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 正文

嫦娥再出发:中国探月工程由一期迈入二期

2010年10月01日16:59瞭望袁元我要评论(0)
字号:T|T

柔性管理的“指挥者”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嫦娥二号卫星副总指挥太萍

作为“嫦娥二号”卫星的副总指挥,太萍担负着嫦娥研制队伍调度人力、物力、财力资源的重任。经过了“嫦娥一号”的历练,如此繁重的任务在太萍手中显得井井有条。

在“嫦娥”卫星团队里,太萍是个女管家。作为副总指挥,将“两总”的宏图大略逐步细化并深刻渗透到团队工作的方方面面就成了太萍的责任。为了严把飞控工作和整个“嫦娥二号”工作质量关,太萍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她将工作任务层层分解,通过书面的形式将责任落实到每一个人的手中,并在显眼的地方贴出任务列表,使得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都知道自己的责任和完成任务的时间表,也清楚自己的工作应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要求,这使得团队工作总能顺利完成,决不会出现人浮于事、事无人担的局面。

执行“嫦娥二号”发射任务,正值多颗卫星同时在发射场执行任务。试验场地是有限的,如何合理调配,做到张弛有度,充分利用资源,保证型号按照节点推进?太萍所在的“嫦娥”卫星领导团队层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与兄弟型号充分沟通,合理利用实验设备,同时利用闲暇时间严格开展重新论证、系统保证链工作,使各项工作严格控制在计划流程之内,不脱钩,不断线;他们还抓紧一切机会进行积极的思想动员和感情交流,让全体队员从心理上不放松、不松劲,增强严保发射成功的迫切性。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12所长三丙火箭控制系统总指挥王琪

身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运载火箭研制控制系统总指挥,王琪同时也承担着长三丙火箭控制系统的总指挥。

作为十余个型号的指挥,王琪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更深知只有发挥团队的力量,充分调动每一个成员的工作积极性,才有可能在高密度发射的状况下,按时保质地完成型号研制和试验任务。

自从12所接受月球探测二期工程研制任务以来,面对多发火箭的系统设计、生产、试验、发射工作同时展开;产品试验在发射场、总装厂、综合试验室多个地点并行;研制队伍分散作业、多岗兼职等情况,王琪沉着应对,统筹规划,系统组织,加强过程监控,使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她带的团队拥有着创新、钻研的作风和“严慎细实”的工作态度。

攻坚克难的“急先锋”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12所长三甲系列火箭控制系统副总师汪玲

从长三甲系列负责飞行软件的一名普通设计到室主任,从软件副总师到控制系统副总师,汪玲不惧困难,勇挑重担。

作为12所长三甲系列火箭控制系统副总师,汪玲临危受命,当时,正处在长三甲火箭技术状态多、任务重,深空探测上面积课题刚刚开始不久。从自己熟悉的软件领域转到控制系统综合,汪玲毫不畏惧,从看箭上、地面大图做起,不放过任何技术细节,凭借自己多年扎实的功底,很快对线路综合设计、制导姿控设计有了精确的掌握。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嫦娥二号卫星副总设计师王晓磊

王晓磊,作为嫦娥二号卫星副总设计师,主管GNC系统等两个重要分系统,而在加入“嫦娥”队伍前,他则任某卫星控制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实现从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到副总设计师的跨越,起步阶段很艰难,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改造”成为“嫦娥人”。

2010年7月29日16时30分,“嫦娥二号”卫星在整星加电测试过程中,控制计算机B机遥测数据异常,王晓磊立即组织向北京反映故障情况。同时组织发射场的相关同志根据有限的信息对故障进行细致排查,认为B机可能存在硬件永久故障。第二天,王晓磊带领队伍利用从北京送来的鉴定件产品再次对故障进行了排查确认,于故障发生24小时内便定位到了故障区域。

当晚23时,经过软件扫描,确定为PROM发生单位错故障,接下来需要将正样产品带回北京修复。王晓磊坚持要跟着产品走。7月31日一早,他携带正样产品和测试设备飞往北京,跟着产品连续工作了7天7夜,工艺评审,工艺过程的具体实施,归零报告的编写、评审,返修和补充测试、试验等,直至8月7日,产品在基地通过了整星测试,一切正常!至此,王晓磊的基地生活也才恢复了正常。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嫦娥二号卫星副总设计师饶炜

饶炜,是一名多年奋战在月球探测工程研制战线上的“老兵”。从2004年起至今,从“嫦娥一号”卫星方案论证、初样研制、正样研制,再到“嫦娥二号”卫星方案论证、详细设计、研制攻关,他就一直跟着“嫦娥”走。

