴,到达月球不需要网友在电视机面前等待更多的时间,我们卫星到达月球的时间肯定比嫦娥一号要短。还有一些其他具体的科学探测的载荷、数据,将来可能传回来以后我们也会及时给各位网友发布。

问:谢谢于老师。

我国对于登月还没有明确计划

问:于老师,我们知道世界上第二轮探月高潮也即将来临,和美日相比,我们有什么优势?我们的计划会不会因为他们的这些计划而有所调整?

于登云:应该说我们国家的探月总的来讲比国外要起步晚一点,从美国、原来前苏联最早开展了月球探测,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各国对探月的热心、热情越来越高,美国也在开展月球探测的同时还向更远的地方进行探测,欧空局也一样,我们的邻国,比如日本、印度,也在开展这方面的月球探测,包括深空探测。特别是我们邻国日本,在这方面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包括他们做了飞天号月球探测、希望号火星探测、隼鸟号小行星探测,以及拂晓号的金星探测,我们国家从党和政府以及全国人民对咱们还是很支持的,但是我们国家走什么样的道路,怎么探测,我感觉还是结合我们国家的国情来做。我们肯定要考虑国外的发展情况,世界人民的情况,但是更要考虑我们中国的国情,所以我们要走一条我们自己的自主探月和深空探测的道路。

问:也就是说,我们其实不会受他们的影响,而是有自己发展的计划。

于登云:应该是这样。我们肯定要参考他们的发展动态,但是具体落实、怎么实施,肯定要按照我们中国自己的思维方式,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考虑去做。

问:我们人民网网友也有很多非常关心中国探月工程什么时候能把我们自己的宇航员送到月球上去,您能不能对这个计划给我们说一下?

于登云:在我们载人航天走完第一步、第二步,完成了这个第三步之后,肯定全国人民都希望我们的人不仅能够飞上太空,还能登上月球,甚至更远,这种愿望我们是完全理解的,我们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我们也希望早日把我们的航天员能够尽快地送上月球。但是据我所知,目前我们国家作为政府层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但是我们的科技工作者,出于对航天的热爱,出于对深空探测方面的向往,应该在积极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应该说,目前也有比较好的一个成果。

问:网友对我们科研工作者非常关心,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您作为工程的副总设计师遇到了哪些困难和挑战?其中让您感触最深和投入精力最多的是哪些挑战?

于登云:这个话题比较长。作为工程副总师从技术、组织性来讲,我主要是协助我们的吴伟仁探月工程总设计师负责卫星和探测器系统的技术工作,但是我又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一员,我必须协助我们集团领导,包括我们马兴瑞总经理、芮晓武副总经理做好相关的工作,因为他们也是探月工程领导,也是工程副总指挥。我承担这个工作,我感到既有信心,也感到压力很大。一方面,对于探月工程,包括探月工程二期,党和政府非常支持,全国人民又非常关心,包括我们领导也非常重视,所以,我们确实感到必须成功,不能失败,或者失败不起。

于登云:另外一方面,确实这项任务技术还是很复杂的,难度也很大,不要说嫦娥三号,我们的着陆器,巡视器、带腿的、带轮子的航天器,从来没干过,这个我们从来没干过,对月面的环境、认识还是比较少的。就拿嫦娥二号卫星来说,它也不是嫦娥一号的一个简单的重复,由于工程目标和任务目标的调整,嫦娥二号卫星状态变化还是比较多的。我们有的是完全继承的,但也有不少是比较大的更改,还有不少是要重新研制的,而且还没有备份产品。

于登云:同时,我们的队伍变化也比较大,除了我们有一部分老同志退休之外,我们原来嫦娥一号的队伍,分成了一大支两小支三分支,原来一支队伍,分成了一部分是干嫦娥二号,一部分要干嫦娥三号,嫦娥三号下面可以再细分,一部分干着陆器,一部分干巡视器,所以我们补充很多新的人员,也有很多岗位的变化。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必须要正视,也是我们遇到的困难和挑战。

于登云:就我来讲,主要协助吴总、集团领导做这个事,所以,关键是我们告诉自己,我们嫦娥一号圆满成功了,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嫦娥二号就万事大吉,我们还必须把握住这个成功的关键和薄弱环节。我们在吴总的领导下,除了正常的程序、正常的工作之外,我们为了确保嫦娥二号的安全、成功,我们还专门建立了八个专题开展更有针对性的、更细致的研究。当然其中八个专题里面七个专题都是和我们嫦娥二号卫星有很大关系的。比如,我们关心的到了月球以后,我们要到近月点15公里,能不能够保证安全,因为我们的月面到底多高,这个还是比较少的,而且我们的轨道测量、控制的精度还是有限的,也就是有误差的,能不能保证安全。又比如我们的CCD相机能不能对我们嫦娥三号备选着陆区进行高分辨率的成像,因为这是我们的主任务之一,能不能成像这也是我们遇到的一个难点,也是一个关注的重点。因为这个相机有它特性的要求,需要几大系统充分配合。当然,这个工作都是我们这个团队通力合作的结果,我只是在里面的参与者之一。

于登云:能不能保证准确,我们在地面尽可能通过分析、验证,地面再充分,最重要是要通过上天的考验,我们心里时时刻刻对这个保持关注的。

相关专题:

嫦娥二号访谈
[责任编辑:adin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