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 正文

嫦娥总设计师黄江川访谈:我国2030年可登月

2010年10月01日16:01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嫦娥总设计师黄江川访谈:我国2030年可登月

嫦娥二号总设计师黄江川

嫦娥二号发射前夕,嫦娥二号卫星系统总设计师黄江川接受了人民网联合腾讯网专访,以下是访谈实录:

航天是我国高速发展的典型战线

问:这次发射嫦娥二号的卫星包括火箭两总的经历,特别有意思,大家基本上都是第一批“文革”之后开始有机会上大学,相当于断层之后的第一批人,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之前几位都有过非科研的经历,比如我们看起来一些很普通岗位的工作。比如您是做过初中老师,江总上过两年护校,陈总同时兼职当过村里的理发师,我觉得特别有意思。首先想问问是不是这样的经历对您来说是一个很宝贵的财富?我们接触了很多科研界的工作者,整体感觉确实航天队伍和其他队伍不一样,航天队伍的精气神特别足,而且青年队伍成长也是相对比较快的,我们宣传报道的时候也是一个重点,少帅、80后、70后不断地涌现出来,大家看到一些新的面孔,在直播的时候,确实面目很年轻,包括咱们的老总出来都是特别年轻的形象。主要先请您谈谈人这方面。从人这一块,您的经历对您今后的科研道路怎么看?

黄江川:我是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作为70年代后期“文革”以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当初我们国家确实是很标准的一穷二白,我们后来也说,经济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们见识过很多,虽然那时候年龄不是特别大,但是是懂事的,作为“文革”以后第一批大学生,那个无疑我们是很幸运的。后面的时间就赶上了我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开放高速发展,至今我们的社会水准、国民经济到了目前这个阶段,也就是说,我们在30年左右的时间见识了太多太多,这一方面是幸运,一方面无疑是财富。这个问题平时也确实想过。

问:您觉得对于航天事业总体来说如何?

黄江川:对航天来说,我觉得这里面有一种精神可能在我们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有所体验了。70年代末作为“文革”后首批大学生,我们那时候的读书和十年以后读书、当今读书是不一样的,那时候是如饥似渴,而且年龄差异很大,十年的人集中在一块读书。我的同班同学,大的同学都已经退休了,小的同学比我还小,四十五六岁,这么多人在一块本身也有一个互相影响,但是更重要的是,确实想每天每小时每一分钟都用来读书。比较典型的就是我们那时候书包特别大,比现在的小学生书包还大,新华字典什么的全都背着,利用一切时间,甚至上卫生间的时间、吃饭的时间,都用来背单词。我觉得那时候和后边我从事航天职业也有一定关系。当然从80年代参加航天工作以来,得到了开创性的首批的老一辈的航天人的栽培,亲自带着走,经历了若干个型号比较多的完整的过程。

黄江川:再一个,我认为航天要求的一个素质,你要保成功,从职业上来说够要求你比较专一,精力的投入比较专一,我们的经历都比较有利于培养专一的素质。

黄江川:30年从历史的角度来说那简直太短了,所以30年的发展,包括我们上学前见识的我们当时的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浓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是很难得的。

问:在这么短的时间也造就了航天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黄江川:是这样的。我也很高兴见识到这么多70后、80后在快速成长,成为新的航天人才,甚至是栋梁,一些70后、80后都已经成为了栋梁。这个和我们高速发展之后国家有了经济实力,我们应该说是一个大国,大家并不是一个强国,不管从经济等方方面面来说,现在已经在迈入强国的征途中,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航天是我们国家高速发展的比较典型的战线。

问:您觉得青年人应该在航天哪些方面值得借鉴?

黄江川:我现在能想到的是两方面:一方面航天本身就是系统工程应用比较典型的,系统工程本身就来自于航天。另外,从我们老一辈航天人和航天强调自力更生、几大航天精神,方方面面来说,一直比较重视人才梯队的培养,我们老一辈人一步一步提升,几乎是很少跳跃的,比如作为系统工程师,你得具备从单机各方面技术等方方面面都具备相当的素质可能才考虑进行,他有一套比较成熟的理念,甚至有我们中国航天特色。另外,我们老一辈航天人从部门、机关,在这方面一直都没有放松过。

问:航天的自主创新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这一次嫦娥二号自主知识产权的比例大概是多大?或者由我们国家享有的自主研发这一块的比例?

黄江川:从嫦娥一号开始,它就是一个集大成的,充分继承我们以往遥感通讯卫星经验的型号,当然创新的这一块主要是针对月球的探测目标。我从不同层面说,比如我们以单机,就是形成一件一件产品,98%、99%以上都是自主研发的产品。嫦娥二号,我增加了一个分析头,多添了一些产品,这些产品又都是我们国家自己研发的,应该说比例又稍微提高了一点,从单机的层次说,应该到了99%左右。

[责任编辑:dazzl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