2008年,“嫦娥二号”卫星正式立项。饶炜已接过了型号副总师的接力棒。抢时间、赶进度、攻难关,他先后组织完成了“嫦娥二号”卫星技术可行性方案论证,在该卫星被调整为二期先导星后,又重新组织了卫星的技术可行性深化论证,同时完成了与各大系统的接口协调,并配合工程总体完成了立项工作。此外,他还组织了“嫦娥二号”卫星总体部承担的新增分系统——技术试验分系统的方案论证工作,审查了方案设计、详细设计,并对其中的关键单机——数据处理单元组织完成了电性单机设计等工作。针对“嫦娥二号”卫星的重点、难点和风险点,他还进行了有效的识别和控制,同时组织有关力量把型号的可靠性安全性工作落在了实处。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801所嫦娥二号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刘昌国

“嫦娥一号”顺利完成第一次近月制动后,孙家栋、栾恩杰等航天专家在北京航天指挥控制中心热泪盈眶地握手、拥抱。而这次关键性的制动是由490N发动机执行的。可以说,该发动机完成的这一漂亮动作,成为我国深空探测历程中的一个标志。

而“嫦娥二号”任务给490N发动机提出的最大挑战是发动机要关机数天后再次启动,接受新轨道环境的挑战。这次任务的执行时间长达半年,远超过“嫦娥一号”的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面对挑战,刘昌国充满信心,而他的信心正是来源于充分的实践和数据。早在1987年,801所就开始研制490N发动机,它是我国研制成功的第一个双组元液体推进剂卫星变轨发动机。1994年以来,该发动机在20多次发射中无一失误,多次启动和长时间工作能力突出,被业内誉为“金牌发动机”。

“嫦娥二号”卫星490N发动机的工作电压比其他卫星要低一些。490N发动机对此进行了相关验证。同时,发射“嫦娥二号”的火箭变为“长三丙”,卫星从转移轨道到同步轨道,飞行轨道有所不同,“490N”的工作时间、工作要求也有相应变化。接近月球后,卫星环月轨道的高度要从200公里降到距月表只有100公里的位置。同时,环境也有较大变化。

为了保证490N发动机在飞行期间工作的可靠性,研制人员在地面按照要求全面严格考核。如果发动机在天上的动作只是几分几秒,那么在地面的验证时间便是几十分钟、几个小时甚至连续几昼夜,反复次数通常都会达到几十次、上百次。而且,此次“嫦娥二号”490N发动机根据任务要求,条件更加苛刻。

例如,为了保证发动机在奔月、近月、环月的各个位置能适应环境开展工作,他们把发动机阀门原来的试验温度范围进行了大幅度的外扩。

为验证发动机在天上呆数月后重新启动,他们和卫星推进分系统一起在地面进行模拟试验,490N发动机按照“嫦娥二号”要求,在停止工作之后完全可以重新启动、精确执行命令。同时,抓住一个难得的机会,在天上结合某卫星任务进行了验证。

在刘昌国看来,平时工作严谨细实,试验验证充分可靠,在大量事实和数据基础上,490N发动机团队建立了对于产品的自信。而作为航天人,对产品永远不能掉以轻心,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态与自信心一起,能为490N发动机的未来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九院200厂长三甲系列火箭副总设计师刘亮

升任型号副总设计师后,刘亮主管长三甲系列火箭型号,从此与“嫦娥”结缘。结合长三甲系列火箭型号产品特点,刘亮摸索出一套适应产品研制、生产的工作方法。几年来,他带领型号队伍以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在长三甲系列火箭高密度发射和该厂各科研型号生产并举的形势下,确保了“嫦娥二号”任务配套的产品按期交付。

今年五月,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组成的专家组对该厂进行“嫦娥二号”任务配套产品的专项检查,复查工作要求高,涉及范围广。为了确保交付的产品能够全面满足型号的使用要求,刘亮以此次复查复审为契机,自上而下组织了各级的产品质量复查工作。复查工作深入到车间工段一级,做到百分之百覆盖。同时,对于其他型号出现过的问题,他举一反三,绝不轻易下结论。在复查期间,他所主管的型号的生产任务也异常繁重。生产任务的协调、问题“归零”、各级评审、组织复查等工作接踵而至,他都能有条不紊应对。

为了对“嫦娥二号”任务配套产品的质量做到心中有数,他查阅了大量的图纸、通知单,对生产过程中出现过问题的解决办法一一复审,务求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相关专题: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责任编辑:lik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